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漫遊司馬限、雪見(上)

作者:孟琬瑜

細道邦山 (陳理德攝) 那一年離開北坑溪古道,從雪見循林道支線上來,我們佇立在司馬限林道上的雪霸界碑望著夕陽,曾許下一個再來林道上好好看山的約定。我想,與山的約定是永遠不會褪色的,於是趁著這個晴朗的週日來訪司馬限、雪見。 通過中興檢查哨後翻過稜線往梅園,溪谷對岸是一座造型很奇特的平頂山頭-細道邦山。


去年龍王颱風的影響,部分路段路基流失嚴重、尚未修復,情況不是很好,有時一個輪子空轉,不免引起一陣心驚。




象鼻古道 象鼻古道

穿過一片蓊鬱的竹林,路邊指示牌寫著:往上是象鼻分駐所、象鼻古道,往前續行則是象鼻吊橋,可以行車的路再往前一點就坍掉了,尚在修復中。

鑽進路旁茂密竹林,輕踮著石級,爬上古意盎然的長階梯,得以不錯的視野遠眺大安溪谷。

日領時期已有百年歷史的駐在所,就頹倒在林務局觀護所的後方,幾片混凝土的石牆與駁坎,靜止在倒木間爬滿了藤蔓。我們的闖入揚起空氣中沉潛多時的歷史埃塵,扯弄了一根荊蔓、絆著一株枯木,似乎也多少沾惹了一堆漫漫歲月的粉屑。

象鼻古道約有一公尺多寬,路跡清晰;與路面垂直的排水溝仍保存得十分完整。這條古道肇始於日據時期日本人的理蕃政策,為了控制泰雅族北勢群,開闢的一條山地警備道路。

因為通往梅園的大崩塌正在修復施工,我們就繞行象鼻、經過甜根子草已然枯黃的大安溪谷。 在大安部落附近看到的象鼻部落,正好位在神似大象頭部的山嶺下方,大約是象鼻子附近的位置。


田砲台下望大安溪谷 (孟琬瑜攝) 丸田砲台

在接近二本松駐在所之前新開了一條叉路,那是經過天狗山三角點,通往丸田砲台的竹林小徑。修長的竹林幾乎完全遮覆了正午時分熾烈的日頭,過了竹林,接 上一條較為陡峭的下坡山徑,穿梭在柳杉與香杉的人造林間,感覺十分沁涼。接近丸田砲台,路徑才開始爬坡,上到一個仍圈護著清晰駁坎的大平台,這裡就是丸田 砲台的遺址了。

事實上,從二本松駐在所通往丸田砲台的古道並未消失,大致仍是標準的古道路寬,而且呈之字型下坡,方便從駐在所運送物資,不時與這條後來才開的山徑交會,沿途則有不少似乎是昔時碉堡的殘跡。


從丸田砲台下望大安溪谷,得以管窺當年日本人如何利用這座砲台的優勢火力控制大安、梅園、天狗部落的泰雅族人,而象鼻恰好被象鼻山的稜線給遮住了,得以倖免於炮火的威脅。



我們和孩子坐在一株枯倒的香杉樹幹上,享用著麵包和水果,也享受著這片林子的闃靜。足下散落著又厚又鬆軟的杉樹枝條,落地的果實似乎也有些屬於松鼠囓 咬的痕跡。將心安靜下來,體會樹冠濾淨之後,已不再熾烈刺眼的陽光,空氣的流動、吹拂著帶了樹林香味的微風,與心目中屬於平凡幸福的味道相應。在平常的日 子裡,在忙裡偷閒的片刻,只要回想起丸田砲台的森林下這溫暖的一幕,就讓人有一份定與靜的滿足。

【下集預告】漫遊司馬限、雪見(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