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灣國家公園

::: 轉寄

:::

美國政府停擺事件如何影響國家公園

編譯:李文心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 How Is the Partial Government Shutdown Affecting National Parks? Groups Claim Keeping Parks Open Without Adequate Staff During Shutdown is Illegal, Demand Inspector General Investigate Trump Administration’s Reckless DecisionsGOVERNMENT SHUTDOWN 2019

政府停擺期,各公園管理者因安全與衛生考量 關閉國家公園或部分區域。NPCA呼籲訪客應待國家公園全面開放、人力充足時再造訪。 (圖片取自 flickr/ NPCA PHOTOS)
政府停擺期,各公園管理者因安全與衛生考量
關閉國家公園或部分區域。NPCA呼籲訪客
應待國家公園全面開放、人力充足時再造訪。
(圖片取自 flickr/ NPCA PHOTOS)

2018年底,美國經歷了史上為時最久的政府停擺(Shut down)。這段期間因預算不足,約80萬名聯邦僱員被迫放無薪假,其中1萬6千名為國家公園員工,這意味著美國國家公園署(National Park Service,本文中以英文縮寫 NPS 代替)僅剩約4千名人力須承擔8千萬英畝國家公園土地的管理重任,究竟這場資金拮据與人力短缺的風暴為美國國家公園帶來哪些危機?

本期原文由美國國家公園保護協會 (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本文中以英文縮寫NPCA代替)專職管理政府事務預算和撥款計畫的兩位主管-愛蜜莉道斯(Emily Douce)與約翰嘉德(John Garder)共同執筆,陳述停擺期間NPCA的顧慮及分析國家公園遭遇到的影響。

美國政府停擺期間,國家公園是否對外開放?

內政部指示轄下單位包含國家公園儘量維持開放,且同時須遵守法令。其中約3分之1的場地如過去總統住宅、博物館及建物型態,且可以封鎖的文化遺址是完全關閉,多數國家公園的大門入口則依然對外開放,不過國家公園內少數需要員工在場維護的區域,如遊客中心和洗手間將予以關閉,聯外道路也視天氣情況而關閉。

有些國家公園運用社區夥伴團體和州預算的資金維持開放;有些國家公園最初保持開放,隨後卻因安全及衛生顧慮而關閉露營地和道路等區域;其他國家公園則因缺乏維護照管,雖然對外開放但遊客仍難以進入。原則上,每個國家公園管理處在是否關閉特定區域的決策上仍保有靈活性。政府停擺所造成的影響,實際上因各國家公園狀況不同而有所差異。

先前提到部分國家公園最初開放,後續又因公共安全和資源保護的考量而關閉;反觀有些國家公園,如紅杉和國王峽谷國家公園(Sequoia and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s)後期則利用先前收取的娛樂營收得以重新開放。那些擁有較多訪客參訪的國家公園,在川普政府宣布停擺期間,思量對策並運用了過往所賺取的入場費、露營費、停車費等娛樂營收來支付員工薪資和服務開銷。對此,NPCA認為國家公園若沒有足夠的人力配置就貿然開放的話,不僅魯莽、更危及遊客或野生動植物安全。NPCA強調這至少違反了聯邦法律的4項規定

例如,約書亞樹國家公園(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即面臨了嚴重危機,有民眾蓄意損壞大門、砍斷約書亞樹、開車另闢私人道路和丟棄大量垃圾。為遏止危機,該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大衛史密斯(David Smith)宣布無限期關閉國家公園;然而,NPS後續的聲明卻推翻處長決定,並宣佈國家公園將運用娛樂營收重新開放。

NPCA與民主向前基金會(Democracy Forward,譯為民主向前基金會,專揭露政府貪汙案的跨黨非營利組織)合作,要求內政部監察長辦公室應針對代理內政部長大衛伯恩哈特(David Bernhardt)決議使用娛樂營收來保持國家公園開放一事進行調查。NPCA強調國家公園亟需資金來推動修繕規劃、遊客服務等需求。政府若未能與國會解決議案歧異,讓聯邦單位包含國家公園得以重新完整運作;反而採取娛樂收入的短期方案,僅為了使有些國家公園在部分開放和人力短缺下維持營業,這不只沒有解決問題,還加劇國家公園資金短缺的危機。NPCA也擔憂內政部長伯恩哈特會向各國家公園管理處施壓,並以國家公園的長期需求和保護為代價要求維持開放。

政府停擺致使遊客、野生動植物和歷史遺址遭受威脅,週邊經濟也有所損失

NPS則警示各國家公園員工的短缺將導致搜救延誤,尤其在天候不佳(時逢美國冬季)的情況下,這提高遊客在園區內進行駕駛、徒步旅行等活動的風險。沒有巡查人員一旁即時教育及監控,遊客將不自覺使其身暴露於危險之中,如一名遊客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內華達瀑布道路上追逐他的狗而不幸摔落致死。當時若有巡查人員值班,即有機會阻止遊客在該區域溜狗。人力短缺也推遲其死亡調查並遲遲未能發佈新聞聲明。

除了遊客在未經許可的區域散步、溜狗,其他尚有許多問題如垃圾滿地、惡意破壞,也讓野生動植物和歷史遺址面臨威脅。

政府停擺也導致許多重要的長期科研中斷,例如雪蘭多國家公園(Shenandoah National Park)自1979年持續監測園區溪水品質。這次停擺造成的間斷破壞了整體研究的相關性、完整性和可信度,也間接影響未來的管理決策。

此外據統計,2019年1月份每日平均約42萬名公園遊客在附近社區消費2千萬美元。旅店和紀念品等私營企業仍維持開業狀態,但營收遠低於往日水平。部分提供清潔和耕作等服務的承包商收入也減少許多。

而NPS每日則損失40萬美元的入場營收,這對一些最大和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如大峽谷等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傷害,因為這些國家公園仰賴8成的入場營收來維持營運,額外的停擺成本包括人力損失、推遲維護,都衍生更多昂貴的修復清理成本。

NPCA建議待國家公園人力充足且安全無疑之時再來造訪與志工服務

NPCA表示,雖然不希望看到國家公園關閉,但仍強調在沒有國家公園員工監督與維護下,貿然開放是非常魯莽的事。若遊客和國家公園遭遇威脅而迫使管理者決定關閉國家公園全部或部分區域,這是即使掃興但正確的作法。

針對遊客,NPCA呼籲大家等到人力充足且安全無疑之時再來造訪,若想在停擺期間造訪也須做出明智決定,注意自身與他人的安全,及落實行不留痕等道德規範,並謹慎地確保個人行為不會損害國家公園資源。

至於志工服務層面,NPCA強調感謝志工們的協助,但在國家公園員工不在場且沒有正確遵守安全措施的情況下,志工服務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和責任問題。一旦停擺期結束,整個國家公園系統預計將有大量的清理需求,屆時民眾可以透過國家公園附近志工團體或Twitter關注NPCA以瞭解公園最新資訊和清理活動。一些國家公園之友等團體也提供各種創意來幫助NPS員工。例如,雪蘭多國家公園信託基金會為無薪工作的員工募集零食餐點、要求支持者寫下感謝卡鼓勵國家公園員工。

註: 美國總統川普要求國會為美墨邊界撥款57億美元,不惜延宕政府支出法案,迫使政府從107年12月至今(108)年1月停擺,創下美國政府關門史上最久紀錄。川普1月25日簽署臨時撥款法案,讓聯邦政府當日重新開門並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