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觀察記錄颱風過後的陽明山面貌

作者:李碧鳳
提供: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海棠甩甩裙擺走了,留下滿目瘡痍的大地。第二天一早,我開著車子沿後山東昇路而上,想一窺颱風過後的大地景象,車過泉源國小,馬路上滿佈著被強風摧殘 後的落葉,清潔隊員還無暇掃到這裡呢!到了後山公園,看到的不只是落葉,更多的枝條堆積在路的兩旁,橋邊的大葉廣東山葡萄,已經掉到馬路上來了。

車子轉入中興路,兩線道的車路竟然只剩一線,還要走之字型呢!路兩邊掉下的枝條實在太多太多,還有一棵和前山公園一樣大的楓香也倒了。不遠處,一棵不 知名的大喬木,也攔腰折斷。正當我拿起相機,準備為大自然的力量做見証時,忽聞一股衝鼻味迎面撲來,仔細一找,原來是一隻椿象正朝著我猛放氣,似乎在說: 大風走了,又來了你這個大怪物,你是誰?快走!快走!

人們一定很好奇,蟲兒如何渡過像這樣的大風雨的?其實我今天就發現,許多蟲蟲都躲在葉子及枝條的背面,看起來一切安好。其實一點都不用擔心,生命自會 找到出路的。 看了一下地上的枝條,有山黃麻、白臼、楓香、水金京等,且大都已結果。青澀、稚嫩的果實正發育中,葉背帶白色的,這不是假赤楊嗎?咦!那邊又是誰呢?葉背 也帶白色,二者似像非像,原來是冬青科的朱紅水木(冬青科中唯二的落葉樹種,另一個是燈稱花)。朱紅水木的葉緣有鋸齒芒尖,還有紅色、長長的葉柄,許多從 朱紅水木媽媽身上掉下來的枝條(雌雄異株),葉腋下還結滿了小小的果實,若不是風災的關係,等果熟了,將會有一樹的豔紅。而假赤楊是安息香科的成員,安息 香科通常有星狀毛,細看假赤楊的嫩枝葉上,就有許多星狀毛,又如陽明山常見的烏皮九芎,也是安息香科的一員。不只枝葉上有星狀毛,就連花瓣、雄蕊上也都 有,真是非常有趣。

轉往二子坪,天下著雨,霧氣濛朧,一片灰暗。下了車,往步道深處走去,這兒似乎沒有受到風災多大的影響,地上只有少許落葉而已。路邊稀落的水鴨腳,點 綴著濕淋淋的大地,此刻該是生長季節的南五味子,果實也無力的垂掛在那兒,嬌嫩的葉片上,是受了風傷、還是傷風呢?忽覺眼前一亮,綻放著美麗姿態的白色花 朵是蔓茄!在這孤寂的時刻,它奕奕的神采,讓人為之一振,似乎在說:誰說植物一定要長得又高又大?我在地上趴趴走,一點都不懼怕大風雨呢!

望向更前方,一排蝴蝶結亮麗的招搖著,是臭黃荊的幼葉。但是今天的它卻一點都不臭。植物的特殊氣味,常因個體的成熟度、季節會有變化,所以臭黃荊不一定會臭喔!

隔天一早上中正山,山壁邊幾株麥門冬,淡紫色的花序,婷婷玉立(和小油坑箭竹林步道的細葉麥門冬不同種,細葉就是不管葉子和花序都小一號,而且花是白 色的)。不知何時,螞蝗卻爬上了相機,同行的教官鞋子和腳上也有。數一數有4、5隻,讓教官直呼最近不上中正山了。

哇!前面有東西:是一群竹雞。算一算,共有6隻,大概是因為颱風餓了2天,現在爸媽帶著小孩出來覓食。

我突然想到一個故事:話說竹雞視蠕蟲為佳餚,連螞蝗也一口下肚,正中螞蝗的下懷,螞蝗在雞肚中,吸啊吸啊,吸得飽飽的,但卻不知如何出去,最後就胎死腹中了!

後記:1.颱風來襲,巴拉卡、二子坪、擎天崗、冷擎、絹絲瀑布等並沒有大影響。後山公園、陽明公園、中興路等植物受創較為嚴重,可能這一帶面對的是一個朝南的,開闊的谷地,和地形風向有關。 2.除了山黃麻,就屬朱紅水木、白臼被打下的枝條最多。樟科植物下來的並不多,連陽明山區最多的紅楠,也安然無恙;這應該是和樹木的材質有關吧!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