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加拿大研究分析人類戶外休閒活動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編譯:陳泓晉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Study Examines Recreational Impacts On Wildlife

加拿大正在研究人類戶外休閒活動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本圖為南契爾科廷山脈省立公園內的灰熊(grizzly bear)(圖片來源:Flickr / 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a)
加拿大正在研究人類戶外休閒活動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本圖為南契爾科廷山脈省立公園內的灰熊(grizzly bear)
(圖片來源:Flickr / 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a)

戶外休閒產業是時下成長最快的行業之一。然而,加拿大近日有研究指出,人類不同的休閒型態會對野生動物和自然界造成負面影響,同時意外發現,比起登山客、騎馬者,甚至機動車輛,動物更傾向於迴避單車騎士。不過,研究員也提到,目前還無法確定動物迴避休閒人士到什麼程度,因為研究的監視範圍目前只限於英屬哥倫比亞省(又稱卑詩省)西南部的南契爾科廷山脈省立公園(South Chilcotin Mountains Provincial Park)山路。

此外,該研究也發現在放置自動照相機的地點,例如森林海拔高度及森林現地狀況等環境因素,普遍要比人類出沒活動,更大程度地決定野生動物利用該處山路的頻率。

該研究主要針對當地13個物種,包含灰熊、黑熊、駝鹿、騾鹿(mule deer)、狼等。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資源環境和永續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for Resources, Environment and Sustainability)的兼任教授羅賓·奈杜(Robin Naidoo)表示:「有鑑於本地人口逐漸增加,我們想要深入了解人類休閒活動對這個區域的影響。我們過往知道機動車輛出入會干擾動物活動,而現在研究的初步結果顯示,其他型態的休閒方式也會對動物造成影響。」

這項研究的動機有一部分是由於新冠疫情期間,人們的休閒場所轉變為感染風險較低的戶外空間,讓戶外人類活動增加了,而研究員們希望知道這是否將影響自然系統?影響程度又為何?以及是否會導致生物多樣性下降?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也發佈了新聞稿詳細報導此研究報告,其中提到:「深入分析自動照相機所捕捉到的山路使用情況,結果顯示野生動物會避開休閒人士較常造訪的地方。而牠們迴避單車騎士和ATV車(全地形車)的程度比迴避登山客和騎馬者的程度更高。」

本研究數據是透過共61臺自動照相機在省立公園內搜集,該公園以大型物種的豐富度而聞名,像是灰熊(grizzly bear)、狼獾(wolverine)、食魚貂(fisher)等掠食者,以及有蹄類動物像是駝鹿、騾鹿、雪羊(mountain goat)等。相機共捕捉了6,285天的活動情形,最常捕捉到影像的動物是騾鹿,出現了4,070次。

雖然照相機有捕捉到野生動物的多樣性和豐富度,但是人類活動也比以往更頻繁被捕捉到。單車騎士是最常被記錄到的,共捕捉到1萬17次,這超出了騾鹿被記錄次數的2倍。而且登山客、機動車輛、騎馬者這些休閒人士被偵測到的次數都比騾鹿還要多。

研究所得到的結論是登山客和騎馬者對野生動物影響程度最低,而單車騎士和汽機車的影響程度最高。

研究指出,雖然監測到的人類休閒活動在周單位的規模下影響是較小的(只發現山路單車活動和灰熊、駝鹿這兩種動物間的負關聯),但在對人類活動後區域的野生動物移位進行更細微尺度的分析後,結果顯示所有野生動物物種都迴避山路上所有型態的休閒活動。

另外,該研究也顯示,監視區域中的野生動物對於單車騎士的感知更近似於機動車輛,山路單車速度的特性和大量增加的單車登山活動已經成為了影響野生動物的一項隱憂,特別是在幾起引人注目的灰熊與單車之間的衝突意外發生後。

這項研究沒有表明的是,野生動物的活動範圍會因為人為活動而移動到何種範圍。就此而言,也無法證實野生動物是有意迴避有山路經過的大片棲地,或只是在人類利用山路期間稍微從山路移動到鄰接的棲地而已。

身兼UBC 森林學教授和加拿大陸域哺乳動物保育研究主席(Canada Research Chair in terrestrial mammal conservation)的共同作者柯爾·伯頓(Cole Burton)表示,還需要進一步研究才有辦法下明確的結論。

伯頓表示:「這是對該區域進行數年研究計畫的第一年,我們會繼續觀察和分析來了解,還有找出緩和這些人為活動對野生動物影響的解方。……從事戶外休閒活動和森林地景的永續利用都很重要,但我們還需要考量它們和生態系的潛在干擾還有重要物種流失之間的平衡。」

這項研究最近發表在《生態保育科學與實踐》(Conservation Science and Practice)期刊中。資助此項研究的有棲地保育信託基金會(Habitat Conservation Trust Fund)、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利洛威特自然主義者協會(Lillooet Naturalists Society)、卑詩省公園局(BC Parks)等單位。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