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5
:::

他山之石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最多瀕危物種棲息的美國國家公園與最重要的瀕危物種法案共同面對生存挑戰

編譯:陳泓晉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 The National Park with the Most Endangered SpeciesAbout the Endangered Species Act


美國夏威夷群島的哈雷阿卡拉國家公園 擁有最多種類的珍奇動植物, 本圖為生長於2,200度高溫火山口的銀箭草 (圖片取自 Flickr 攝影師Esther Lee)
美國夏威夷群島的哈雷阿卡拉國家公園
擁有最多種類的珍奇動植物,
本圖為生長於2,200度高溫火山口的銀箭草
(圖片取自 Flickr 攝影師Esther Lee)

美國國家公園保護協會(NPCA,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本文中以英文縮寫NPCA代替)近日和NGO野生動物守護者(Defenders of Wildlife)共同合作,考察包含國家公園在內的保護區有多少瀕危物種的重要棲地。

結果顯示,夏威夷群島的哈雷阿卡拉國家公園(Haleakala National Park)擁有最多種類的珍奇動植物。這座熱帶海洋島嶼提供一群充滿活力又獨具特色的動植物們棲身之地,然而,這裡瀕臨滅絕的物種數量也非常驚人,因此夏威夷又被稱為「世界瀕危物種之都」。

和美國本土動植物相比,島嶼生態系的物種面臨的競爭者較少,更容易產生適應性演化,因此夏威夷的生物有很高的比例是當地特有種,例如屬於牻牛兒苗科、老鸛草屬但卻是木本的三指老鸛木(Geranium cuneatum ssp. tridens)、為適應崎嶇地形而產生蹼退化現象的夏威夷雁(Nene)、外殼顏色鮮豔的夏威夷蝸牛等。

然而這些已經適應單一偏遠環境的物種,對於外來新威脅的反應也極度敏感,外來種入侵、氣候變遷、林地減少及其他因素都可能會造成牠們的滅絕。雖然夏威夷州只佔美國國土面積1%,但在美國聯邦政府所公布的受威脅物種和瀕危物種清單上,卻有超過30%的物種棲息在這座島上。

單看植物的數據,會發現其處境更加岌岌可危。根據夏威夷州林業與野生動物部統計,夏威夷共1,400種植物中有將近9成都是夏威夷特有種,並且全美國44%的瀕危植物物種都生長於此。這些瀕危物種中,有超過200種的數量僅剩50株或更少。更壞的消息是,此州的植物物種有超過100種已經滅絕了。

根據NPCA分析,茂宜島上的哈雷阿卡拉公園,總計棲息著103個瀕危物種,包含:被子植物(開花植物)81種、鳥類10種、非被子植物(像是蕨類)6種、昆蟲3種、哺乳類2種、爬蟲類1種。同時,排名擁有次多、第3多瀕危物種的國家公園也都位於夏威夷,分別是在摩洛凱島的卡勞帕帕國家歷史公園(Kalaupap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總共有88個瀕危物種,和在大島的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Hawai'i Volcanoes National Park)擁有53個瀕危物種。相較之下,位於美國本土的最多瀕危物種公園是擁有44個瀕危物種的佛州大沼澤地國家公園( Everglades National Park)。

夏威夷國家公園內較有名的一些受威脅和瀕危的物種,有在卡勞帕帕海灘上生產的夏威夷僧海豹、唯一生長在2,200度高溫火山口(哈雷阿卡拉火山,海拔高度3055公尺)的開花植物「銀劍草」(學名:東君殿劍葉菊,Argyroxiphium sandwicense subsp. Macrocephalum),還有在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中以花俏求偶儀式聞名的夏威夷紋翅蠅(Hawaiian picture-wing flies)。

這些脆弱生物的處境與美國本土的灰熊、佛羅里達山獅、加州禿鷹們一樣艱困,牠們都需仰賴瀕危物種法案(Endangered Species Act,以下簡稱ESA)的保護才能再度壯大族群。ESA的立法可說是一項動物保育里程碑,本法案由尼克森總統在1973年簽署,在這四十多年間已保護數千種動植物免於滅絕。事實上,美國聯邦政府在保護瀕危物種名單生物方面的努力,已經創下99%的成功率。

然而,有些聯邦立法委員一直試圖改變這條法規賦予聯邦層級單位主導復育案的現狀,目前光在國會兩院就提交了超過75項可能會削減或廢除ESA許多條文的議案和修正案。2018年7月初,懷俄明州參議員約翰‧巴拉索提出了一項可能將大幅度改寫ESA的重大議案。

巴拉索參議員認為,現有制度對於地方而言列管過程太過冗長(有些潛在瀕危物種,如懷俄明州的灰熊、黑足鼬因此排不進名單),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也負擔過重,並且聯邦政府經常需耗費大量時間和保育人士打訴訟案。

他聲稱自己的修改案能補足ESA的缺點,提供州政府更多運轉的餘裕,且不會奪走聯邦單位任何現有權力。此法規劃目前ESA名單上物種的復育計畫,將改由州政府及聯邦單位一起組成團隊來監管,並規定聯邦級的官員人數不能多於州級官員和由州長提名的地方代表所相加的總人數。

仔細檢驗此法後會發現,掌管復育計畫的權力將會移交給各州州長,造成聯邦單位失去對復育計畫的統一控制,也可能使得與這些瀕危物種有關的自然資源淪為當地政府的政治工具。

其他欲修改的項目,包括:這個團隊將能得到新的授權,如設立新標準來判定物種的復育情況,然而標準一經設立後,需經由全員同意才得以再度修改標準。

此團隊也被賦予重權來審議由州、當地或部落政府所提供的科學數據和研究結果,而其他單位的科學研究則難以介入此體系被參考。(依據目前ESA法規,有關物種該如何列管,都是依據最科學和商業等級的數據,任何人都有權請願列管或移除物種)此修正法也規定,如果有科學數據提及商業、私人地主的所有權資訊,此數據可禁止被公開審閱。

ESA時常限制了自然保護區上的能源生產或開發行為,這激怒了許多西部的地主和能源業者,當地州長大多是共和黨員。(巴拉索正是共和黨員)(此草案許多部份與來自西部州長協會(Western Governors Association)的建議一致。)

巴拉索計畫在數周內針對此修正草案舉辦一場聽證會。

為此,NPCA架設了有互動式地圖功能的「野生動物與野地」網站,挑選一系列受威脅的動植物製作成特輯供民眾認識,希望能提醒大家瀕危物種法案的重要性,也教導民眾如何採取行動來守護此法案。

以下是來自NPCA此網站對於瀕危物種法案的訴求。

「政策建議:

國家公園如果沒有這些動植物作為棲居者,那它就不再完整。ESA正是確保這些關鍵物種能被長久保護的最重要手段。我們必須阻止任何想要減弱ESA條文效力的行動。

我們認為美國國會應該:

•保護動植物列管過程的完整性,包括使用最好的科學方法、賦予市民對於物種保護的請願權及管道,以及法院應針對列管決策有司法審查權。

•反對任何想要把瀕危動植物列管過程轉交給國會行動去決策的提案。 

•支持為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The 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 FWS)所主導的瀕危物種復育計畫增加預算,其他計畫若適當,也應支持。(依ESA法規規定,陸地及淡水生物的復育計畫由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主導,海洋生物則由美國國家海洋漁業署(NOAA, National Marine Fisheries Service)主導。)

參考資料:

1.美國將12種夏威夷蒼蠅列為保育類 2006-05-10, 大紀元

2.Senate GOP seeks overhaul of Endangered Species Act, TIMOTHY CAMA, Jul 02,2018

3.Wyoming senator proposes revision of Endangered Species Act, Heather Richards, Jul 2, 2018

4.About 100,000 public comments supporting sage grouse plans missing in federal report, some say Heather Richards, Mar 6, 2018 (補充此篇有提到的sage grouse plans 的來龍去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