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人與海洋的新關係--墾丁海洋保護示範區

資料提供: 內政部營建署
本文為內政部營建署107年12月出版「為愛出行」書稿節錄P49-53

 居民主動要求成立示範區

馬協群指出,後壁湖海洋保護示範區成立之前,遊客在此做潛水活動,只看得到珊瑚,看不到魚;後來物種明顯增加。

以海膽為例,墾管處保育課持續監測統計,總共在海底拉10條線,每條100公尺,每個月要下海去清算1、2公尺左右的海膽數量與種類。「數量最高時,每平方公尺有0.5顆,一公頃就有5,000顆,」馬協群指出,雖然並非100多公頃都是海膽適存環境,但單以2公頃來計算,就有10,000顆。「看得到成長趨勢,而且曾經大幅成長。」

由於後壁湖保育有成,眺石社區也主動要求跟進,民國97年成立「眺石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眺石不是墾管處強迫他們的,是當地居民主動要求的。」馬協群說,這就是設立示範區的目的。「其實還有其他地方要求,但我們評估管理量能到不了,畫了也是紙上作業而已。」

居民主動要求成立後壁湖海洋保護示範區,保護海洋資源!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居民主動要求成立後壁湖海洋保護示範區
,保護海洋資源!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然而,好景不常。復育多年的海膽,竟然快速減少。

吳尚繼指出,有一陣子,墾丁的海鮮餐廳魚缸裡滿滿的都是海膽,估計至少吃掉10,000顆。大光社區人盡皆知,保育多年的海膽被少數幾個人盜採殆盡。吳尚繼忿忿不平地說:「國家公園法只能一次開罰3,000元,那些偷採的人家無恆產,沒有辦法強制執行,他們罰不怕,照抓。」

「我們這邊的居民彼此之間關係密切,很難光明正大站出來,頂多私底下偷偷打電話給墾管處,告訴我們現在有人在違法捕撈。」馬協群說。

馬協群坦言,捕抓海膽的門檻不高,而且又是在水底下,不容易被發現,在執法上有困難度。「墾管處沒辦法24小時盯著,有心人只要抓時間點,很容易躲避取締。」

其實,消失的不只是海膽。潛水資歷30多年的蔡永春坦言,現在魚的數量不到原來的10分之1,「而且只有示範區看得到魚,出了示範區魚更少。」

近10年來有3分之2時間在海裡做紀錄的吳尚繼也表示,以前常見的鸚哥魚、碟魚、雀鯛魚,現在都不見了;以前看得到比較淺的珊瑚,現在也都死了。

「魚減少,珊瑚也會跟著減少,」他說,因為生態不平衡,有些魚會吃藻類,藻類會跟珊瑚競爭,像鸚哥魚、倒吊魚都是吃藻類,我們把魚吃了,藻類一直長,抑制珊瑚的生長;珊瑚產卵時,幼生要找乾淨的地方著床,藻類太多沒有地方可以著床。「再加上開發,」蔡永春說,近年墾丁蓋很多民宿,到處亂挖,水土保持也沒做好,泥沙都流到海裡去,覆蓋住珊瑚,影響生長。

 漁業與遊憩的衝突

跟許多社區一樣,近年大光也在保育及開發之間擺盪、拉扯。

大光社區綿延的海岸線,過去以種植瓊麻為主,自從瓊麻產業沒落後,居民多從事農、漁業生產,近年又多了生態旅遊產業,潮間帶體驗探索、浮潛、潛水等水上活動盛行。遊憩業者之間會價格競爭,但少有衝突,反倒是跟漁民比較常吵架,因為遊憩業者要護魚,漁民要抓魚。

馬協群指出,開發的背後就是利用,海洋資源的利用方式分消耗性與非消耗性兩種,漁民捕捉屬消耗性,觀光、遊憩業者則屬非消耗性。消耗型與非消耗性之間的衝突是,前者希望魚被捉走,後者希望魚留在那邊。「不過遊憩業者操作過程中如果不夠仔細,例如浮潛、潛水,也會不小心破壞環境,雖然還不至於是消耗,但對環境而言也不完全是正面的。」

「究竟是要觀光還是漁業?」鄭明修表示,一般國家公園裡是沒有漁業的,墾丁國家公園當初說要管制,但為顧及漁民生計,並沒有嚴格執行禁漁法令。「吃魚只能一次,賞魚可以無限次!」鄭明修說,後壁湖居民要想清楚。「要嘛就保育發展觀光,要嘛就開放漁業,兩者都要,就會兩者都沒有。」

這句話吳尚繼的體驗最深刻,「我帶住客吃螃蟹的路線只維持三年,改走生態路線一走十年,維持至今。」他說。

人力不足,執法不夠徹底,也是國家公園難以杜絕盜採的困境之一。

「國家公園的保護區很大,警察很少。」蔡永春說,示範區至少有當地業者一起照顧,但海洋保護區好像反而沒有人在照管。

觀光旅遊業發展與漁業漁民間的衝突,該如何選擇呢?!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觀光旅遊業發展與漁業漁民間的衝突
,該如何選擇呢?!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海洋文化教育從小扎根

「將海洋生物的經濟產值轉型為保育和觀光,更能凸顯臺灣做為海洋島嶼的價值!」鄭明修一再表示,臺灣長期重陸輕海的結果,導致海洋保育落後陸上整整三十年,「因為海洋破壞看不到,所以不會痛。」

「要親海、知海,才會護海。」鄭明修說,一直以來,臺灣民眾只愛吃海鮮,卻怕海,推廣海洋教育是刻不容緩的事。

所幸大光社區的地方團體也開始投入生態教育,近日吳尚繼的「臺灣潮戲海岸生態永續推廣協會」找大光國小校長李明相商討,如何讓小學生去幫遊客做安全講習。「從小訓練小朋友解說能力,快的話明年就可以上路。」

事實上,大光社區的生態旅遊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達到海洋環境教育的效果。那一群隨著社區解說員在潮間帶活動的遊人,已經從「能不能吃?」問到「它吃什麼?」,然後了解海膽、陽隧足、蕩皮參以泥沙中的有機質為食,少了這些生物,就不會有潔淨的沙灘……

希望,環境教育還來得及,來得及讓人與海洋健康和諧關係,長長久久,維持下去。

觀光旅遊業發展與漁業漁民間的衝突,該如何選擇呢?!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親近海洋,保育海洋,永續發展,人人有責!
(圖片摘錄「為愛出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