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美國保育犬「嗅」實力,協助國家公園預防外來水生入侵物種

編譯:李文心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Invasive Zebra MusselsSniffing out invadersDogs raise awareness of looming threats to national parks

 

保育犬正在檢驗遊客船隻上 是否殘留斑馬詒貝等外來種   (圖片取自 Flickr/ Government of Alberta)
保育犬正在檢驗遊客船隻上
是否殘留斑馬詒貝等外來種
(圖片取自 Flickr/ Government of Alberta)

外來水生入侵物種(Aquatic Invasive Species,以下簡稱AIS)對美國國家公園的威脅與日俱增。根據美國國家公園署(National Park Services,以下簡稱NPS)統計,迄今光是來自其他大陸的AIS就高達250多種。當中又屬斑馬詒貝(Dreissena polymorpha)為超級破壞王,它快速繁衍又無所不「黏」的破壞力對區域經濟和生態有極大的負面影響,這讓國家公園不得不全體戒備,下令針對任何下水過的船隻、裝備進行AIS檢驗。然而,每週7日的值勤重任讓目前面臨人手不足的國家公園管理員忙碌如同狗一般,累得團團轉;為此,國家公園決定邀請保育好夥伴-真正的狗兒加入,助國家公園一「鼻」之力。

斑馬詒貝大軍入侵,嚴密預防才是上策

斑馬貽貝是一種小型淡水雙殼貝,原產於烏克蘭和俄羅斯以南的黑海與裏海區域,後來它們藏匿在貨船的壓艙水(ballast water)之中被帶往西歐沿海與湖泊,1988年甚至傳播到美加邊界的內陸水域。美國人在聖克萊爾湖發現了第一批斑馬詒貝類,爾後貝類迅速蔓延五大湖區,如今在美國西海岸也能見其蹤跡。

斑馬貽貝奶油色外殼帶有黑色曲紋,因與斑馬紋相似故得此名。要辨認這種貽貝不難,除了斑馬紋,它們的形狀有如英文字母D,平坦底部有利其附著在堅硬物體上。它們的生命週期約2到5年,最大可長到2英寸(約5.08公分)。自2歲開始繁殖,每個雌性(約莫人類一片指甲寬度)每年能生產多達100萬顆蛋。

斑馬貽貝對當地經濟的威脅是「生物污染」(Biofouling)-即成年貝類黏附在水域裡物體表面並快速累積。它們具備一種由蛋白質組成的細絲,又稱足絲(byssal threads),使其能緊緊巴在如碼頭、排水管或船隻等物體的堅硬表面。

斑馬詒貝快速繁衍的能力也破壞水域生態。它們附著在原生貽貝表面,其數量之大影響原生種移動、繁殖或調節水質的能力,斑馬貽貝更與原生種爭奪空間與食物,它們可以快速吸收水中所有漂浮生物,而這種快速過濾提升了水體透明度,致使視覺性捕食者更容易捕獵水裡動物。

NPS官網鄭重說明一旦斑馬貽貝大軍入侵並繁衍就很難根除,惟有嚴密預防才是最佳方法。貝類透過在水中吐射幼蟲,依賴水流繁衍族群,這意味它們只能仰賴水流往水域下游移動;若要向水域上游移動,就需要借力船隻來傳播。

斑馬詒貝幼蟲極其微小,人類肉眼無法辨識,故很容易無意間將它們從一個水域運往另一個水域(特別是上游區域)。NPS和相關水利單位從1992年就持續進行AIS公共教育宣傳、評估管理、檢驗和研究。在美國各水域皆可看見立牌呼籲民眾務必遵守高溫清潔、排水和曬乾3步驟。

保育犬助國家公園一「鼻」之力,嗅查斑馬詒貝幼蟲

可惜的是,斑馬詒貝無所不在的黏著力實在不容小覷。2016年NPS在蒙大拿州湖區也發現其蹤影。為控制侵襲程度,位於蒙大拿州的2座國家公園-大提頓國家公園(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2019年8月與非營利保育犬協會(Working Dogs for Conservation,以下簡稱WD4C,註一)合作,一來借重狗兒的靈敏嗅覺揪出外來種;二來透過狗兒的魅力聚集民眾,加強人們對徹底清潔船隻、裝備的意識。

WD4C協會特殊計畫主任,同時也是生物學家的艾梅杭特(Aimee Hurt)解釋犬類的嗅覺細胞是人類的44倍,且犬類大腦的60%區塊能夠用於處理、分析氣味;相對地,人腦僅有12%,所以保育犬能嗅出斑馬貽貝的微小幼蟲。若沒有狗兒的幫忙,人們根本無法從船體少許水漬中檢測出幼蟲。

在檢驗過程,訓練員會先幫保育犬的前腳穿上特製小鞋以防爪子刮傷船體。然後,訓練員會牽著保育犬環繞船體進行地毯式嗅查。若是聞到貝類,狗兒會立即坐下不動並將鼻子放在定點,公園檢驗員即可就定點查看。若是檢驗員不清楚位置所在,狗兒會再次用鼻子引導。在確認移除貝類後,訓練員會給予狗兒一小段玩耍時間,如拋咬皮球作為獎勵。

目前協會裡已經完成數千小時受訓並開始執行任務的保育犬總共有30隻,像保育犬莉莉能追蹤定位蝙蝠、有毒雜草、斑馬貽貝及北美瀕危物種黑足雪貂。其中也有數隻保育犬定居非洲,協助解決如搜查犀牛角走私等犯罪。這些保育犬精力充沛,能配合國家公園管理員一週7日執勤。

不過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些身擔要角的保育尖兵曾經是喪家之犬。WD4C透過動物收容所收養牠們,例如保育犬莉莉就因為過量精力和禮教問題而遭遇數次棄養。杭特說:「我們大多數的狗都來自收容所。牠們很難作為一般寵物飼養,像莉莉之前先後待過5任飼主的家,後來又被棄養,直到3歲才來到我們這裡。對於普通家庭來說,牠就是精力太旺盛了。」

有些狗兒則是在其他工作犬領域的訓練中表現不佳,後來改由WD4C接手。協會中最好的保育犬之一就是從導盲犬學校輟學,因為這隻狗兒無法抗拒不去追逐網球。杭特表示:「牠們和那些在公共場合值勤的工作犬不同,WD4C需要個性有點焦躁的狗兒,牠們充沛的精力對我們來說很恰當,而且更重要的特性之一是高度玩樂導向,給牠們一顆球玩比給食物獎勵好,因為牠們一整天通常有數十次發現(貝類)。我們可不想餵太多造成牠們肚子痛。」

至於狗兒其他的習性如與人互動等並非協會主要的考量,不過在尋找適合的保育犬時,訓練員多少會考慮品種。在收容所中大約1,000隻狗兒才能找到一隻符合協會需求的狗兒。

註一: 保育犬協會(WD4C)為非營利組織,1999年成立於美國蒙大拿州,是最早使用犬類幫助科學家拯救瀕危物種、控制入侵植物和阻止入侵物種傳播的組織之一。目前協會在16個國家與美國境內19個州合作,使用保育犬偵查出超過40個物種。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