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首頁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玉山行記

撰    文:許書豪
攝    影:許書豪

排雲山莊,海拔3,402公尺。
排雲山莊,海拔3,402公尺。
隔日早晨的陽光灑落於玉山南峰東面的草原上,非常的耀眼溫暖。
隔日早晨的陽光灑落於玉山南峰東面的草原上,非常耀眼。
玉山主北峰叉路口前的鐵護網,此處風大常有落石。
玉山主北峰叉路口前的鐵護網,此處風大常有落石。
玉山主峰3,952公尺的紀念碑。
玉山主峰3,952公尺的紀念碑。

玉山,百年來無數前人踏足於此,瞻仰臺灣第一高峰。而今亦有緣追隨前人的腳步,走在相同的玉山古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

首次的玉山行有些匆忙,原為山社的三天活動,但因天候不穩定而取消。然隔夜,平地的天氣轉好,心想玉山入山證好不易申請到,因此約了領隊、嚮導改成兩天自行開車上山。心中無太大的期待,只想上山碰碰運氣。運氣好,或許有機會前往;運氣不好,就當到塔塔加走走,看看高山野花、鳥類也不錯。

開夜車上山向來是登山社的慣例,是為節省山友們半天的乘車時間。不過,這次是領隊自己開車,為了避免太累,晚上六點半就出發,還有同行的我們可輪流開車,希望早一點到塔塔加停車場休息。相較於上回晚上十點才出發,與無法幫忙開車的朋友上合歡山拍高山杜鵑,到武嶺快凌晨三點。上午到合歡東峰拍玉山杜鵑,下午變天就直接折返,因此這次算較輕鬆的。也因人少,決定自行準備山上糧食,自己亦喜歡這樣。覺得每回帶隊時,準備伙食對不會煮飯的我是最困擾的,若能自行準備對領隊、嚮導的壓力自然減輕不少。

夜裡從嘉義上新中橫公路,不時望著天空,期許有好氣。夜空薄雲籠罩,月光透過雲霧灑落下來,帶點陰幽神祕的氣氛。夜裡的阿里山公路常濃霧密佈,來到能見度不及五公尺的濃霧路段,是夜間行車需特別小心注意的。

塔塔加

凌晨十二點半來到塔塔加的上東埔停車場休息,雲霧漸散,露出清澈的夜空,皎潔的明月伴著閃閃星光,這是高山獨有的夜景。身於其中,回想當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亦坐於當下,看著夜空閒話家常,已是六、七年前的事了。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實施上山人員總量管制前,假日上玉山的山友,總是人山人海,將排雲山莊擠得水洩不通。而人員總量管制後,若申請上山的團體過多,則需抽籤決定可上山隊伍,人潮才得以紓解,相對也較難一親玉山風采。因天候不佳,預期應有許多團體取消行程。凌晨四點多,部份登山團體無懼天候狀況陸續抵達。不過,上山的人數已大減了。

早晨的天氣依舊雲層密佈,偶爾下著一絲絲的綿雨。望眼一看,塔塔加的毛地黃已著實地於公路兩旁的野地盛開。一串串的毛地黃,隨風搖曳。瘦長的根莖,載著五顏六色的花朵,真怕它無法負荷而斷裂。

塔塔加步道

天候依舊蔭鬱,下著綿雨。

早期上玉山是辛苦的,需從塔塔加和阿里山之間的玉山口進入,更早之前,需由東埔上八通關,再沿荖濃溪而上。相較現在由塔塔加上山,已容易多了。到塔塔加鞍部登山口之前,需要走一段約三公里的楠溪林道,這是以前我們野鳥社在賞鳥、觀察動植物生態時半天的路程。現在我們只花一小時的時間便走過,為有限的時間,追尋高山更多的美景。

走在玉山古道的棧道,不禁起了思古懷鄉之情,遙想當年古人修築此山道的艱辛,而今我們才能如此便捷地上山,懷抱感恩的心,感謝前人辛苦地開疆闢土。

陰雨並不影響高山野花的盛開,沿途紅毛杜鵑、玉山龍膽、玉山石竹、高山沙參等高山植物皆無懼風雨地綻放色彩。但塔塔加盛開的毛地黃、大葉溲疏,登山步道上卻不見蹤跡,植物分佈地域性非常明顯。

排雲山莊

雲霧山中行 滴珠落衣裳
花草雨中現 鳥鳴伴崎嶇
風雨中疾行 欲求遮蔽地
排雲初乍露 終得停歇處

到西峰觀景台,雨漸變大。這裡是瞭望玉山群峰的最佳景點之一,然今日雲霧瀰漫毫無展望,只好期待下回再見分曉。

雨中前行,過西峰觀景台還有一半的路程,自認在雨中行走頗能自得,面對越漸變大的雨勢,也漸漸受不了,期待早點到排雲山莊休息。

排雲山莊舊稱新高下,即玉山舊名新高山山腳的意思。初見排雲山莊,和自己的想像不大一樣,嶄新的屋簷和防火的天花板,心想玉山國家公園為提供山友一個舒適的休息場所,做了一番整修,已不復舊樣。在臺灣的高山上,除了舒適的排雲山莊,還有大霸尖山途中的九九山莊,同屬為臺灣高山的「五星級客棧」。

雨勢不斷,陸續有其他山友抵達,排雲山莊也漸漸熱鬧起來。心想若明天雨勢依舊,那明天早上就可以睡到自然醒,來個排雲山莊、塔塔加兩日遊也不錯,山永遠都在那裡,這次上不去,我們下次再來。

霧裡行 林蔭過
山嵐沁涼吹 山雨寒中落
行囊越漸沈 步伐越行重
試問是為何 悠遊山中渡

夜裡的排雲山莊是熱鬧的,雖然因天候有不少團體取消,但是今晚排雲山莊亦有六、七十人。似乎常有玉山觀光客,未知登山的辛苦,對排雲山莊還尚存一些微詞,殊不知這已是臺灣高山最高級的住處。對於我們而言,覺得有這樣的山屋可住,真是天大的辛福。

排雲人紛擾 好漢齊聚此
風雨交加來 感受各有異
些覺有不甘 些覺則尚可
能於山中行 是亦該滿足

玉山主峰

本來想著今早可以睡到飽再下山,但早晨起來雨勢已止,雲層變薄,似乎天氣已轉好,於是輕裝上玉山主峰。

從排雲山莊到玉山主峰的路非常好走,除了快到主峰頂的一段外,其餘皆可容二至三人並肩而行。一點也不像在登臺灣第一高峰,果然是一條觀光的登山道路。

六月初的玉山,玉山杜鵑盛開著,整個玉山圓峰的山壁開滿了玉山杜鵑,好不美麗!可是天候不佳,雲霧仍濃拍不出好照片。心想好在上星期,已在合歡山拍過滿山滿谷的玉山杜鵑,故不至於扼腕。

到玉山主峰,昔日的于右任銅像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刻著「玉山主峰」,海拔3,952公尺的石牌,倒也乾淨清爽,更接近山的本質。

山上的天候多變,瞬時雲霧盡散,露出溫暖的太陽和湛藍的天空,上天真是眷顧我們,昨日的辛苦,即是為了這一刻的到來。天晴的玉山主峰,展望非常,東望玉山東峰、南二段群峰,西眺玉山西峰、楠梓仙溪流域,南觀玉山圓峰、玉山南峰等後五峰及關山,北見玉山北峰、沙裡仙溪溪谷。架起相機猛拍,希望留住玉山主峰頂的此刻,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偶而,上天也會捉弄我,雲霧快速地流竄,一會兒晴天,一會兒又云霧籠罩。我努力和上天奮戰,架好相機欲拍攝天空的雲彩,轉眼間雲霧已至,往下望竟有觀音圈的光芒,待我換好鏡頭欲拍攝,雲霧盡散而天空再現,來來回回了幾次竟未按下快門,終究放棄兩者皆得的念頭,架好相機只專注等待著拍攝天空,才按下幾次快門。除了自己的拍攝速度不夠快,更說明不可一心二用,要一件一件完成。

約兩個小時後,玉山主峰頂又云霧瀰漫,才甘心下山。

以我們墮落的個性,上玉山絕不會只排兩天。因天候時間不巧,兩天上玉山的行程較趕,回程的路只得快速而慢不得。

每回旅程的結束,途中的辛苦,總會如玉山主峰上的雲霧般快速流散。記得的是美麗的野花、茂盛的森林、湛藍的天空,和一望無涯的山容。這就是促使我們一再旅行的動力吧!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