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愛戀公園誌

轉寄字級:

祖孫三代同登雪山主峰

作者:小熊貓媽咪
圖片:小熊貓媽咪

會有這一趟旅程是因為老爸決定退休,他平常假日很喜歡在家附近爬爬郊山,我問他想去爬雪山嗎?老人家興致勃勃說好,我便索性安排此趟祖孫的雪山主峰行,然後幫老爸跟小熊貓訂購了協作的餐點和睡袋,我自己的部分自背自煮,花點錢換取家人的輕鬆與安全很樂意。

由於老爸從來沒揹負重裝爬山,所以列了份清單請他準備。雖然沒重裝上身過,卻不是沒上過高山,我曾幫他們辦好了入園證,讓祖孫先去一日單攻三六九山莊,確認他們能適應行走一天的路程,跟觀察是否會產生高山反應。

列了一份清單讓老爸準備登山裝備
列了一份清單讓老爸準備登山裝備

其實老爸跟小熊貓算是老戰友了,孩子從小就跟阿公一起在週末爬郊山。當年聽聞老爸可以將孩子一把扛上猴山岳,真心覺得佩服啊。所以對於這次祖孫同行的雪山主峰行,倆人都十分期待。

我安排前一晚先到七卡山莊住一晚做高度適應,畢竟帶著老人家和小孩子,還是要謹慎一點才好。隔天早上開始行走,明知氣象預報氣候不穩定,大家還是非常會摸魚,連預定會變天也沒在怕,等到抵達哭坡吃午餐,霧氣已全面湧上來了。

不過,我認為老爸和兒子都是適合爬山的人,他們一吃飽就穿上雨衣,埋頭就走,相當認命。而小熊貓很像我,無論如何淒風苦雨,我們還是笑得出來。

我認為老爸和兒子都是適合爬山的人, 他們一吃飽就穿上雨衣,埋頭就走,相當認命
我認為老爸和兒子都是適合爬山的人,
他們一吃飽就穿上雨衣,埋頭就走,相當認命

帶著家人爬山,或許我不能像從前隨心所欲走披荊斬棘的路線,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幸福感。這裡,曾是我熟悉的山徑,卻第一次攜帶家人同行。已經登山10多年了,才讓家人親身感受,我上山是什麼情形,我去的地方是什麼模樣,看著他們一步一步邁向我所熟悉的地方,心裡有說不出的溫暖感受。

我很喜歡雪山東峰到三六九山莊這段稜線,每次走在這裡就覺得,能常常走這條路真是太幸福了。從前,曾經想過一直走同一條路好無聊,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膩的吧!可隨著年歲增長,不僅沒有膩,還逐漸對每次走在同一條路上的時光備感珍惜。

我爬山不喜歡摸黑,摸早黑也不喜歡,總會等候天亮才啟程。當日是晴朗好天氣,登山客們要單攻都跑得差不多了,我們簡單吃過早餐輕裝出發。雖說是輕裝,但孩子的輕裝也不輕,舉凡雨衣、備用衣物、行進水、行進糧、頭燈、保暖衣物、毛帽、頭巾、濕紙巾、衛生紙都帶著,且自己背自己的。

進入黑森林前的入口,在此小憩片刻喝個水。出發前,阿嬤一再叮嚀,黑森林是如何的可怕,要我們無論如何不要落單。我想,阿嬤對黑森林的認知來自電視節目上的登山鬼話,但實際上的黑森林卻相當美麗。除了仰頭前進,我建議行經黑森林也要低頭觀察,黑森林的生機豐富,會很有收穫喔。

走步道經黑森林前往雪山主峰,黑森林裡步道里程碑間隔距離並不長,約略每100公尺設置一個里程碑,若擔心迷路,還可看繫在冷杉上顯眼的雪季路標,順利的話一下子就通過整個黑森林。

出發前,阿嬤一再叮嚀,黑森林是如何的可怕,要我們無論如何不要落單
出發前,阿嬤一再叮嚀,黑森林是如何的可怕,
要我們無論如何不要落單

往前走看到玉山圓柏就知道圈谷的入口快到了。我們在一出圈谷比較避風的地方休息片刻。但進入圈谷之後,演變成阿公要無奈地等著慢吞吞的孩子的狀況。小熊貓不時地坐下來,大概到了每前進幾步,就坐一次的程度。除了很容易累,小熊貓還咳嗽,我想這是高山反應,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一路上我都有所警覺並密切觀察。

 

因高山反應,小熊貓會不時地坐下來休息,
我們也耐心等待他慢慢調適呼吸
因高山反應,小熊貓會不時地坐下來休息,
我們也耐心等待他慢慢調適呼吸

這些年來,遇過許多帶孩子來這裡的家長,有些孩子有著不同的症狀,例如嘔吐、失眠、頭痛、沒有食欲、咳嗽,小一點的會哭鬧,大一點的不能吃不能睡哭喪著臉。但有許多家長卻在這個時候堅持,我的孩子絕對沒有高山症,他只是感冒、暈車、山屋太吵沒睡好、腸胃不舒服,總之,不能因為這些小毛病放棄了行程。

我們不是人家孩子的家長,不能強制人家什麼,遇到這種狀況,只能默默祈禱,希望他的孩子不要繼續惡化。實際上,小朋友的高山反應比大人發生的機率還高,而多數大人遇到狀況卻選擇強忍著不說而已。

媽媽我自己就是長年高山反應敏感族群,所以我從未考慮用背架背小孩上山。我一定要確定孩子可以很清楚明白地告訴我,他哪裡不舒服,才帶他上高山。雖然有人覺得小熊貓這麼小就上高山,應該各方面都適應了吧,不過我是等到他能自己走自己講了才啟程。

另外,很多人帶孩子上山會遇到一個問題:若是小孩不走了怎麼辦? 此次同行有強大的阿公可以牽他走,但若真有需要,我會把小熊貓背下山,也許不快,但能安全緩慢地背他下山,即便是摸黑前進都可以。我知道自己能背他那個體重,也知道自己能撐下去。若真的有狀況,不需要枯等時間流逝,我可以做點事應對。

帶小孩上山,沒事就沒事,要是遇到狀況,我腦海裡隨時盤算著該如何應付,於是我眼中目標不會只有登頂,不會只有往前看,我也往回看忖度著撤退的時機。

這高度對小熊貓來說,很吃力,我懂,因為我也是這樣。這一趟我有服用丹木斯,不過到了圈谷效用就減弱很多。我一直問小熊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他都說沒有。我問他,頭會痛嗎?他也說沒有。不過他的確體力跟平地差很多,我就陪著他,以朝聖般三跪九叩的速度慢慢走向我們的山。小熊貓是個堅強的孩子,他像我,默默地承受著,不抱怨也不哭鬧。最後終於抵達了頂峰—雪山主峰。

祖孫一起抵達雪山主峰
祖孫一起抵達雪山主峰

我規劃帶小熊貓上雪山主峰之前,花了時間去確定幾件事:首先,要來兩三趟短程高山旅程,隨時不行就能下撤的那種,以確定他的高山反應狀況。接著,確認孩子有長程走一整天的能耐,不管是體能還是走山路的技巧。還有,讓孩子有機會在雨天走路,你不會希望孩子第一次淋雨爬山就是在環境嚴酷的高山上。帶孩子爬山沒有想像中遙不可及,可是得一步一步慢慢準備。我不急著一定要在那次、什麼時間帶小熊貓去哪裡登頂,我有耐心可以慢慢等待適當時機,這次不行就下次再來。

以前小熊貓有個很大的壓力,每回他陪我到雪山登山口,看我熱情地向遊客導覽解說的時候,總會有人指著雪山主峰的照片問他,「弟弟,你去過了嗎?」現在,他終於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