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驚豔五岩峰的南湖杜鵑

作者:孟琬瑜
圖片提供: 孟琬瑜 

南湖杜鵑和玉山箭竹布滿、點綴著五岩峰
南湖杜鵑和玉山箭竹布滿、點綴著五岩峰

從雲稜山莊經審馬陣草原前往南湖圈谷的早晨,循山徑緩緩上行,次第穿行著雲杉、二葉松、鐵杉的森林。隨著山徑拔高,逐漸離開潮濕的雲霧帶、上達乾燥稜線的過程,林木的種類,也由適合接收霧林中柔和漫射光的團狀、錐狀樹形,轉為適合接受頂光的傘狀。

鑽出冷杉森林後,進入審馬陣草原,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便以雄渾姿態矗立於前方。山徑劃過盛開著玉山石竹、臺灣藜蘆與玉山佛甲草的箭竹草原,遠處浮現了中央山脈北三段的合歡群峰。 箭竹叢間不時閃現鮮黃的黑斑龍膽、紫色的阿里山龍膽、略顯低調隱微的天藍色臺灣龍膽,以及遲開的紅毛杜鵑,一如在暗夜裡瞥見的閃爍星子。

視線飄向草原前方,我逐漸注意到草原間一簇簇、一叢叢隆起的灌木,乍看形似玉山杜鵑,但葉片多呈鐵鏽色。原來,全都是南湖杜鵑。

南湖杜鵑的葉子與果實
南湖杜鵑的葉子與果實

雖然早已繁花落盡多時、結著果實,然而從草原上長出的鐵鏽色灌叢,顯得分外醒目。 葉片的鐵鏽色來自接近頂芽、較新的葉片表面,正面與背面均密生著金黃色至褐色的細毛;較老的葉片正面則為綠色。然而,每一株南湖杜鵑之間似乎仍存在些微差異,有些新葉表面的細毛顏色較接近銀白色,有些則偏橘色、金黃色、或棕褐色。

南湖大山與南湖杜鵑
南湖大山與南湖杜鵑

待續行至南湖北山叉路前,往五岩峰方向望去,才發現滿山遍野全是鐵鏽色的南湖杜鵑,從南湖北山一路迤邐至五岩峰,幾乎盤踞著整個西南向坡面與岩壁,十分壯觀。我想像著春末夏初南湖杜鵑花期時,將是多麼壯麗又柔美的景象。

鐵鏽色的南湖杜鵑十分壯觀
鐵鏽色的南湖杜鵑十分壯觀

從審馬陣草原方向望見的五岩峰,是由南湖杜鵑、玉山箭竹、玉山圓柏點綴與交織,拼貼如富麗氈毯的西南向坡面;然而,抵達南湖北山,從山頂望向五岩峰時,看見的卻是斷崖嶙峋、草木不生,蘭陽溪上游向源侵蝕劇烈、窮山惡水的東北面。 同為五岩峰,稜線兩側的景象卻大相逕庭,截然分為兩個世界。

五岩峰東北面是蘭陽溪向源侵蝕崩塌地形
五岩峰東北面是蘭陽溪向源侵蝕崩塌地形

離開北山繼續前行,便要通過險峻的五岩峰。

實際攀著繩、鍊,行走於斷崖絕壁間,不免驚喜發現五岩峰也是許多高山植物盛放的美麗花園。就在貼近著岩壁攀上爬下的過程,所有伏地而生的高山花草,玉山薄雪草、尼泊爾籟簫、玉山小米草、南湖碎雪草、毛茛、玉山捲耳、奇萊紅蘭...,全都成為眼前的特寫了。

除了岩壁間的高山花草,五岩峰的玉山圓柏林亦頗為可觀。長年受強風吹襲、雪期負載著霜雪的重量,生活於此的玉山圓柏為適應環境條件,或匍伏、或彎腰,長出了各自的姿態。

五岩峰的玉山圓柏林、南湖杜鵑和玉山箭竹
拼貼而成的巨幅氈毯,感覺真是壯觀!
五岩峰的玉山圓柏林、南湖杜鵑和玉山箭竹
拼貼而成的巨幅氈毯,感覺真是壯觀!

進駐圈谷,造訪山岳,飽覽冰河地形後,從南湖圈谷下山的那天,行走於五岩峰前至北山叉路間時,先後與幾支正要進圈谷的隊伍交會。在窄徑上等待對方通過時,放眼五岩峰的西南坡面,彷彿是一張由南湖杜鵑、玉山圓柏、玉山箭竹相互鑲嵌、拼貼而成的巨幅氈毯,感覺真是壯觀!而山行者不過是行走、穿梭在巨大氈毯邊緣的彩色螞蟻。

過完五岩峰,只見從北邊與東邊溪谷湧上來的雲持續聚攏、緩緩翻騰著,漫過稜線上的小徑。很有「漫步雲端」的氛圍。

漫過稜線上的小徑,有一種漫步雲端之感。
漫過稜線上的小徑,有一種漫步雲端之感。

距離前幾回造訪南湖大山,均已超過17年之久,或許正因如此,2019年暑假再訪,既充滿舊的回憶,又彷彿因著不同經驗與閱歷,而帶著新的閱讀自然的眼光。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