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生態廊道(上)──打破孤島效應的人為藩籬

作者:朱惟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當動物學家在 1991 年開始監測 1 匹狼的遷徙路徑時發現:從該年 7 月至 1995 年 12 月之間,牠的行徑遍及 10 萬平方公里的廣大陸域──涵蓋美國 3 個州和加拿大的 2 個省,這是當時所有的保護區都無法提供的廣大範圍......

這項研究突顯了棲地規模可能正攸關著保育的成敗。後續更有學者研究美東及加拿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進一步證實當保護區小於 2590 平方公里時,均有物種消逝的現象。因為隨著人類工業成長、經濟發展及都市不斷擴張下,造成自然野境面積銳減,同時愈來愈分散與破碎化。雖然設有國家公園及相關保護區,但彼此之間卻各自孤立,有如島嶼般產生地理上的隔絕,特別是對於遷徙性的大型哺乳動物,常形成難以跨越的鴻溝(孤島效應),大大削減了原來保育的良善美意。

由於事關瀕危物種的存續以及能否保有生物多樣性,一股企圖將各個孤立保護區串聯起來的保育新思潮──「生態廊道」的概念,因此應運而生。 1997 年世界自然保育聯盟( The World Conservation Union, IUCN )在西澳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中,更決議日後相關保護區應當改採「從島嶼式到網絡式」的規劃。

「生態廊道」的設置已有許多成功案例,如「美洲生態走廊」北起美國阿拉斯加州的育空-庫斯考文三角洲,南抵阿根廷的火地島沿海,總長 4 萬公里,構想始自 1967 年,並於 1990 年在美國、墨西哥和中美洲各國相繼啟動,現已初具規模,所保護的物種占美洲大陸的一半。

另外,鑒於自然棲地(包括國家公園)內常因築路造成地景的嚴重切割與破碎化,近年來更發展出「野生動物跨越道」( wildlife crossing )的各種設計,以期兩棲類、哺乳類等動物都能同時使用道路兩旁的多樣棲地,如美國佛羅里達州大約花了 4 年時間,在州際 75 號公路興建了「野生動物跨越道」,並記錄興建跨越道前後 16 個月的野生動物動態。

國內農委會林務局亦正積極著手規劃「中央山脈保育廊道」,希望藉由連接中央山脈地區的高山林地、自然保留區、野生動物保護區、自然保護區及國家公園等,構成完整的生態網路及綠色廊道。關於這部分我們將在下期探討。

【文章連載】
生態廊道(下)──台灣積極趕上世界潮流
生態廊道(上)──打破孤島效應的人為藩籬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