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主題報導

轉寄字級:

蓮花夢 — 2007太魯閣馬拉松體驗

撰文/圖片:喜餅翰 

成千上萬的人們穿起運動服,腳踏慢跑鞋,在花蓮山間裡揮汗跨步著

成千上萬的人們穿起運動服
,腳踏慢跑鞋,在花蓮山間
裡揮汗跨步著。
兩張車票、簡單行囊,我們找到一條直達夢境的道路。從小就在台北長大,新光三越旁一陣大廈風吹起時,我直呼舒暢,她卻覺得污濁難耐……大自然對我而言就像場遙遠的夢。

參加這次太魯閣馬拉松活動,對我而言是挑戰也是享受。直到現在,回想起那短暫的路跑時光,依舊覺得如同超現實一般。成千上萬的人們穿起運動服,腳踏慢跑鞋,在花蓮山間裡揮汗跨步著。

開跑之前,山看起來是寧靜溫和的。沒有任何一棟建築物可以遮住日出,陽光溫暖地照在山頭。綠色的畫布、閃耀的筆觸,看起來真舒服。然而當我們越往山中前行,越感受到大自然龐大、巨大的力量與美麗。

跑不到一半的距離,我的腳底抽筋了。平日欠缺鍛鍊的都市小孩,在電腦前窩太久,到了山間突然變得渺小脆弱。工作人員騎機車載我到終點站,看樣子只好改變工作當終點站的啦啦隊了。

「到最後真的什麼都沒有想。」她跑完二十一公里後說。也許人在這裡所做的不是征服,而是忍耐。休息過後,人們彼此興高采烈地交談著。他們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經驗,他們走過相同的路,流過一樣多汗,他們一同見證了太魯閣的美。這種親切感凝聚起眾人,大家看起來就像是一家人。

「我到現在還記得,太魯閣的水聲,轟隆隆的。」她說。那的確是難以想像數以兆萬水滴在山谷裡行運所發出的聲響。我記得的則是數位相機鏡頭無法容納的山壁,它是藍色的,是一種銀灰、淡黃與鈷藍的調和。

我們租了機車,在活動結束後進入更深的山區裡。山中溫差很大,還沒到天祥我們就忍不住穿上雨衣擋風保暖。山中的道路相當曲折,這種不安穩、暗藏危機卻又美麗的景緻,讓人深深為它著迷。騎車時我們沒說什麼,一方面專注於路況,一方面我們震懾於山的偉大。
先人埋葬軀體,鋪出了一條從都市通往自然的道路

先人埋葬軀體,鋪出了一條
從都市通往自然的道路。

路上有許多景點,也看見有些結束馬拉松的跑者在山間漫遊著,看起來就像是苦行僧似的。打聲招呼之後,我們便直衝向上前往天祥。

山讓人變得不一樣。讓人感到寧靜,感到謙虛。霧氣襲來時便發抖,感到美麗時便讚嘆,人變得很簡單,也很樸實。先人埋葬軀體,鋪出了一條從都市通往自然的道路,難以想像的年代,難以想像的艱苦。

在天祥買了碗素麻辣臭豆腐,配上竹筒飯,吃得我汗都流下來。「好好吃喔!」她說。我也笑了。一頓熱食的溫暖趕走了疲倦與寒意,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臭豆腐。

兩天後我們回到台北,一跛一跛地回到家,走進房間,打開電腦,一如往常的習慣repeat。看著一張張當時的照片,按著腦海中依舊鮮明的觸感,讓我不至於太快忘記山的雄偉與美麗。

然而哪邊才是現實呢?是都市叢林的鋼筋水泥?還是讓人迷戀的青山綠水?僅存於回憶裡的花蓮,就像夢一樣。

延伸閱讀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