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首頁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機靈的台灣野兔

撰文:楊政峰 圖片/攝影:楊政峰
機靈的台灣野兔
寵物店販售的兔子,溫馴可愛,白白淨淨的,偶有外國進口的野兔,但在籠子裡都顯得十分乖巧。似乎兔子在人們的印象中,已經是寵物的一份子。但是台灣也有野兔!大部分的人也許不知道吧。


台灣野兔屬於中國野兔的亞種,因為長期地理隔離使得他們兩者的外部性狀與基因組合漸趨不同。牠分佈在低海拔及平原地區,這些環境在台灣幾乎開發過度,因此野兔也愈來愈罕見。不過在較為偏僻的鄉間,野兔仍出沒頻繁。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位在苗栗大湖鄉,草莓休閒農業在附近的大湖獅潭蓬勃發展,鄰近的南莊泰安也以觀光產業為主,因此自然環境保存良好,開發度也較小,使得這裡的野生動物得以穩定繁衍,經常可以不期而遇許多動物、鳥類。令人驚喜的是,野兔更是常見。


由於我住管理處宿舍,經常聽同事說,在管理處經常遇到野兔,卻都無緣一見。我第一次看到野兔,是一具屍體,可能因過馬路不慎,被車子輾斃。前年(94年)冬天,因為草莓產季容易引來台灣鼬獾,我帶相機在晚上到外面草莓園尋找,一無所獲之下騎機車回管理處,卻在停車場撞見了野兔,十分壯碩,但也十分敏捷,來不及取出相機之下牠就逃之夭夭了。


之後,夜間進出管理處,曾見到野兔數次,短短的耳朵,發達的後腿。一瞬間就飛快跳的好遠。感覺比寵物兔有活力多了,但因為他們行動敏捷,出現在眼前的時間十分短暫,縱身一跳,就失去了蹤影。我決定拍下野兔的照片,於是我去買了一盞探照燈,希望在充足的燈光下拍下牠。


今年2月10日晚上,我帶著105mm鏡頭來到管理草皮,燈光一照,果然看到幾隻兔子跳來跳去,拿起相機拍,卻因距離的因素,一手拿相機,一手持燈,在東奔西跑的野兔面前,無法穩定相機,結果拍出小又模糊的輪廓。


於是我改變方式,請替代役貴維幫我拿燈,我用300mm加1.4倍鏡,過幾天再到現場,草皮上,野兔活潑地跳躍。在強光照耀下,清楚呈現他可愛的身影。我舉起300mm大砲,從容按下快門,終於補捉到台灣野兔的倩影。

機靈的台灣野兔
不過管理處是一個公眾活動的開放空間,兔子平時是不可能棲息在遊客中心一帶的。因為平時遊客進出頻繁,因此兔子選擇夜間進來。最近來敝處演講高山生態系旗艦物種保育的鍾榮峰老師說到,他多年在野外的觀察,發現幾乎所有的動物並不是只有在夜間出現,而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行動,他們會有休息時間,但是會間隔約四小時覓食一次。我想野兔也是如此,因為本處同仁王榮光曾在白天至附近草生地尋找野兔,都有幾次偶遇的機會,當然他們看到人的出現,都以迅捷的速度跑的無影無蹤。我也選一天跟他到附近尋找觀察,發現管理處周邊草本植物生長不良,有很多裸露地,地上發現許多兔子腳印,也難怪牠們會跑來管理處吃草,因為管理處的草皮,青草肥沃密集,足以讓牠們大快朵頤。此外,我們發現他們築巢十分簡易,僅在石縫中堆積雜草。我們雖沒看到兔子,不過卻發現許多兔子排遺。可見只要環境不要再有開發干擾,目前的台灣相間仍有相當數量的野兔族群。


三立都會電視台的「台灣全記錄」節目,曾經介紹台灣野兔與棄養的寵物兔雜交,參雜了他們的基因,因此外觀與原來不同。寵物兔,尤其是白兔,經過人工育種之後,因為大多當肉食兔,耳朵變長,體型變大,即使是其他寵物兔,也顯得溫馴依人,在野外這種物種是無法生存的。因此養寵物的人,應該要有正確的認知,不要基於一時喜愛,或短暫的熱度,飼養之後若沒有意願再養,也應該交給寵物店或相關防疫機關作妥善處理。

dsc_2101-1
幾次拍攝管理處的台灣野兔,觀察他們的外型,幸好沒有受到寵物兔的汙染,動作敏捷機靈,沒有寵物兔的遲鈍。由於白天他們警覺性高,觀察不易,只能夜間利用燈光觀察,只要不要刻意干擾,保持安靜,即使一盞小燈光,他們也未必立即離開,是汶水地區做夜間觀察的好對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