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主題報導

轉寄字級:

手作步道志工假期,做一件大家看不到卻很有感的事 (同場加映: 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講座: 麥覺明—拍山,臺灣的山林美學)

作者: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洪佳如、許萓琁
圖片: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

 手作步道工作假期深受山友喜愛

近年來,以工作假期( Working Holiday )參與志工服務的形式,深受民眾歡迎,其中,又屬手作步道工作假期最受喜愛登山的朋友們青睞。手作步道宗旨在於步道整建與維護,致力減少步道工程化過程,遵循先人舖路技術與傳統智慧,全程視環境就地取材,以不破壞當地地景、地貌方式為主,能夠大幅減少工程廢棄物。不僅讓每位登山遊客,能夠安心、安全,也相當歡迎大眾一齊加入,落實公民社會的參與理念與精神,共同為大眾安全著想。

 修復步道需要你我同心協力

臺灣自民國60年代始,著手籌設國家公園並辦理登山路線。當時,登山步道路線大抵已定,然而,國家公園內早期步道設置,主要以工程方式發包進行施作。近年來,隨著遊客使用步道的人數與頻率大幅增加,使得步道土壤流失、樹根裸露、捷徑形成,甚至產生複線化情形,破碎化的步道,需要花費相當漫長的時間才能復原,為了守護民眾的登山行路安全,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下稱雪霸處)、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下稱太管處),陸續辦理手作步道志工假期,維持步道的永續與安全性。

為了守護民眾的登山行路安全,雪霸處及太管處陸續辦理手作步道志工假期,維持步道的永續與安全性(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為了守護民眾的登山行路安全,雪霸處及太管處陸續辦理
手作步道志工假期,維持步道的永續與安全性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做一件大家看不到卻很有感的事

雪霸處手作步道志工團隊成員為園區內既有的第一線志工人員,成員包含現有的解說與保育志工兩大類別,並主要以保育志工成立工作小組,雪霸處提供志工群受訓機會,經過上百個小時培訓後正式成軍,並且隨著不同階段,頒發不同授證,每回修復步道時,一定要有指導志工等級以上的人員協助,具有高彈性、高機動性等特性。

任職於雪霸處,擔任登山遊憩相關工作的潘振彰技正表示,手作步道是在「做一件大家看不到,卻很有感的事情」。而「顧及山友安全」是志工團隊眼下最急迫想解決的問題,而非追求整體工程施作的速度。手作步道修復相當耗時費工,一天一組約7~8名志工同心協力,為求盡善盡美,階高、階深均符合人體工學的步道,一天僅能修復10公尺,過程確實相當不容易。

潘振彰表示,雖然人體的肉眼,看不出步道修復前後的明顯差異,但山友們卻很有感,山友每一句感謝都點滴在志工心頭,期許未來各國家公園步道志工能相互支援以提升更多能量進行步道修復,共同守護臺灣山友們的平安。

手作步道修復相當耗時費工,一天約7~8名志工同心協力,製作階高、階深均符合人體工學的步道,一天僅能修復10公尺(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手作步道修復相當耗時費工,一天約7~8名志工同心協力,
製作階高、階深均符合人體工學的步道,一天僅能修復10公尺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手作步道視環境就地取材,運用人力齊心搬運材料(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手作步道視環境就地取材,運用人力齊心搬運材料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遇到土壤沖蝕深溝,還需拿材料填坑,避免沖蝕狀況加劇(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遇到土壤沖蝕深溝,還需拿材料填坑,避免沖蝕狀況加劇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步道新路完成!山友回饋好走好用是帶給志工們最大的鼓勵(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步道新路完成!山友回饋好走好用是帶給志工們最大的鼓勵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太管處以高海拔步道修復為目標

不僅雪霸處致力於改善步道安全,太管處手作步道志工團隊十餘年來,同樣無悔付出。以「小奇萊步道」為例,2018年9月,小奇萊步道完成0.4-0.5k步道沖蝕溝改善;2019年6月,團隊著手改善竹林內路面排水不良、嚴重泥濘、複線化問題,以設置導流溝以及砌石駁坎方式以穩固下邊坡,並找到出水口導流,避免嚴重積水,然而,修復步道並非一勞永逸,還必須平均3個月到半年的巡查,志工團隊希望能夠克服、適應高海拔環境,未來朝修復高海拔步道目標邁進。

由指導志工進行施作工法説明與示範(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由指導志工進行施作工法説明與示範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為減緩排水不良對步道路面的破壞,志工團隊在小奇萊步道設置導流溝(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為減緩排水不良對步道路面的破壞,
志工團隊在小奇萊步道設置導流溝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因為身在其中,更加感同身受

志工團隊中,一直擔任隊長角色的林國文謙遜地表示,整體過程誠如同雪霸處潘振彰技正所言,手作步道好比一件「做過了,好像沒做過」的事。由於力求舒適且美觀,並且將步道融入大自然渾然天成的地景樣貌,不容易被民眾發現其差異性。

太管處自民國99年招募志工,3梯次共120餘人,目前常編人數為80餘人,成員來自社會上各個領域,彼此關係相當緊密,情同家人,每位志工出自一片熱忱,不計辛苦、盡己所能,同心協力付出,林國文表示「人們常問我們為什麼會想投身步道,那是因為每位志工都是重度步道的使用者」,由於高度使用頻率,讓志工群更能深刻體會步道安全的重要性,以身體力行方式投身其中。

發現下邊坡沖蝕洞,準備進行砌石護坡(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發現下邊坡沖蝕洞,準備進行砌石護坡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經由人力搬運一塊塊石頭至沖蝕洞疊放(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經由人力搬運一塊塊石頭至沖蝕洞疊放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經過全體夥伴的辛勤努力,終於完成砌石護坡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經過全體夥伴的辛勤努力,終於完成砌石護坡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零工安的堅持,無怨無悔的付出

「零工安」是太管處手作步道志工團隊最高指導原則,叮嚀志工務必注意自身與遊客的安全,山友經過步道修護現場,一句真誠的「謝謝」,支持著志工11年來,無怨無悔的付出。

近年來,太管處積極鼓勵民眾響應「一人一袋一石護步道」,期望透過共同參與,喚醒大眾對步道議題的關心,落實公民參與精神,並且有望傳承臺灣在地重要工作經驗,讓各地國家公園都能發展屬於自己的手作步道工作假期團隊,攜手守護你我的登山安全!

 同場加映: 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講座: 麥覺明—拍山,臺灣的山林美學

109年10月31日(六)下午,眾人來到臺北演講廳,等待入場前,紛紛展露興奮期待的眼神,準備聆聽麥覺明導演(以下簡稱麥導)親述多年來拍山的心路歷程與經驗分享。麥導由「一座山一條路」為主軸領路出發,透過解說攝影圖片及影像紀錄,帶大家遨遊臺灣山區之美。

年少時期就跟山結下不解之緣,麥導說,他體會一趟旅程能夠出發就是成功的一半,畢竟事前需要眾多準備,而且將那麼多人的團隊集結一起並不容易。他提到,今年起國家推行開放山林政策,他也很鼓勵大眾親近山林,但上山前需將自身體力和登山知識準備好,感冒就不要上山,避免引發高山症。去之前也要瞭解此趟旅程要走的路線,以免半途發生事故,如新聞常報導的隊員丟包遺棄事件,當下會不知所措而無法應變。

麥導說,臺灣山林生態為什麼會豐富多元,因為這座島還很年輕,擁有起伏錯落的高山峽谷地形,可謂北回歸線經過的路線裡,相當難得的森林島嶼。很多人迷路會認為只要下切至溪谷,跟著溪水走就能脫困。可是臺灣山谷距離落差大,下切容易使自己陷入險境,如不慎落入山谷縫隙之中,無法往上爬,反而不利於搜救。麥導提醒大家上山前要對臺灣山林地形有所認識,才能及時因應突發狀況。

除了回顧過去20年來從業生涯紀錄,麥導也分享了心目中最能代表臺灣風貌的一條古道--「八通關古道」。這是一條橫貫臺灣東至西,由低海拔-中海拔-高山草原等不同高度變化的道路。漫步在古道裡,每個人可以從中看到布農族生活的痕跡,日本統治期間的軍事措施,甚至是一管遺留在當地,用以示警威嚇部落居民的速射砲,都可觀察到來自日俄戰爭的歷史痕跡。

一路講到「大分」,目前是研究黑熊的重要科研基地,在日本戰敗以前,曾是八通關古道熱鬧非凡的地點,擁有學校、豆腐作坊及彈藥庫等設施,也是部分在臺灣長大的日本人心心念念的第二故鄉。透過麥導的紀錄片段,我們回到2008年訪問幼年住在「大分」的稻桓先生,聽他提及過往居住的快樂回憶,眼角不禁濕潤了起來。

「臺灣的山擁有無盡寶藏,也是一本看不完的天書」麥導說,由於時間的關係,只能將古道之旅暫於「大分」止步,期盼未來有機會再行開講,帶領大家走完整條八通關古道。

營建署國家公園組張維銓組長致詞 (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營建署國家公園組張維銓組長致詞
(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由「一座山一條路」為主軸領路出發,麥覺明導演帶來許多精采的圖片及影片分享(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由「一座山一條路」為主軸領路出發,
麥覺明導演帶來許多精采的圖片及影片分享
(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全體大合照
 (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全體大合照
(國家公園網站編輯小組提供)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