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灣國家公園

::: 轉寄

:::

創造跨越部會與民族的對話機制 太魯閣國家公園與全球接軌

 作者:廖靜蕙(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台灣除了是海洋國家,也是高山國家,因此對於高山的守護,一直都是重要的工作。太魯閣國家公園包含中央山脈的合歡山,是台灣3座高山型國家公園之一, 在20週年慶之際,更舉辦了首次跨部會的「登山研討會」。更巧合的,去年由雪霸國家公園主辦時,也是由林永發博士擔任雪管處處長。這位雪霸國家公園林青處 長口中稱的「阿發處長」,對於高山保育有獨到的見解。


高山議題提升到跨部會層級專責進行


解說教育課黃志強課長說明,遊客可透過網路、電話或傳真等方式預約導覽服務,而事先預約也有助於義務解說員規劃自己的時間。 歷年由3個高山型國家公園輪流舉辦的「登山研討會」,參與者還包含林務局、當地縣市政府、學校社團、登山社團等與高山關係緊密的單位。而高山的議題更 涵蓋登山制度、倫理、政策、嚮導、緊急救援等重要議題,多年努力下來,終於由內政部統整,決議將「登山研討會」由各部會輪流舉辦。

今年是第一年,由內政部主辦,授權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承辦,明年則為農委會,接著依序為教育部、行政院體委會,再輪回來國家公園。第一天的行程著重 於理論的探討與討論,第二天則安排了消防署119國家搜救隊進行演習,搜救的工作已進入119系統,配合空勤進行救難工作。林永發認為這是項重大突破,顯 示國家對於高山資源以及及登山安全的重視更上層樓。


以西寶國小為環境教育重鎮

國家公園的任務包含保育、研究與環境教育。每年到太魯閣台地遊客中心的人次高達70-80萬人次,正是環境教育最佳處所。龐大的解說導覽需求,造就了 太管處一群優秀的義務解說員。「遊客到太魯閣國家公園兩週前,可先透過網路、電話或傳真等方式登記預約解說導覽服務。」解說教育課黃志強課長說明,事先預 約有助於義務解說員規劃自己的時間,承接導覽工作。義務解說員的需求量大,因此解說員的訓練必須常態性進行。解說員的年齡也由國小的小小解說員、大專解說 員一直到銀髮族都有,其中不乏老師、校長以及社會名流。

除了定點導覽,義務解說員更透過分組,以團隊方式發展環境教育課程,並到花蓮縣偏遠地區實施。除了每年不定期到學校進行環境教育,太管處也針對各級教 師,培訓「種子教師」,將環境教育落實到學校教育中。此外,以園區內唯一的小學-西寶國小,做為生態環境教育中心,每年寒暑假舉辦營隊,開放給從小學生、 教師到退休人士參加,以宿營、分齡的方式進行不同的營隊。


部落音樂會為部落展開對話

太管處以園區內唯一的小學-西寶國小,做為生態環境教育中心。 (圖片來源:太魯閣國家公園網站) 與園區附近居民發展社區關係,太管處向來不遺餘力。近年來,以「工房培力」計畫,訓練太魯閣族發展傳統工藝產業,提升經濟產能最為回饋;而「部落音樂 會」更提供太魯閣族歌謠舞蹈發表的舞台,讓傳統藝術不至於消失。而「部落音樂會」更使部落間發展出對話的需要,部落之間逐漸形成凝聚的力量。

而今年11月峽谷音樂會即為「部落音樂會」的延伸。這項結合部落音樂、傳統融合現代音樂,大自然的聲音和人類創造的樂音合鳴,今年選擇在長春祠及太魯 閣台地盛大展開,以音樂的細膩和長春祠的景觀(環境)呼應,營造精緻的氛圍,吸引上千人參加。太魯閣國家公園以此詮釋「樂音」的多元可能。



從生態清查到環境監控,為當地預留自然寶庫

太魯閣族世居當地已有200多年。 20年前當太魯閣被劃歸為國家公園時,也為當地豐富的生態揭開神秘的面紗。這裡保留了完整的自然資源寶庫,從閣口亞熱帶到中央山脈脊樑冰海,豐富多元 的生物,提供了觀察之剖面,自從劃定為國家公園之後,才有專職的機關清查這裡面包含的生態內容。20年來,透過與學術單位的研究合作,大致了解資源之組 成,並檢視了園區內稀有物種,包含旗艦種、保護傘之型態;此外,在棲地保護上也有進展。近年來,逐漸發現防堵外來種的重要性,因此保育的重點也部份移轉到 外來種的清查與清除。

未來,則以環境監測為保育重點,並以不同的尺度監測,第一級是以「全球變遷」為尺度,有能力預知100年後氣候上升,對高原物種的影響為何,並事先建 立基因庫。第二級「區域影響」,則持續監控園區附近的水泥廠、火力發電廠,或遊覽車造成的影響。例如水質、空氣是否受污染。另外,結合當地社區力量進行保 育,將當地傳承的環境知識吸納為保育的重要經驗。目前的保育制度較傾向菁英主義,而當地居民的傳統常被排除在外。太魯閣族世居當地200多年,早已發展出 當地知識,預知環境的能力不容忽視。


山林中的家

太魯閣族少女的表演。 在國家公園的美景中有一個「家」,是多數人心之所嚮。在布洛灣台地上,矗立一群小木屋,點綴在山林間,夜間透出昏黃的光,有如家一般的溫暖。這是太魯 閣國家公園委外經營的立德「山月 邨」飯店,村長鄭村棋原是美崙飯店的副總經理,有20幾年飯店經營的豐富經驗,原本代表美崙飯店參加山月邨經營投標,但因條件過於嚴苛,各大飯店紛紛偃旗 息鼓。而喜愛大自然的他,同時也是花蓮荒野協會的會員,面對這個機會,他毅然辭去美崙飯店的工作,以立德經營群的身分參加投標,經太管處嚴選,而成為此處的經營者。

山月邨沒有任何娛樂設施,佈置與擺飾皆以太魯閣木雕為主。 三年的努力下,山月邨的名氣逐漸傳開來。堅持不與旅行社合作,只靠到訪者的口碑相傳。飯店中,沒有任何娛樂設施,佈置與擺飾以太魯閣木雕為主,員工也都聘請當地住民太魯閣族人。鄭村棋的堅持,讓 山月邨在國家公園中成為另一個環境教育以及社區發展的據點。在國家公園保育的理念下,山月邨得以保留優美的景觀,實踐遊客在山林中享有家的理想。鄭村棋相信在生態保育永續的前提下,才能創造遊客與旅遊業者雙贏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