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他山之石

轉寄字級:

鹿、野牛數量大爆滿:加拿大麋鹿島國家公園尋求解決途徑

編譯:李文心 潤飾:許萓琁
文章來源:Full house as Elk Island National Park considers potential wildlife cullElk Island National Park wildlife control: five options, including hunting

加拿大麋鹿島國家公園麋鹿、野牛數量大爆滿
麋鹿、野牛數量大爆滿
加拿大麋鹿島國家公園尋求解決途徑
(圖片取自flickr,攝影師: S Mair)

18世紀末的加拿大海狸山(Beaver Hills area)隨處可見麋鹿蹤跡,後期新移民來此定居獵捕導致鹿群數量大減。直至1906年,當地居民意識到麋鹿滅絕的危機,開始向政府請願保護倖存的麋鹿,為此麋鹿島國家公園(Elk Island National Park)就地成立。該國家公園由一座2.2米高的柵欄環繞,限制動物進出,區域內也缺少大型掠食者如狼和熊;此外,過去15年來嚴格的消防管理和植物蓬勃生長都為麋鹿創造有利的生存空間,促使其每年平均增長20%。然而,物種過度繁殖如今卻成為麋鹿島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麋管處)頭痛的問題。

監測、生擒並野放,國家公園以復育北美麋鹿聞名

有鑑於國家公園所處地帶被鄰近農地和近郊社區包圍,柵欄的設立有其必要,除了能夠阻止麋鹿和其他大型食草動物分散到外圍,同時也防止家畜進入。由於麋鹿島國家公園面積小,重新引進大型掠食者並不切實際,此外,這些掠食者有可能會爬上爬下破壞圍欄,而且也不受到鄰近社區歡迎。

麋管處定期進行麋鹿和野牛管理計畫以防止過度繁殖。此種干預很必要,因長年密集的放牧會影響植物及動物多樣性,導致大型食草動物患病與集體死亡。該計劃包括密集監測以確定每年多出來的麋鹿數量,這些麋鹿在冬季會被生擒並遷移。麋鹿島國家公園、加拿大野麋鹿聯合會、美國洛基山麋鹿基金會及加拿大食品檢驗局等機構必須密切合作,將牠們順利野放。

在監測方面,麋管處每年冬天進行有蹄動物的空中普查,記錄麋鹿(elk)、駝鹿(moose)、鹿(deer)和野牛(bison)的數量,當中也包含年齡和性別。通過調查來記錄其增長率及其他相關群體數量動態。此外也通過監測放牧、草地和青苔的橫斷區植物群調查來評估棲息地使用率,根據這些資料計算每年國家公園範圍內超出的動物數量。

麋鹿島的麋鹿一向被用來作為北美區麋鹿復育的源頭族群,麋鹿島國家公園亦因此聞名,過去20年來每年平均有160隻麋鹿被生擒並分配遷移到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阿爾伯塔省等及美國肯塔基州、田納西州等。遷移後的監測由接收機構負責,麋管處鼓勵接收機構為動物戴上無線追蹤項圈並進行監測,以提供麋鹿行蹤數據及瞭解其野放生活是否順利。但隨著麋鹿數量管理的成本及物流費用越來越昂貴,雖然麋管處解決過量的麋鹿的方式仍以生擒再遷移、野放為首要目標,但近來也考慮過限量捕殺(Cull)等途徑。

舉辦開放式座談會及網路討論,廣納各方意見決定動物去留

為此,麋管處於2017年5月舉行最後的開放式座談會,共同討論麋鹿、野牛數量大爆滿的解決途徑。席間超過200人與會,當中包括原住民社群、狩獵團體和動物保護等代表。每一群利益相關者都希望麋管處做決定前能夠傾聽自身意見。

據空中普查,園區內多出了約140隻野牛、250隻麋鹿及120隻駝鹿。麋管處發言人奧尼爾(Robyn O’Neill)表示:「動物正啃食所有樹木,已經超出土地能維持的範圍。」就此,麋管處提出以下5點方案:

1. 遷移:麋管處評估野牛可以遷移到其他國家公園,但麋鹿和駝鹿卻不行。因為國家公園園區外的野鹿屍體被驗出慢性消耗病陽性反應(chronic wasting disease,又稱狂鹿症)。加拿大政府稱該病針對鹿科動物的腦部進行漸進式、使其退化的致命攻擊。麋管處為此擱置搬遷計劃。迄今麋鹿島國家公園裡沒有發現罹病麋鹿,但因為動物在死亡前是無法進行檢測的,所以工作人員不能保證鹿群無病。

2. 安裝跳欄:在國家公園周圍建造一種不同的跳欄,讓麋鹿得以離開國家公園,卻不能再跳回到國家公園園區內來。然而考量外移的鹿群可能散播狂鹿病,此方案也非上策。

3. 出售至當地屠宰場:將動物出售給有認證的機構。

4 出售至拍賣會: 以野牛為主,這是當中唯一被視為可食用的牲口。

5 限量捕殺:將由麋管處工作人員及當地原住民夥伴支援執行,並且有可能開放民眾限量打獵。原住民部族酋長卡爾文布魯諾(Calvin Bruneau)認為獵殺是最好的選擇:「這是我們的傳統土地。所以我想看到我的族人能夠在這裡狩獵和參與。很多人沒有這些技能,所以我們可以教年輕人狩獵和釣魚,以傳承傳統的生活方式。」

然而,動物保育倡導者卻呼籲麋管處應採取非致命的解決途徑。加拿大野麋鹿聯盟曾經協助將動物野放,直至2012年才停止。該聯盟主席奇澤姆(Bruce Chisholm)表示:「限量捕殺令人反感,我們的國家公園長久以來都是動物最神聖的庇護所。」

目前麋管處尚未做出決定,之後將持續在網上徵詢公眾意見。麋管處處長柯克蘭德(Dale Kirkland)坦言:「我們希望廣納並反思各種意見,並在秋季制定出最終計劃。若鹿群數量大爆滿情況持續下去,園區生態系統將無法永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