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主題報導

轉寄字級:

白雲之上

撰  文:孟婉瑜
攝影圖片:孟婉瑜 
雲海簇擁在屏風山、奇萊、北二段、合歡群峰之間,被夕陽映照成橘紅色。
 
雲海簇擁在屏風山、奇萊、北二段
、合歡群峰之間,被夕陽映照成橘
紅色。
 
     攤開塵封了四年的雪地兩人帳,四年多前一起摺疊收納進帳篷裡的佐藤.高嶺的野外味,合歡北峰下的銀色月光,桔汁色朝陽浸透的箭竹葉片,羽毛睡袋釋出的腥羶氣息...都在此時此刻一齊展開,解除封印!隨著釋出的還有前日在頂樓曬帳篷的薄薄秋陽,以及每年準時來訪新竹~十月份強勁的東北季風...
 
     2007年10月21日下午四時半,鳶峰正隨著氣溫溜滑梯,被沉降的雲層包圍,四周盡是白茫霧牆,我們和週遭的玉山假沙梨,及一群享用假沙梨野果大餐的灰鷽,一起呼吸吐納著這片冰涼卻清新的嵐霧。
 
     10月20日下午,我們沿路停車,在採著獼猴桃和玉山懸鉤子果實的輕鬆氣氛中,慢慢地穿過了雲層。雲朵化身陣陣霧白往山坡上飛撲而來,輕柔地撫觸著樹稍。在白雲之上了!穿出雲端,高山沐浴在飽滿的陽光之下,日頭掉得很快,等到我們從山莊出來已經西斜,漸漸變得柔和。雲海簇擁在屏風山、奇萊、北二段、合歡群峰之間,被夕陽映照成橘紅色,並且好像隨時要隨著中橫往東溢流…
 
     清晨,合歡山莊外的風十分凜冽,雲海就像棉被一樣鋪滿山谷裡,太陽旋著金光自屏風山後升起,散射出萬道金色針尖,咕嚕從沒經歷過這樣的嚴寒,開始咕噥著:「我好冷!不要爬山…」相較於一年前,兩歲半的小咕嚕獨自走完桃源穀一天行程有著極大的反差,隨著孩子懂得的事情越多,知道辛苦知道累,爸媽要面對的挑戰才真正開始。
 
     為了鼓勵咕嚕爬上東峰,我引導他去觀察山徑上許多含了石英礦的石頭,並且編了一個小故事,讓他相信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石頭都是一路幫他加油打氣的好朋友,咕嚕很開心地揀了一顆握在掌心,也不時望一眼它在陽光下閃爍著七彩光芒。
 
     有一次,咕嚕又停下腳步喊累,他自己的影子剛好遮住了掌中的石頭,他抬起小小的臉蛋問我:「為什麼我的石頭不再閃閃發光?」我回答說:「是因為咕嚕一直喊累,石頭覺得幫你加油也沒有用呀!」我牽起咕嚕的小手,讓石頭重新回到陽光下,石頭又開始對咕嚕散射著耀眼的光,咕嚕也打起精神往上爬。
 
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石頭都是一路幫忙加油打氣的好朋友!
 
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石頭都是一路幫
忙加油打氣的好朋友!
  阿德也一路提醒咕嚕注意山頂飄下的白雲越來越近,只要再往上爬一點就可以摸到白雲了,雖然走到後來接近東峰山頂,咕嚕還是覺得疲乏,已經不太理睬石頭了,但是發光石頭的鼓勵陪伴著咕嚕,也陪伴著我走了好長一段陡峭的山路。
 
     夜深了,回想前幾年在此露營,裹著睡袋,頭伸出帳篷的門,在繁星的注視下不知不覺地睡著,現在的我暫且臥遊,想像夜幕低垂的蒼穹與帳頂合而為一,而密麻的閃亮星辰正從清朗的天空中一併撲來滿佈我的夢境。
 
     天亮以後,天空的顏色就變化得很快,太陽爬過奇萊連稜,開始轉動著金光,清晨寒冷的藍色調迅速地轉成溫暖的金黃色。我聽見小翼鶇、栗背林鴝在樹叢中邊覓食邊唱歌,金翼白眉響亮的哨音也不時出現在樹叢間。咕嚕又向我借瞭望遠鏡自得其樂地四處遊走著,看樹、看花、看鳥、看其他遊人,他似乎已經對整個露營的生活心滿意足。
 
     所有裝備收拾上車完畢,我們在溫暖的陽光照射下走在下山的路,一路上望著奇萊綿延到能高群峰的稜線,淡淡的山嵐披在山嶺的肩頭,我說:「咕嚕,像不像新娘子的白紗呢?」咕嚕:「嗯」了一聲,其實我很想跟他扯一些要不要再來爬山的話題,不過還是先把話吞了回去。
 
清晨寒冷的藍色調高山天空
 
清晨寒冷的藍色調高山天空
  那一次北三段,我們在盛夏的雨水中,無意間闖入了眾神的花園,讚嘆聲散落滿地,難以撿拾,最後還是在能高主後的水池決定撤退。在通往天池山莊的古道上跟同行學弟談到電影『喜馬拉雅』,下山後,我感覺自己有一股力量,於是像電影中的小沙彌,用鋼珠筆在工作筆記本的其中一頁,描繪了一幅簡單的長畫,記錄整個旅程。有山、有水,有我們經歷過的艱辛,也有始終圍繞著我們的迷霧與花團錦簇,至此為北三段正式劃下句點,彈指間也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以前來合歡山,總覺得曾經走過的奇萊連峰,能高安東軍,感覺好近,有了兩個孩子的現在,卻覺得它們與我的距離變遙遠了。因著一份牽掛,我和阿德並不是那種能將孩子託付給別人,自己去爬山的父母。這種”遠”的感覺並不僅僅是距離的遠,也是時間上的”遠”,或者說是投射著我內心感受與山的”疏遠”呢?
 
     孩子一點一點的長大,帶著他們從半天、一天、兩天的山慢慢地走,不知道什麼時候終究能夠走在那條山嶺上呢?兩個孩子都能夠跟爸媽一樣這麼喜愛自然,這麼能吃苦,願意爬山嗎?我不敢再想下去....不過我願意相信~前去的路縱然未知,看不見盡頭,卻如同一首首有著抑揚頓挫,故事情節的曲調可以和著歌聲而行,有時帶著一點挑戰性、些許冒險性,值得我們去嘗試,值得和孩子一起去履行。

延伸閱讀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