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美國奧林匹克國家公園 Olympic National Park

撰  文:江艾軒
編  輯:台灣國家公園編輯小組
圖片提供:江艾軒


 
     奧林匹克國家公園位於美國的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西北方,從西雅圖前往奧林匹克國家國園需要3個小時左右的行車時間。這個國家公園佔地寬廣,生物多樣性豐富,有難得一見的溫帶雨林、冰河和冰河地形,以及美麗的海濱地形。


 
     暴風脊(Hurricane Ridge) 是公園著名的景點,通往暴風脊的道路在秋天或是冬天的清晨通常一片白茫茫結滿霜,暴風脊的遊客中心只有在12月的滑雪季節才會開放所有的設施,所以我們10月造訪時並沒有任何解說員,那天氣溫大約攝氏2度左右,風勢強勁令人難過,果然名不虛傳「暴風」脊,在這空間開闊的山頭上,四面山勢都白了頭,風景特殊。走了一段附近的短步道,無情的風讓我們無福消受這樣的風景,草草收兵躲進車裡,開著暖氣才稍微舒緩寒意。


  

堆積著白雪的暴風脊,附近風勢強勁
堆積著白雪的暴風脊,附近風勢強勁
冰河切割所形成的Crescent湖
冰河切割所形成的Crescent湖



     Hurricane Hill是暴風脊的一處高點,前往這個地方來回可能花上3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全身都包得緊緊的,包括登山鞋、手套、防寒帽一應俱全。步道的上下坡度不小,令人氣喘如牛,最後一段因為沒有樹林屏障只剩下枯黃的草地,可惡的風讓人幾度要放棄,但想想都已經走了那麼久了,不繼續走好像也不太對勁,最後抵達了頂端。遙望我們昨晚下榻的城鎮Port Angeles,迎風面的山坡積滿雪,「風」勢達到了最高峰,「景」我們都無心戀棧。終於明白,未到滑雪季節遊客會那麼稀少的原因了,雪不多,滑不了雪,然而風勢仍然強勁,況且夏天可以避暑的時節已過。


 
     Lake Crescent一個經由冰河切割後所形成的湖,湖的一端還可清楚看見冰河切過的U型谷地形,這個湖很美麗,四周顏色很豐富,紅紅黃黃綠綠,我們停下了好幾點欣賞美景,感覺比剛剛的暴風脊舒適許多。湖畔有許多可以住宿的旅店,房價頗高,然而卻可以享受這悠閒又緩慢的度假時光。


 
     Sol Duc一帶有著住宿的地方、溫泉和溫帶雨林,溫泉和住宿只開放到10月底。當天天色已晚,我們選擇了一條較短的森林步道,享受漫步在雨林中的味道,步道底可以看見瀑布,然而,步道上沒看見半個人的蹤影,走在密不透光的雨林裡,加上佈告牌上寫著遇到熊如何脫困的方法,這種氛圍令我著實感到不安,1.3公里的步道感覺好像特別遠,所幸,不久後看見了瀑布,雨林中的瀑布格外令人振奮。


 

Sol Duc溫帶雨林中的神秘瀑布
Sol Duc溫帶雨林中的神秘瀑布
覓食中的奧林匹克麋鹿群
覓食中的奧林匹克麋鹿群



     Hoh溫帶雨林 (Hoh Rain Forest) 區,是我認為這個國家公園最值得推薦的景點,著實令人驚豔不已。高大的樹木滿覆苔蘚(Moss),一股肅殺的氣息,又因植物密集度很高,天色更顯昏暗,當天陰雨綿綿更加深寒意,開車在其中讓人不自覺以為自己就是探險家正深入叢林,這種環境我是第一次遇見,我在車上又驚又叫一直跟學森林的老婆說很好玩,不過,她倒是很鎮定的說,「就是這樣啊,台灣的鴛鴦湖也是如此。」然而,在第一次看見一大群麋鹿(Elk)於道路旁的濕地覓食後,她可不這樣鎮定了,這種麋鹿是該國家公園內的特有種叫作奧林匹克麋鹿(Olympic Elk),我想可能是我們早上八點就進入園區,所以剛好遇到動物活動覓食時間,最令人興奮的是看到有著大大鹿角的公鹿,據說:「公鹿不常看見」,我還被公鹿的啼聲嚇了一跳,就當我正下車要替一群母鹿照相的時候,一隻體型高大的公鹿突然從車前衝出加入鹿群。在遇見第一次鹿群後,隨後又遇見了兩次大規模的鹿群,其中一次是母鹿帶著兩隻小鹿在覓食非常有趣。後來看見佈告欄說:「這個區域有大量的奧林匹克麋鹿族群,要遊客小心不要靠近鹿群,公鹿非常有野性會攻擊車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沒有昨天可能遇見熊的那股恐懼感。


 
     Hoh溫帶雨林區的步道系統讓遊客可以深入雨林中一探究竟。那天,遊客三三兩兩使得旅遊品質極高,下雨天我們也不覺得怎樣,反正雨林不下雨那才奇怪。Hall of Mosses的步道只有1.3公里的長度,是體驗這種雨林生態不可錯過的選擇,有倒下的巨大雲杉(Spruce),充滿生機的水池,掛滿樹梢的苔蘚,冰河切過地形的遺址,紅色的楓葉亦尚掛在樹梢或已掉落滿地,崎嶇不平的地形,加上潺潺流水聲,氣氛直逼滿分。話說這裡的溫帶雨林規模在北美是難得一見的,其實公園南邊還有兩處叫做Queens和Quinault的地方都有類似的溫帶雨林區,不過礙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並未造訪。

 

掛滿樹梢的苔蘚垂掉在池塘上面
掛滿樹梢的苔蘚垂掉在池塘上面
倒下的巨大雲杉橫躺在小溪流裡
倒下的巨大雲杉橫躺在小溪流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