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主題報導

轉寄字級:

穿越台灣中心線 漫遊太魯閣

撰  文:林柏君
攝影圖片:莊復匡
 
太魯閣峽谷美景
 
太魯閣峽谷美景

     我們想去太魯閣很久了,一直被其他事情延後我們的計畫,終於捨得放下手邊的工作,我們說好這次要放心地出去走一走。經過了東西橫貫公路口的牌樓,我們進入太魯閣的神祕境地。
 
     燕子口已經沒有燕子了,當年這裡是不是到處結滿燕巢,乳燕伸長脖子、張著黃口,稚嫩的啞啞聲,喚來燕子父母以無盡的愛化作慇勤地餵食?然而人為的干擾與破壞,燕子離巢,已不再歸來,牠們可是飛入尋常百姓家?那麼哪裡可以重見昔日繁華勝景?我可不可以了解歷史的背景與時光裡的秘密?
 
     板塊抬升作用加上立霧溪向下侵蝕,峽谷的深邃險峻真的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造得出這樣的壯麗!你說石灰岩經過了沉積與擠壓才能美麗了花崗岩大理石,人不也是經過磨練才能展現出生命之美?但我只是貪看清澈的溪水,逝者如斯,當下即是,美就是美,心領神會即可,何必費神地思索生命的意義呢?你看石上、岩縫裡的青苔,多麼像柔軟的綠絨衣啊!造物主多麼公平,祂不只給高山上的樹木頂天立地的氣概,也給幽隱處的苔生植物溫柔的呵護。我們在大自然面前多麼渺小,一份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我們讚嘆著天地,也欣喜著能夠欣賞眼前美景。
 
     行遠必自邇,登高必自卑,我們一步步探索著,從身旁、腳邊的一山、一雲、一樹、一花、一石、一水開始,眼睛彷彿第一次睜開,一切都是那麼新奇,那麼神奇,好像深怕錯過什麼似的,我們貪婪地觀察,怕只是瀏覽而過就錯失了最美的風景。每個角度都是美,每一瞬間都是逝去即不再的唯一,快門哪追趕得上我們的好奇與貪心,我總覺得還未與最美的風景相遇,還沒趕上最盛大的自然饗宴。這一刻,我只是那麼專心地欣賞著、領會著天地之美,在瀑布激撞岩石的水聲中聽禪;在堅決冷傲的高山樹木與熱情的熱帶闊葉林中看生命的氣節;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我在嫩芽與枯葉中領悟生命的流轉。
 
太魯閣峽谷的深邃險峻
 
太魯閣峽谷的深邃險峻

     雖然眼前滿是令我讚嘆不已的太魯閣峽谷美景,但是想來太魯閣的最初的想望,只是因為我被南湖大山山群的照片深深感動著。那時,我看著照片,想著:這巍峨崢嶸的山群,真的就是所謂的崇山峻嶺啊!而雲霧環繞,彷彿置身仙境,一切凡塵俗世裡的牽絆好像都可以忘掉了。因為這個理由,我認真地告訴你,我們去太魯閣,即使明知道我大概不能適應高山氣候,沒辦法站在高山上一窺山與雲的傾戀。一步一步往上爬,山岩陡峭,我手腳並用、小心翼翼地攀爬著,幾度覺得體力已不堪負荷而想要放棄,但是,登高望遠的欲望,讓我慢慢地接近了我的期盼。我們終於來到高處了,我的呼吸急迫著,但我是那麼地興奮!高山上的樹木充滿了蒼勁的力與美,雖然不是熱鬧的枝繁葉茂,但是為了適應高山環境而演變成的形貌,更顯出堅韌的生命力,多像古代的英雄,表現出堅決的毅力,也像高風亮節的君子,卓然而立,與世無爭。眼前的高山如此壯闊雄偉啊!雲霧輕拂山頂樹梢,一景一物因為光線變化而有了千百萬種說不盡的美,我站在高山上,看陽光在雲層上灑滿金光,詭譎多變的雲海在身旁,這就是天堂了吧!?難怪有人說看到這種美景都會有想要縱身躍下的感覺!眼前這美景在忙碌的一生能夠領受幾次?所有登山過程中的辛苦我都忘記了,只想把這份美感的經驗刻印在心版上。「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此時此刻,我才是真正體會這兩句詩的意思了。
 
     後來我們到了合歡山,雖然現在不是杜鵑笑春風的季節,但這裡像是與世隔絕、遺世而獨立的桃花源,我幾乎不想走了,我願意躬耕於此,俯仰偃息之餘,以一卷詩文、一杯茶,悠然與天地對談。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雖然捨不得回到塵世裡,但還是要回歸於現實生活中。下一次,我們約好上山看雪。 
 
 


*註:過去燕子口常常可以看到群燕飛翔,因為燕子就築巢在舊有的靳珩橋下。舊有的靳珩橋毀於颱風,燕子們也另覓新巢。有一段時間,並不確切知道燕子巢築何方。近年來中橫公路時常因為大巴士的會車而塞車,公路因此必須拓寬,公路拓寬卻會使峽谷崩塌,為了在兼顧遊憩及峽谷景觀,國家公園推動人車分道的經營管理方式,以隧道代替公路拓寬,舊有公路段最優美的峽谷景觀則留給走步道的遊人,第一段完成的人車分道就是九曲洞。當車子的干擾不見了之後,我們發現燕子又回來了,牠們就在舊有公路的隧道上方築巢。如果您現在到九曲洞,除了可以看到燕子飛翔之外,還可以觀察燕子如何育雛等生活寫真。

延伸閱讀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