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banner 05
:::

他山之石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正在消失的約書亞樹--最新美國國家公園總體檢報告出爐,它們能挺過氣候變遷的肆虐嗎?

編譯:陳泓晉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 Vanishing Joshua trees: climate change will ravage US national parks, study says

因氣候變遷,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內的約書亞樹 生存議題也遭受到了嚴苛的考驗 (圖片取自flickr,攝影師PROSteve's Web Hosting)
因氣候變遷,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內的約書亞樹
生存議題也遭受到了嚴苛的考驗
(圖片取自flickr,攝影師PROSteve's Web Hosting)

根據一項新研究指出,美國的國家公園區域目前暖化速度是國內其他地方的2倍,而且已出現了一些因氣候變遷造成的最嚴重影響。

此研究的主要作者派翠克.岡薩雷斯(Patrick Gonzalez)在《環境研究快報》期刊中指出,像是約書亞國家公園內的大部分環境,未來可能都不再適合約書亞樹生長,而冰河國家公園內的數條冰河將持續融化,還有許多美國最珍貴的絕美景點可能會因氣候變遷的影響而變得面目全非。

在最差情況預測下,連小動物都難以倖免:棲息於美國西部山區(大盆地國家公園Great Basin National Park)的兔科小型哺乳動物——美國鼠兔,因有著對高溫極敏感的特性,未來也很難繼續生存。

現正任職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氣候科學家岡薩雷斯表示:「我們正在保護這些最與眾不同的生態系,而他們碰巧都形成於一些較極端的環境之下。」岡薩雷斯同時也擔任美國國家公園署的首席氣候變遷科學家,而這次他是以大學職員身分執行和發表此研究。

研究中發現,根據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的預測,在不進行溫室氣體治理的最差情況下,美國國家公園區域內的溫度在西元2100年前將上升3至9°C。就算進行減量治理,有58%公園區域的溫度仍會上升超過2°C,相較之下,若以美國領土總面積來看,只有22%區域出現此情形。

為何美國國家公園這麼容易受到溫度的影響?因為大部分的公園剛好都位在暖化速度較快的地區,像是高山、北極圈或是氣候乾燥的西南部。其中,溫度上升最極端的地區將會是阿拉斯加的國家公園,而位於加勒比海的美屬維京群島上的國家公園在21世紀結束前將面臨降雨量減少28%的困境。在阿拉斯加冰河灣國家公園的謬爾冰河,從1948年到2000年之間已經融化了640公尺。

全美最著名的黃石國家公園,近十年因為冬季暖化造成了松樹甲蟲(Maintain pine beetle)大量繁殖,將園內針葉樹林大量啃食導致死亡的現象,而由於總面積的85%都覆蓋著森林,也變得更容易誘發森林火災,預計到西元2100年以前,此地區經火災焚燒的總面積將會增加到3至10倍以上。另外,在加州的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可能有高達9成的區域都不再適合其同名樹木棲息。

岡薩雷斯解釋,位於高海拔的國家公園因大氣層較稀薄,暖化速度更快,溫度的上升也引起積雪快速融化,讓地面變得更暗沉,反而吸收更多熱量。在加州和美國西南部地區的國家公園已經同時出現高溫和降雨量紀錄創新低的的現象。

此份研究頗具意義,是首次全面檢視氣候變遷對全美境內所有國家公園的影響。岡薩雷斯也提到,自己也一直在使用氣候變遷影響研究,來為各國家公園制定因應氣候變遷和控制溫室氣體的計畫。

然而,目前川普執政團隊的施政方向,會讓政府部門對於減緩氣候變遷的努力功虧一簣(最明顯的案例:美國總統川普於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對抗全球氣候變遷的巴黎氣候協定)。而在2018年7月,美國國家公園署第一任執行署長雷諾茲(Michael Reynolds)也疑似由於所屬的內政部介入,撤回了一項當他還是代理署長時,在歐巴馬總統卸任前通過的署長命令(Director’s Order #100),該政策原可促使國家公園署的管理決策更偏向採信包含環境變遷研究等的科學證據,並為保護國家公園免於自然災害而採取預先行動。

另外,根據美國調查報告新聞網站Reveal(揭露)報導,新英格蘭地區的新貝德福德捕鯨國家歷史公園(New Bedford Whaling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負責人在今年夏天就以避免會引人不悅的敏感資訊 (“sensitive language that may raise eyebrows ")為由,將一份長達50頁「國家公園回顧與展望綱要」中,有關氣候變遷和洪水風險評估的字眼全部替換(註1),而參與此文件編輯的國家公園署官員在被媒體要求評論時,都未對此綱要或國家公園的氣候變遷政策做出立即回應。

曾在歐巴馬執政時期擔任國家公園署前署長,現任職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強納森.賈維斯表示,他過去也是依賴氣候變遷的預測分析,來決定應該如何重新配置和強化佛州的大沼澤濕地公園內的設施和建築。佛州是颶風襲擊的重災區,同時還面臨著海平面上升的危機。

 

賈維斯也擔心,在川普執政下,國家公園很難做出因應氣候變遷的長遠規劃。他表示:「國家公園署是為了美國全體國民共同的福祉而受託管理國家公園資產,政府單位所做的決策應基於最佳可行的充分科學(the best available sound science),以長遠的公共利益做為考量,而不是為了目光短淺的政治目的。」

註1: 在「國家公園回顧與展望綱要」最後版本中,“氣候變遷脆弱性評估”被替換成“國家公園對於極端氣候的回復力”,且多處地方的“氣候變遷”被替換成“正在變遷的環境條件”。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