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因應外來種和氣候變遷雙重威脅,冰川國家公園展開公牛斑鮭保育戰

編譯:李文心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FishAdapting to Climate Change

冰川國家公園公牛斑鮭
因應外來種和氣候變遷雙重威脅
冰川國家公園展開公牛斑鮭保育戰
(取自flckr 攝影師: USFWS/ Jim Mogen)

深感外來種入侵和氣候變遷的威脅,位於美國蒙大拿州西北部的冰川國家公園(Glacier National Park)針對公牛斑鮭(bull trout)展開保育戰。美國境內約有3分之1的公牛斑鮭棲息於冰川國家公園湖區。昔日該魚種曾遍分布於美國各州湖泊及溪流,例如俄勒岡州、加州和蒙大拿州等,如今卻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易危物種(Vulnerable)。他們是極為挑剔的魚種,需要低溫乾淨的水質,以及複雜空間如深水池與佈滿樹枝的溪流環境。

為了有效保育公牛斑鮭,冰川國家公園管理處近年來積極採取一連串措施,自2009年起啟動湖泊鱒魚抑制計畫,一方面持續減少外來種湖鱒的數量,以拓寬原生種魚類的生存空間以及保持基因純度;另一方面於2013年,呼應IUCN物種遷移指導方針,計畫將公牛斑鮭移至較高處的原始湖區。種種即時應變使該國家公園被列入個案討論,收錄於IUCN 2017年出版品「因應氣候變遷--給保護區管理者的指導方針」手冊之中。

早期為滿足釣魚需求,無限制引進外來種,導致公牛斑鮭滅「種」危機

20世紀初,冰川國家公園湖區被引進了許多外來魚種如湖鱒(mackinaw trout)、虹鱒(rainbow trout)、溪紅點鱒(brook trout) 、黃石鱒魚(Yellowstone cutthroat trout) 、紅大麻哈魚(kokanee) 、白鮭(lake whitefish) 和茴魚(grayling)。由於當時人們並沒有要維護演化千年水系生態系統之完整度與複雜性的觀念,這種引進外來魚種放養,以增加垂釣娛樂性的作法隨即蓬勃起來,直到1970年才逐漸萎縮並且終止。

所有外來魚種中的頭號威脅者--湖鱒,乃最初被放養在公園下方平頭河水域 (Flathead River System) 的外來魚種,目前卻在屬於原生種棲地--大陸分水嶺(Continental Divide)以西的園區水域發現蹤跡。這些外來種造成了許多危機,譬如攜帶疾病病源、改變浮游生物組成結構、捕食原生種生物等狀況。

湖鱒相對高度貪婪的搶食特性,對公牛斑鮭等本土魚類產生災難性的影響。更複雜的是,先前被引進的溪紅點鱒與公牛斑鮭雜交後會產生不孕的後代。還有,被引進的外來魚種--紅大麻哈魚及白鮭,會與本地的西洋割喉鱒爭奪食物。外來種虹鱒也有與本地割喉鱒雜交後,破壞原有基因庫的紀錄。

保「種」持久戰:抑制湖鱒、入園檢查和新棲地移遷

因此,冰川國家公園管理處自2009年起啟動湖鱒抑制計畫,在垂釣法規中不限制捕撈湖鱒的數量;並與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合作,在湖區使用無線電遙測跟踪成年湖鱒抵達產卵區,並使用刺網捕獲和移除動作。此外,管理處也修改垂釣與划船的條例,期望教育民眾減少無意間引進 AIS (Aquatic Invasive Species,水生入侵物種)的風險。

稍後,2010年管理處採取試點預防計劃,為每輛入園的機動船提供免費AIS檢查,舉凡乾淨、排水良好和乾燥的船隻,即獲得14天入園許可證。2011年更提升規模,所有機動或拖曳船隻每次進入國家公園必須接受檢查,凡因具備內部壓載艙,或其他未能開放檢查之封閉艙的船舶將被禁止入園。被發現出含有AIS的船舶將被隔離,直到正確淨化程序完成為止。冰川國家公園管理處大力宣導,釣客於入園前應徹底清理拖船、涉水和釣魚設備。

除了外來種入侵,氣候變遷導致水溫升高、冰川融化的情形也使得公牛斑鮭的保育工作更加困難。為了維持該魚種的遺傳多樣性和生活史特徵,確保他們在國家公園湖區內的適應力和最大生存能力,國家公園管理處進行了遷移計畫,在原生棲地伐木湖(Logging Lake)上游處的葛雷斯湖(Grace Lake)建立新棲地。依據IUCN(2013)物種遷移指導方針,管理處針對公牛斑鮭族群謹慎達成以下調查步驟:

  1. 評估其生存潛力,是否能在原生棲地上游處建立自立的群族
  2. 評估其引進是否會使新棲地的原生種受到潛在衝擊
  3. 評估其遷移對於原生棲地的影響
  4. 試圖藉由遷移行動,協助公牛斑鮭在新棲地建立新的自立種群
  5. 監測其遷移後的結果

有關棲地適宜度和潛在生態影響的評估,都顯示葛雷斯湖適合作為新的棲地,不過該水域座落瀑布上方,公牛斑鮭無法自行溯游(Galloway等人,2016),只能經由國家公園管理處使用生態採集用的後背式電魚設備,捕撈後協助遷移。 2014年遷移了111尾公牛斑鮭、2015年又遷移了1尾,此次遷移超過9成都是不到1歲的幼年斑鮭。

初步調查更顯示,在伐木湖(原生棲地)生活的公牛斑鮭族群已無法自立生存,所幸此次遷移可謂相當及時,甚至還有些偏晚了。藉由遷移行動,公牛斑鮭已順利保留原生種基因多樣性,更保留了適應新環境的所有基因潛力。

註:欲瞭解更多保育管理方針及案例,請參考IUCN 2017年出版品「因應氣候變遷-給保護區管理者的指導方針」Adapting to Climate Change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