banner 05
:::

他山之石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另一種為國家服務的方式:國家公園創新計畫

編譯:陳泓晉
文章來源:http://ppt.cc/qFKef

紅衫國家公園。(取自flickr,攝影Emmet Connolly)
紅衫國家公園。(取自flickr,攝影Emmet Connolly)

在美國,有一群退伍軍人正在用另一種方式繼續為國家服務─他們透過參與國家公園創新計畫,邁開腳步努力克服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同時學習新技能來適應平民生活。

曾經派駐伊拉克與阿富汗地區,退伍已經近10年的何塞•羅德里格斯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不斷在和PTSD搏鬥的他,選擇藉由酒精來緩和痛苦,結果最後因為酒駕而觸法。錯過參與大女兒童年的他,在2006年選擇退伍來陪伴他的小女兒成長,但是失去方向、一蹶不振的他也付出了失去家庭的代價。在婚姻破碎、母親也不再理會他之後,徬徨的他告訴自己,是該改變的時候了。首先他報名並且參加了一個為期3個月的住院計畫,人變得清醒多了。接著他又想起退伍軍人團體「Mission Continues」,遞交了以前填寫到一半卻未送出的會員報名表,在他們所執行的計畫下,他與自己選擇的NGO一起工作了6個月,同時領取津貼。

羅德里格斯的家鄉位於南佛州的霍姆斯爾德,這座城市距離大沼澤地國家公園與畢斯肯國家公園才幾哩遠,因此他從小就很熟悉這些地方。因為很想念戶外生活,所以他選擇了國家公園保護協會(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NPCA)作為他的非營利事業夥伴。就在上個禮拜,他剛參與完一個為期6個月的計畫,他感覺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方向感。儘管他曾跌到谷底,現在他覺得生活已經回到正軌了。

在美國,每年有將近25萬軍人退伍,其中有許多人都在轉換生活型態的過程中掙扎,因為軍中所學的技能未必能和社會上的職缺順利接軌。有些人仍懷念過去在軍中所感受到的同袍情誼、興奮感和使命感。另一些人則受著經歷戰爭所帶來的身心痛苦。幸虧有許多NGO伸出援手,他們不只幫助退伍弟兄們適應平民生活,也給了他們一個出口,得以完成想繼續服務社區的心願。

根據「全國公民會議」與退伍軍人團體「 Got Your 6」的統計,美國退伍軍人平均1年貢獻志工服務時數169小時,遠超過一般人的126小時,相差的時數相當於一整周的志工服務時數。調查還發現,退伍軍人們更積極投票,參與當地政治領袖的活動,並且和鄰居一起解決社區問題。他們同時也很關心國家公園。

鼓勵退伍軍人參加公眾事務的「老兵心聲基金會」」(Vet Voice Foundation)在2013年統計,在美國西部地區的州有四分之三的911後退伍軍人,同意聯邦政府將公共土地劃為國家公園、國家紀念碑或保護區。

這是意料之中的,因為像黃石公園、優勝美地、紅杉國家公園,這些地方早期一直都是由騎兵在保護,因此軍事單位長期和國家公園有著良好的關係。並且現在國家公園體系中也有許多是為了紀念戰役與榮耀犧牲士兵的遺址。

研究也指出,多接觸大自然對於受PTSD所苦的退伍軍人,也有正面的療癒作用。Mission Continues西北太平洋區的聯絡負責人道格•費弗爾說,國家公園帶來了一股大自然獨有的寧靜、祥和與秩序感,這讓退伍弟兄們很容易紓解壓力。藉由NPCA和退伍軍人團體們的合作,退伍軍人們被帶入公園中。有一些團體也直接與國家公園管理署(National Park Service,NPS)合作,協助他們完成一些人手短缺的計畫。在911事件發生時,有一群退伍軍人協助從蓋特韋國家休閒園區的紐約湯普金斯堡中清除瓦礫殘骸。他們帶了兩個大鐵桶,才清理2個小時,桶子就滿了,於是他們又多進行了2輪的清理作業,最後總共清除了20噸的垃圾。 Mission Continues的當地組織任務代表阮富說,這就是退伍軍人們所尋找的直接影響力。

在這些為期多天的計畫中,退伍軍人與團隊夥伴們共同經歷了緊密的連結,同時也感受到了他們最想念的軍中同袍情誼。在計畫尾聲,他們常常交換聯絡方式,也在網路社群上保持聯繫。有一些人也與NPS的工作人員來往,不僅能詢問工作機會,在求職過程中還得到許多協助。這是訓練的關鍵目標之一:藉由幫助退伍軍人拓展職業社交圈和獲得實用技能,來提升他們的職涯發展。在這些計畫中,主辦單位能幫助他們識別新的技能,或是提供他們學習新技能的機會。

例如羅德里格斯,他正在攻讀營建管理的學位, NPCA陽光海岸區的計畫經理克魯切特也幫忙尋找,能補足羅德里格斯實務經驗的計畫,像是在大沼澤公園的濕地上重新搭造架高木製平台的計畫,這些濕地通常被學校團體用來當做宿營地。他參與了破壞結構的拆除工程,經過短短兩周,他的團隊就將平台重建好了。克魯切特說,如果是NPS自己來做,可能要花好幾個月才能修理好這些平台。克魯切特說,Mission Continues 的志工也提倡國會增加國家公園的預算,來幫助減輕總額120億美金的待執行修復工程,並指出全國範圍內的所需要的公園維修,這也是NPCA目標的一部分:讓退伍軍人成為公園更強而有力的倡議者。

羅德里格斯現在是邁阿密達德學院的日間部學生,他希望未來有機會自己開建設公司或是為NPS工作。他也加入一個叫沼澤猿人的退伍軍人團體,一起抓捕緬甸蟒─不僅是因為牠們對佛羅里達生態系已經造成了威脅,更是為了找回那股他曾經熟悉的,在軍中才能感受到的顫慄感。雖然他與NPCA的夥伴關係在上個月就結束了,但是他表示每週六還是會繼續早起到附近的國家公園當志工。他說,「這是我們目前所做的貢獻。我們使命必達。」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