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企業會贊助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嗎?反對國家公園私有化的案例

編譯:陳泓晉

資料來源:Corporate Sponsors at Yosemite? The Case against Privatizing National Parks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取自flickr,攝影Edward Stojakovic)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
(取自flickr,攝影Edward Stojakovic)

NPS(National Park Service,美國國家公園署,本文中以英文縮寫NPS代替)的一百周年紀念活動啟發了民眾對此機構大量的省思,還有該由誰負責來保護這些土地的問題探討。這些行為來得及時又恰當,因為此刻NPS正面臨著許多會左右這些珍貴土地保護的嚴峻挑戰。

 

冒險的改革方案

 

有一些保護者建議對組織進行大改組,或甚至以私有化國家公園、或將他們轉交各州管理的方式取代NPS。 事實上,共和黨平台也呼籲國會立即通過通用法,以提供即時且有秩序的機制來讓聯邦政府傳達明確的聯邦管轄公共土地範圍給各州。

 

美國國家再生能源研究室(NREL)目前正在負責評估將猶他州錫安國家公園內一批現有的14輛丙烷燃料巴士全部換成電動巴士的可行性。

 

有將近12個州的立法委員們為了控制更多州在公共土地上的控制權,對國會施加壓力,這些提案或許能提供今年接管奧瑞岡野生動物保護區的事情一些啟示。但在許多民間人士已經多年提倡私有化國家公園或轉為州政府管轄時,NPS單位總是被排除在外的。

 

近幾年來,大部分州政府不是削減州立公園系統的預算,就是讓他們自謀出路,這樣的趨勢讓州立公園管理者增加了創造營收的壓力。於是這些州立公園就開始增加旅館、山屋、高爾夫球場、滑雪度假村,還有各種形式的商業贊助活動。有報導說,目前NPS正在考慮販賣企業贊助來為那些沒有經費的維護案籌備資金。

 

國家公園是有價值的公共資源

 

評論家們總是覺得國家公園花費過高。的確,美國在這些公園系統花費年近3億美金。但實際上,國家公園從遊客身上取得的營收高於花費的5倍,並且為社會提供成千上萬的工作機會。

 

合理的改革方案

 

國家公園體系正在和許多挑戰奮鬥,包含劣化的架構和來自政治權威的插手。除了私有化或轉移管理單位的方式外,其實還有許多可行的方案。

 

比如說,幾年前加利福尼亞州政府對於龐大預算缺口,對策就是針對企業贊助明訂了一套標準,NPS目前也在考慮擬定類似的政策,並權衡加利福尼亞州政府的方案來解決公園支持者們關注的問題。

 

第二,現今的國家公園收費體制過於優惠。例如,凡是62歲以上的美國人只要花10美元就可以購買白頭海鵰(美國國鳥)終身入園證,當國家公園體系面臨積壓高達12億元的無資金維護案,NPS不應該這麼輕易放過這樣的機會來獲得資金,特別對於像我們這些願意付更多錢來購買終身入園證的民眾。

 

從某些方面來說,NPS很受歡迎也很成功。許多作家都爭論說NPS應該專注於保護國家公園資源,一如既往的像以前那樣。目前,它正在接受新的挑戰,像是吸引更多年輕人造訪公園、建構更多元的勞動力,還有保證國家公園體系反映所有美國人的經驗。這些都是讓人欽佩的目標,但是國會在1916年為NPS所立的法中所描述的核心任務卻略為草率:讓民眾享受國家公園風光,同時保護國家公園資源來讓下一代享受未經破壞的資源。

 

激進的提案並不如提倡者所想的受歡迎。在2012年的哈特研究調查中,88%的投票者,其中包含81%的共和黨員,都認為由聯邦政府來保護國家公園的模式非常重要。

 

在2013年另一個在美國西部進行的哈特調查統計中,原本被認為重組國家公園管理系統會受到支持,結果有65%的投票者都支持永久保護野生動物公園與開放空間。

 

如同一些評論員所指出的,國家公園符合了古典經濟學的「公共財產」定義,就是公共資源人人有份。每個人在享受公共資源的同時不會減少資源對他人的價值。作家Wallance Stegner 的說法更為準確,他說:「沒有國家公園,成千上萬的人生活會更貧窮。」

 

實質上,國家公園是屬於我們每個人的。如同環境歷史學家 Alfred Runte觀察,一部分來自於驕傲,一部分來自我們想擁有能和歐洲教堂匹敵的風景名勝。今天這個體系是世界羨慕的對象,也造成了另一種不一樣的民族自豪感。

 

身為前NPS保護者,我們很驕傲參與了保護許多觀察者所稱的「美國最佳創意」計畫。私有化國家公園或把他們轉交州政府管轄,就永遠違背了他們屬於全體美國人的宗旨。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