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與時俱進!美國國家公園署推廣21世紀新式導覽解說學

編譯:李文心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 Audience Centered Experience Interpretation WorkbookAudience Centered Interpretation Trainers’ Guide

 

 圖為黃石國家公園導覽解說人員(最左) 與訪客們的愉快互動。NPS最新的解說活動強調提供一系列「串聯、貢獻、合作與聯合創作」的機會, 讓導覽解說人員也能持續跟訪客相互學習。 (圖片取自 Flickr,攝影師NPS Jacob W. Frank)
圖為黃石國家公園導覽解說人員(最左)
與訪客們的愉快互動。NPS最新的解說活動強調
提供一系列「串聯、貢獻、合作與聯合創作」的機會,
讓導覽解說人員也能持續跟訪客相互學習。
(圖片取自 Flickr,攝影師NPS Jacob W. Frank)

大家還記得初次觀賞《看見臺灣》的感動嗎?這部紀錄片帶來的震撼不僅是呈現臺灣風景的壯麗,更在於它向社會提出反省與思考。一部好的電影能幫助我們看透當前存在的盲點,而一趟深刻體驗的國家公園之旅也有機會達到類似成效。

美國國家公園署(National Park Services,以下簡稱NPS)深信國家公園不只是古老岩石、高聳樹林和歷史名勝的載體,如果這些自然、文化資源確實與人類的生命經驗緊緊相連,那它們也將影響人類現在及未來所作的任何決定,而國家公園就是一個可以讓人們反思當前社會,提出並討論深刻議題的平臺。

為了構築一個良好的平臺,NPS近年積極推廣一套與時俱進的導覽解說系統,更於2019年春季舉辦了21世紀新式導覽解說工作坊,邀請轄下419座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工作人員一同學習。

邀訪客一同學習深究議題的技能與互相尊重的態度

在1980年代,NPS導覽解說系統主要從官方視角端創造故事,導覽解說人員只要照本宣科即可,當時的目標只想呼籲大眾保護自然資源。到了2000年,該系統提升為開發一個寓教於樂的體驗,以便連結訪客的知識、情感。雖然該階段導覽解說員已逐步邀請訪客分享個人體驗,但有點可惜的是這種體驗仍然屬於被動、靜態模式,停留在當下的玩樂氣氛及粗淺的知識理解。

如今即將邁向2020年,NPS 希望可以開發更多讓訪客主動參與和積極合作的體驗,導覽解說人員將邀請訪客描繪並展示個人經驗,進一步學習與時俱進的新技能(探索複雜嚴肅的問題)與態度(平等尊重)。

簡而言之,NPS 21世紀新式導覽解說學的目標強調3點:(1)通過有意義的學習經驗、愉快的娛樂感受,豐富訪客的生命層次;(2)通過廣泛合作和共同管理(Stewardship)方式保護自然環境和歷史文化;(3)激起民眾的社會凝聚和環保意識,藉此建立緊密社群及維持地球永續發展。

為何導覽解說學能產生如此大的效力?NPS解釋,藉由導覽解說人員解說和訪客反饋的互動過程,能夠促使雙方進一步深思人類為何必須保護自然和文化的原因。導覽解說學同時也探究並展現這些自然與文化資源的當代意義,以及各族裔投射其中的多元觀點。導覽解說學會分析過去的事件,細細思量自然與文化資源,並針對當代社會提出質問。而人們深入接觸這些真實且寶貴的遺產及其不斷演變的過程,都有助人們瞭解自己與身處的世界。

讓訪客成為幫國家公園形塑重要意義的貢獻者

NPS所提倡的導覽解說學具備以觀眾為中心(Audience-centered)與以資源為基礎(Resource-based)2大特點。通過導覽解說將遊客的知識、情感和國家公園的意義價值串聯起來,這能幫助訪客去理解、欣賞,進而願意實際參與活動保護國家公園。

當前最新的解說活動強調提供一系列「串聯、貢獻、合作與聯合創作」的機會,以便讓導覽解說人員持續跟訪客一道學習,同時也是向訪客學習的方式。國家公園的訪客不再只是匆匆過客,他們亦是形塑國家公園重要意義的主要貢獻者。

NPS精心設計了對話弧(The Arc of Dialogue)提問策略,方便導覽解說人員在設計解說內容或展覽空間暨活動時,能有效引導參與者進入有目的、有意義、以訪客為中心的對話空間,與之討論具有挑戰性的話題。這個對話弧策略有「從我到我們」(From Me to We)4個步驟如下:

●步驟1:簡單個人提問(Me Easy)邀請訪客參與、建立社群感

導覽解說人員先提出不具威脅性的問題,如「誰是讓你接觸國家公園的啟蒙者?」、「分享你人生中展現勇氣的時刻?」,來鼓勵所有訪客加入、分享自身訊息和開始瞭解團體中其他人,再過渡到棘手的個人問題。

●步驟2:棘手的個人提問(Me Hard)引導訪客針對議題分享個人經驗

導覽解說人員提出更棘手的個人問題,讓訪客針對議題分享個人經驗,並開始與當地自然或文化資源建立連結。如在導覽加州凱薩·查維斯國家紀念碑(César E. Chávez National Monument,註1)時,能以美國移民文化舉例提問「移民對你的日常生活有何影響?」「當你被問到來自哪裡時,你是如何及為何這樣回答?」在這個階段,導覽解說人員幫助訪客認知自己與團體中他人經歷的相同與不同之處,並探討為什麼有此差異。

●步驟3:我們並進的提問(We Forward)探索超出個人經驗的話題?

導覽解說人員拋出超出個人經驗的當前社會議題,如「美墨邊境牆對國家及國家公園的影響?」,鼓勵訪客們多提問和細究類似的嚴肅政治與環境議題,並傾聽各方說法。

●步驟4:困難的提問(We Hard)合成問題刺激新見解、互相學習並分享心得

導覽解說人員提出合成式問題(Synthesis questions,註2),如「若沒有移民文化,美國今日會是什麼情景?」、「美墨邊境牆將為周遭2座沙漠國家公園帶來負面影響,我們能做些什麼來保護國家公園?」,藉此刺激訪客延伸思考,也從大家所分享的多元化或共同觀點之中汲取新見解。導覽解說人員最後可邀請訪客反思如何從自身、彼此還有這段嚴肅議題中學習成長,並且在討論後分享個人心得。

若想要引導訪客討論這類嚴肅議題,有許多分寸需要拿捏得宜,NPS提醒導覽解說人員要記得掌握5個重點。(1)邀請:讓參與者感受提問者的友善和鼓勵,進而樂意分享感受;(2)經驗基礎:沒有所謂正確答案,參與者根據親身經驗的回饋即是適合的答案;(3)不批判:不帶任何文化、政治和意識型態的臆斷;(4)包容性:無論參與者經驗豐富與否,每個人的分享皆有其價值;(5)有生產力:開創有延展性的話題,不要以對/不對或是陳腔爛調扼殺了參與者的表達。

為了讓導覽解說人員方便練習,NPS提供了講義列舉出許多有趣題材。內容除了說明如何選擇合適的重大議題、新世紀導覽解說人員的應備技能等,還有幫助導覽解說人員理解自己是否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及如何用專業克服偏見障礙。

註1:凱薩·查維斯(Cesar E Chavez)是美國著名墨西哥裔社會活動家,他是聯合農工聯盟的領袖,一生致力為農工爭取福利。

註2:合成式問題(Synthesis questions)的題型如「將如何改善…..?」、「可以提出替代方案嗎?」、「若…..,…..是否有所不同?」等,都是強調刺激答題者進行原創性思考,提供能解決問題的新觀點。

欲瞭解NPS 21世紀新式導覽解說學更多訊息,請參考共同學習網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