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2013年三月號

轉寄 (另開視窗)字級:
回本期目錄
自然物語

箭竹草原裡的居民 - 高山田鼠及其宿命天敵-黃鼠狼、高山小黃鼠狼的恩怨

第1頁,共1頁
遵循一夫一妻制的高山田鼠。 攝影/ 劉思沂
1920 年,日本學者黑田長禮以採自玉山東峰下箭竹草原之高山田鼠標本,首先鑑定為臺灣特有種鼠類,之後的分類學者對此並無任何異議。本種成鼠體重約 35 至 45 公克,頭軀幹長為 10 至 12 公分,尾長小於頭軀幹長為 6 至 8 公分。體背毛呈暗褐色,腹面則呈淡灰褐色,眼睛小小嘴巴鈍鈍。
在歐美許多地區,屬於這種田鼠類(vole)的族群數量每隔 3-4 年或 5-6 年會有大爆發,密度高得嚇人,此現象稱之族群週期(population cycle),已成為動物生態學的重要研究議題。臺灣的高山田鼠族群量似乎並無此固定週期的變化。


專情的鼠輩 一夫一妻制

高山田鼠(Microtus kikuchii )為臺灣海拔分布最高的特有種鼠類動物,主要在2,800 公尺以上的山區,對高山的寒冷氣候適應力頗佳,棲息地包括草原、針葉林及針闊葉混生林,但以玉山箭竹(Yushania nittakayamensis )的草生地族群數量較多。
呂孟栖研究發現合歡山箭竹草原地高山田鼠的族群雌雄性別比趨近 1:1,母鼠的產仔數小且很固定(1-3 隻,大多為 1 胎 2 隻),生殖季集中於 4 至 9 月間。吳培傑以捉放法估算臺灣高山田鼠的活動範圍大小,發現雌雄兩性間無顯著差異,活動範圍的重疊現象僅發生於單一異性個體,意味著高山田鼠的配偶關係為一夫一妻型。陳佑哲等於實驗室內對高山田鼠進行配對及親子育幼行為等測試,發現已配對雌雄會排斥陌生者,且彼此間相互協力護幼。已知微隨體基因(microsatellite DNA)是基因組 DNA 中一連串的短片段重複序列,可用來判定個體間的血緣關係。Wu et.al. 以合歡山箭竹草原地區高山田鼠的族群進行微隨體基因研究,在169 隻個體中,共發現了 31 個子代分配到 20 組親代的配對下,每1 個雄性爸爸在生殖期間只和 1 隻雌性媽媽配對,表示無外遇的發生;且雌性高山田鼠也未發現在不同年份的生殖季換不同配偶情形,顯示無離婚現象。
大抵上,臺灣高山田鼠可被確認為一夫一妻制的物種,這在多為一夫多妻或亂婚制的鼠輩動物裡算是稀有物種。
遵循一夫一妻制的高山田鼠。 攝影/ 劉思沂

小小田鼠愛吃筍
小小田鼠愛吃筍
田鼠的種類大多分布在緯度較高,溫帶國家的 草原地區;臺灣高山田鼠為分布緯度最南端的物種。 臺灣高山箭竹草原生息著此種特有鼠輩動物,代表 著臺灣高山生態系的演替與第四紀冰河期有著密切關係。
臺灣是位於亞熱帶與熱帶之間一座地質年代十 分年輕的島嶼,在過去冰河期海平面下降,臺灣曾經數次與亞洲大陸塊相連,許多歐亞地區寒溫帶物種藉由海峽陸橋自亞洲大陸遷移至臺灣;當冰河期過後,溫度逐漸回升,臺灣島內適應寒冷氣候的溫帶物種則仍可棲息較高海拔的避難所,也因此其分布範圍乃被侷限於高山地區。
而臺灣本身又是座多山的島嶼,有兩百多座海 拔超過3,000 公尺的山峰,且山勢地形陡峭崎嶇,雨水侵蝕與河川切割作用強烈,形成不連續高海拔棲地,就如同海洋孤立島嶼般。不同山頭上的族群在長時間的地理隔離之下,可能逐漸出現基因上的差異。
臺灣高山田鼠的族群遺傳結構在臺灣高山山脈 之間已明顯呈現基因差異,尤其是北大武山的高山田鼠幾乎可以說已獨立成另一亞種。
在合歡山的箭竹草原地最容易捕獲到牠,而且高山田鼠被發現會取食玉山箭竹,像大陸的貓熊一樣,咬食箭竹的桿或竹筍進食。想想,高山田鼠也是我們的國寶!高山田鼠取食玉山箭竹有季節上偏好差異,五月時愛吃竹筍,一月時則喜歡吃葉子, 越取食箭竹,對箭竹生長發筍越具有正向影響。

高山田鼠_林良恭

由紅外線感應自動相機拍攝到的華南鼬鼠。
過街田鼠 狼狼喊咬
黃鼠狼又稱華南鼬鼠(Mustela sibirica ),為高山草原生態體系的主要掠食者,體重約150-200 公克。合歡山地區的華南鼬鼠排遺分析,結果顯示內容物95% 以上為囓齒類動物的毛髮與骨頭。蔡及文探討分布於南湖大山的黃鼠狼之食物資源的分配,利用排遺中的毛髮比對獵物的種類,結果顯示高山田鼠為其主食之一。高山田鼠在箭竹草原的主要天敵並不是只有黃鼠狼,另一種近年才被發現的高山小黃鼠狼(Mustela navlis ),雖其相關生態研究資料較不足,族群數量亦較稀有,但其較瘦小體型(體重約50-60 公克),更適合在箭竹林下鑽進高山田鼠所住地下通道進行捕食。通常高山田鼠的致命傷在頸部,一旦被大小黃鼠狼咬住,命運就相當淒慘。當然, 高山田鼠的天敵還有鴟鴞等猛禽類。
由於臺灣高山田鼠平均每胎僅生兩隻幼鼠,而且一年當中才生一次,野外壽命頂多三年。這樣的生殖條件比較起來在多子多孫鼠類動物裡能力是差的。天敵又無時無刻虎視眈眈,因此要成功養活僅僅兩隻後代是非同小可、不可輕忽,也絕對是演化上的大事── 一不小心會走上滅絕道路。
由紅外線感應自動相機拍攝到的華南鼬鼠。

別小看低矮的箭竹,其間庇護了無數的生命。 攝影/ 劉思沂
有爸的孩子才是寶
對幼鼠而言,父親在旁照顧的好處包括餵食、 保暖、抵抗獵食者。在囓齒類動物中,雄性爸爸照顧的形式多為理毛或是與子代蜷在一起,當剛出生的幼鼠無法自行調節體溫時,雙親覆蓋在子代身上對於存活與否是很關鍵的行為,尤其在較寒冷地區。
研究指出在雙親的照顧下,93% 高山田鼠的幼獸可以成功地活到斷奶,反之,若沒有父親照顧, 子代的存活率會降低至16%,另有父親照顧的子代在社會行為上發展也較為快速。因此,高山田鼠父 親照顧的確可以增加田鼠子代的適存度,不論是在生理或是行為上。從演化的角度而言,高山田鼠一 夫一妻制的雙親照顧為其子代增加生存率,或許高 山田鼠的DNA 已經具有忠貞基因,此遺傳指令牢牢扣住雌雄不可亂來,否則雙方將同歸於盡一起毀滅。
高山箭竹草原是臺灣高山環境最典型與顯著的植被環境,它蘊釀不少生物多樣性的內涵與生態演化議題。當有機會晀望青翠如地毯般柔順的箭竹草原時,別忘了生於斯長於斯的高山田鼠正為其生存 努力奮鬥著。
別小看低矮的箭竹,其間庇護了無數的生命。 攝影/ 劉思沂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