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漫遊司馬限、雪見(下)

作者:孟琬瑜九二一地震後的松安派出所,當時前面還有兩株松樹(2001年) 陳理德攝
二本松駐在所

二本松是因為派出所前的兩株松樹而得名,光復後改名為松安派出所,撤廢於九二一地震時。



現今,木造的屋舍直接重建在九二一地震損壞的松安派出所地基之上,派出所前的兩株松樹僅剩尚未枯槁的一株。我想過一段時間施工完成再來,或許會更清楚二本松被賦予的新面貌。




重建中的二本松駐在所 陳理德攝 徒步與行車?

通過二本松附近的古道入口後,很快就到了萩岡稜線附近。原來,我們那一年花上半天時間走過的古道,沿著林道開車經過只需短短數十分鐘。徒步或行車,你會選擇哪一樣呢?



林道上一段碎石傾瀉的山壁,往下望去深不見底,看不見盡頭、看不見植被,或許就是那年元旦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才成功橫渡的萩岡斷崖吧。至今我依然相信, 靠自己的雙腳行走古道的諸多體會,更能豐富我們的閱歷。只要敞開靈敏的心緒,便能感受自然的滌洗。




雪見行政中心 陳理德攝 雪見行政中心

在林道的轉彎處,遇見了大致完成的遊客中心與管理站建築主體。建築物使用的棕色與墨綠色調,與週遭的自然環境很融洽地合為一體,在乍看之下並不是很明 顯,或者會有建築物蓋得很小的錯覺。在週邊走一圈才發現設計者的用心,使得建築物在茂密的森林當中能夠巧妙地隱身遁形。

雪見的森林步道 我們停在通往雪見的林道叉路上,循著新建的木棧道穿梭於一片闊葉樹的次生林中。這片次生林的美麗,帶著某種自然的和諧與韻律。 冬日陽光偏斜的下午,樹冠層的茂密讓林下保持著一種微涼如水的墨綠色寒意,即便沐著滴落滿身的團團光點,仍不覺輕輕顫抖著。我們牽起孩子的小手,穿行於林 下游移的光影;剎那間,彷彿也與浸泡在冰涼溪水裡數魚,穿行水中光影的記憶,產生某種奇妙的連結。

聖稜線 陳理德攝 再見囉,雪見!

離開雪見,向著林道深處續行,雪見往曙工寮的路況似乎越來越不好,車行其上十分地顛簸,路兩邊的芒草也長得很高很密,漸漸看不見山景,我們決定就此打住折返。

司馬限林道上有許多值得駐足、眺望聖稜線與雪山西稜的絕佳景點,可以俯瞰蜿流的大安溪谷,並將對岸雄偉的山勢盡收眼底。

午後順著山勢漫上來的雲海,在下午四點多的時候稍微沉降了下去,遠方城堡似的聖稜線與連綿著的雪山西稜,就在視野當中清晰展開、一覽無遺。

雪山西稜 陳理德攝 我們將車子停下來好幾次,也指認出北坑溪古道另一頭的榛山與樂山,斷續地交談、回憶著那一年來走北坑溪古道的回程,在哪一段林道、哪一個轉彎的思緒見 聞。縱然時空條件已與當年有些不同,面對著壯闊山水時,思緒依舊奔騰澎湃;我想北坑溪與司馬限的一切記憶,或許早已經悄悄盤據我心頭的一個角落了吧?

西斜的夕陽帶著一抹返照的餘熱,照耀著我和懷抱裡熟睡的孩子,烘出一張紅通通的蘋果臉。在群山間不斷盤旋的曲折山路,帶領著我們,離開位在苗栗縣最深山的部落。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