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主題報導

轉寄字級:

守護東沙 許一個美好的未來

文/台灣英文新聞 呂真真

攝影/台灣英文新聞 侯聰慧

翻譯整理/台灣英文新聞 編輯部



  從空中俯瞰,南中國海上的東沙群島就彷彿是湛藍海水中一顆耀眼的明珠。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的珊瑚礁瀉湖屬於保護區,肯定是擺脫都市生活壓力的絕佳去處。飛機降落前,從窗口望出去,目光所及盡是白色沙灘,環抱這座沐浴在陽光下的寧靜島嶼。


珊瑚復育 令人驚艷


  東沙環礁水域有各種形狀的軟硬珊瑚,與海藻保持平衡共生的關係,五彩繽紛的珊瑚形成一片令人屏息的美景,而這個令人驚艷的地方尚未開放觀光。然,從被沖上岸的珊瑚看來,珊瑚逐漸面臨白化之虞,原因包括疾病、日照不足、污染、鹽度改變(雨水),其中又以水溫升高的影響最為嚴重。

東沙環礁水域有各種形狀的軟硬珊瑚

東沙環礁水域有各種形狀的軟硬珊瑚。
內政部營建署東沙籌備小組 提供


  大約六年前,經驗豐富的潛水老手郭道仁潛入水中後,看見海底遍佈死珊瑚,令他非常難過。他表示,珊瑚死亡與於1997-1998年聖嬰現象造成海水溫度異常有關。今年八月他重返這個地方,為公共電視基金會及內政部營建署拍攝紀錄片,看到珊瑚逐漸復育,感到欣喜萬分。


  珊瑚礁是地球上最多產的自然生物,通常分佈於無污染的淺水域,東沙珊瑚礁就是很好的例子。珊瑚礁為魚類及其他海洋生物提供食物與庇護場所,每一次來到這個保護水域,對研究人員都是一趟驚奇之旅。但基於生態保護的考量,現在即使是軍方潛水人員也鮮有機會進入這個水域。






海底花園 保護魚群


  郭先生喜歡潛入這座美麗的海底花園,與水中生物互動。而遠在南中國海之外的海底,珊瑚床更是美麗,只不過潛水人員一靠近就會令魚群驚慌逃散。


  過去的漁業政策造成海洋資源過度耗損,而像中國、越南、香港及菲律賓的許多漁民,近年來使用流刺網、拖網、大型漁網等,在淺海以及商船航線上進行濫捕,甚至炸魚及毒魚,還將水銀電池棄置海中,對海洋生態系亦造成極大威脅。

郭道仁對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的未來感到樂觀

郭道仁對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的未來感到樂觀。


  目前海巡隊現在已派遣巡邏艇驅逐非法入侵的漁船,這些漁民的設備雖然簡陋,捕魚技術卻高超,令海巡隊相當頭疼。


  這類對海洋的創傷影響十分深遠,郭先生表示,日本的研究發現,魚類的記憶可長達50年。人類破壞生態平衡之後,要抹滅這些傷痛的記憶重新親近魚群、重拾海洋生物的信賴,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過去,海龜會游過漫長的距離,爬上岸產卵,再將蛋埋進沙中。但是自半個世紀前的日治時期以來,東沙就不再安全,也不適合海龜產卵了。


  1866年自然學家Cuthbert Collingwood曾經造訪「蒲拉他士島」(Pratas,東沙的舊名),並寫下這一天他對當地的印象。根據他的描述,這個馬蹄形的小島上有成群飛鳥,但是近幾年研究人員再也找不到這麼龐大的鳥群了。


  研究人員在島上找到了埋在土裡的羽毛及海龜殼。記錄顯示,1907至1909年間日本對東沙島感興趣,主要是為了燐礦及鳥類等資源。


  島上的燐礦是鳥糞長年累積的結果,鳥類受到食物吸引來到東沙島,但由於無法消化魚體內的燐,因此鳥類糞便不斷累積,形成了富含燐的礦物;而人類則是覬覦鳥類的羽毛,將羽毛製成服飾,銷往巴黎等時尚都會。


  現在,飛到東沙島覓食的鳥類數量已經銳減,不過仍舊有燕子、白鷺、蒼鷺這類候鳥在遷徙途中到環礁休息,因為海草原提供了鳥兒們豐富的食物。



寄居蟹 月光下舞會


  沿著海岸線漫步,腳下踩著柔軟的貝殼砂,目光所及盡是環礁生態,潮汐更迭時可以看到幼鯊在海草原四處覓食。這是都市人的夢中天堂,但儘管如此,請不要將白砂裝入瓶中帶走,這是法律明文禁止的。

指揮官劉國列率領約200名官兵保護這片美麗的環礁

指揮官劉國列率領約200名官兵保護這片
美麗的環礁。


  白天海岸上留下的小洞,都代表了甲殼類動物與軟體動物的蹤跡。如果硬將牠們從洞裡拉出來,小心被螯夾住而疼痛不已。


  夜幕低垂之後回到沙灘,可以看到無數的寄居蟹在月光下開起舞會,背著緊急避難用的家四處覓食。隔天早上沙灘只留下許多足跡,縱橫交錯,像是小小坦克車駛過的痕跡,美麗異常。


  在東沙島上,可以在自行車道騎著腳踏車奔馳,甚至可以騎在機場跑道上,欣賞日落美景。第二天起個大早,在到海邊觀賞壯闊的海上日出,鬆軟的白雲變幻莫測,彷彿一幅畫投映在平靜的瀉湖上。


  與駐點人員共進早餐時,還可以享用島上剛出爐的麵包。用餐後,氣象站服勤人員會放出氣象探測氣球,測量不同高度的氣溫與風速。






  立榮航空的班機每週四可搭載56名乘客飛抵東沙,同時定期運送食物補給品,例如肉類、魚類、蔬果等。另外每個月也有一班貨船抵達。東沙島指揮官劉國列表示,「去年珍珠颱風來襲,是我在東沙島上最難忘的經驗,這個颱風在環礁盤旋19個小時,始終不肯離開。」,當時,劉國列率領約200名官兵堅守這片美麗的環礁。


  由於東沙屬列管的保護區,因此到訪東沙的研究人員只能做短暫的停留。而當地的珊瑚卻是數百萬年前就開始產卵生長,才得以創造出這片海中生物最理想的棲息地。任何造訪東沙的人,看到這美麗的景緻,必然都會深思生活的本質,領略生命的真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