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5
:::

發展史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世界國家公園發展史

國家公園的起源

國家公園兼顧保育與遊憩的理念,是18世紀以後的新發明,其發韌於美國。18世紀末,歐洲浪漫主義對大自然開始有了新的態度,認為美麗與健康遠勝於冷漠與抑鬱。同時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的民眾也發現原本優美的鄉村,逐漸轉型成為多煙污染的小鎮,當時的詩人作家如梭羅(Thoreau)和愛默生(Emerson)即倡導回歸自然是現代人唯一的心靈補償,此主張得到群眾廣大的迴響。

同時,影響國家公園運動發展的是美國政府正極力想找出能代表美國的國家象徵事物。然而美國不像舊世界有悠久的歷史、文化,也沒有傲人的古建築與城廓,美國擁有的是美麗的自然原野、連綿的山脈、壯觀的西部峽谷與巨岩……,這些優美景緻,美國人深以為傲,認為它遠勝於歐洲的田園風光,因此報章雜誌選用許多大幅西部原野的美麗圖畫與相片來代表美國之特徵,讓這個年輕的國家深信及瞭解它擁有世界獨一無二的代表性資產。

畫家卡特林的構想—國家的公園

1832年邊疆風物畫家喬治‧卡特林(George Catlin)來到了當時多數美國人尚不熟悉的大西部,踏訪現今南達科達州的皮爾堡(FortPierre),專事印地安人物畫像與旅行。在旅途中他發現許多印地安人在白人文化入侵後,開始無助的酗酒,而大西部草原上無限活力的野牛,也遭白人大肆殺戳,卡特林憂心印地安人和野牛會在這大草原上消失,於是一個超越當代想法、具前瞻性的預言突然產生,「如果政府能以某種強烈保護政策介入,保護這裡的原住民文化及原始自然景觀,人們將可以永遠欣賞到這一個壯觀的自然公園。」他在日誌中接著這樣寫著:「如果美國能為她的人民及世界未來子孫,保存這個景觀,這是多麼美麗而令人嚮往的資產啊!一個國家的公園,在原始清新的美景下,人獸和平共處。」一個國家的公園,在百多年後成為國家公園。

1864年,時值南北戰爭中期的美國終於邁出了保育的一大步—由聯邦政府首次立法,劃定優詩美地和加州紅木林區為政府保留區,並經由林肯總統於對抗李將軍的南北戰役中簽署,保留區並移轉由加州政府負責管理,確定「這塊土地將永遠保存為公眾使用、度假及遊憩」。優詩美地就是國家公園的前驅,事實上它已是第一座國家的公園,但因其為州立,而非國立,故並不是世界的第一座國家公園。

世界第一座國家公園的誕生

在1800年以前,美國西部的黃石河源頭仍蒙在一層神秘的面紗裡,吸引了許多探險家的好奇。1807年爬山專家約翰、卡洛特(John Colter)是第一位看到黃石景觀的白人。

1860年代,有幾次成功的黃石探險,並帶回了許多探險見聞,但都僅增加了人們對黃石更多的好奇與興趣,直到1870年8月,一支有組織的20餘人探險隊,由內戰時的將軍且曾任國會議員的享利瓦虛率領,經過9個星期的長途跋涉,抵達現今黃石國家公園的範圍界,他們發現黃石的美麗景觀遠超過他們出發前的想像,他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欣賞黃石美不勝收、令人歎為觀止的奇景,包括:間歇泉、溫泉、瀑布和峽谷。最令他們印象深刻的經驗是發生在探險即將結束時,當他們騎在馬背,沿著火洞河走出了濃密的松林時,他們望見在百碼遠有一個佈滿水氣雲層的寬闊盆地上,突然噴出一股高約百呎帶著熱氣的水柱,這種景緻令他們驚異。這股絕對定時的噴泉,他們給它取名「老忠實泉(Old Faithful Spring)」。從此老忠實泉便成了黃石的象徵,也是遊客到黃石必訪之地。

保留黃石公園的奇景

離開黃石之後,這群探險家寫了許多文章,對黃石作了廣泛的報導,使社會大眾產生這樣的信念:這壯麗的奇景絕不能步尼加拉瓜瀑布的後塵,淪為私人開發的犧牲品。在大眾的督促下,美國地形地質測量隊於次年夏天派出一群科學家前往勘查,由斐迪南、海頓率領,他深信證據的重要性,邀請了知名探險攝影家威廉‧傑克森及畫家湯瑪斯‧莫倫同行。此行結束後,傑克森發表了他首張黃石公園照片,莫倫也完成現今掛在美國國會大廳的巨幅黃石畫作,名曰「黃石裡的大峽谷」。

很快的,國會通過黃石國家公園法案,並於1872年3月1日由當時的總統格蘭特 (Ulysess S. Grant)簽署成立黃石國家公園,劃定大部份位於懷俄明州的80萬公頃土地為黃石國家公園,明訂為「是人民的權益和享樂的公園或遊樂場」。這片廣大的土地,其中蘊涵的財富如水力、森林、放牧等全都禁絕私人的開發。這項政策與當時國會鼓勵開發公有土地的政策似乎是相違背的,但在歷史回顧中卻是一個令人稱慶的奇蹟。

何以當時能順利成立國家公園?實因劃為國家公園的土地,在美國廣大的領土中似乎只是九牛一毛,且成立的地點並沒有任何工商業利益直接受到危害或損失,更何況保護區的設立並未花費政府任何經費。嚴格說來,推動黃石國家公園是經由相當少數的推動成員及國會議員,但藉由媒體及保育人士的大力支援協助而得以成立。這種推動成立國家公園的模式,從1872年開始便沒有改變過。

國家公園的世界趨勢

國家公園不但是美國最有理想及遠見的作法,同時也是世界的理想。從1872年的黃石國家公園開始,到目前有超過120個國家設立超過1,000多座國家公園或類似的保留區。美國之所以成為國家公園運動的先驅,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美國拓荒史的巧合:美國的發展始於東部海岸,而內陸及大西部則直到19世紀仍維持原始狀態,當東部的城市居民向西遷移時,發展出強烈的保護自然觀念,希望這些自然美景能長久留存。其次是美國歷史短暫,無傲人之歷史古蹟,從而轉向對自然資源的眷戀。而且美國國土有足夠的地方供國家公園發展,相對的,其它古老國家的土地經數千年的開發利用,而無多餘的土地閒置。第三是民主化的推波助瀾:原本帝國王室為遊樂而設的保護區--如法國的諾曼人設立於未開發土地的狩獵場及英國傳統王室的獵鹿場,如今都設立為國家公園,由原只為供少數人使用的保護土地轉而成為大眾的共同資產。

有些土地經由私人捐獻

世界各國家公園的設立,不只是抄襲美國的國家公園經驗,事實上黃石國家公園的設立也只是一個刺激,而後的各國均依照該國的風土民情,及擁有的資源現況,成立不同特色的國家公園。有些成立面積更大的國家公園:如南非的克魯格(Kruger)國家公園比黃石國家公園大2倍以上。英國全國面積僅有94,000平方英哩,且95%均屬於私有的鄉村土地,其國家公園與擁有國家公園面積6,360萬平方英哩的加拿大相較卻毫不遜色。

許多國家公園是經由私人的捐獻而得以成立的,例如阿根廷的科學家兼探險家Francisco Perito Moreno曾獲政府贈送位於安地斯山中部的18,000公頃土地,以表功他對Partagonia Cordillera 地區發展所作的努力與貢獻,但Moreno教授將這塊土地歸還政府,希望在此成立國家公園,使其能提供「現代及後世子孫永世享用,並師法美國及其它擁有壯麗國家公園之國家」,於是政府將原土地擴增為一百萬公頃,於1934年成立納伊胡比(Nahuel Huapi)國家公園,是阿根廷目前十幾個大小相當的國家公園之一。

保護文化資產也是設園範疇

世界各國家公園系統中,保護了許多全球著名的自然景觀,例如:澳大利亞的大堡礁、日本的富士山、非洲的Serenge 大草原、西伯利亞的Baikal湖、南美洲尖端的Tierra del Fuego、委內瑞拉連續長達800呎的世界最高瀑布--安琪兒瀑布,尼泊爾與西藏交界的世界第一高峰埃佛勒斯峰。國家公園也包含了許多古老的文化資產,例如:位於柬埔寨西北部吳哥的古老地區吳哥王朝遺跡,約旦位於Jericho的古城,希臘的奧林匹克是世界奧林匹克運動會最早的舉行地點。瓜地馬拉位於Tikal的馬雅遺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