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世界級瑰寶

一泓清池 一線生機 - 邱文彥教授談台灣溼地

第2頁,共5頁

高雄洲仔溼地
 
挖土機下搶回水雉天堂

 
「在我投入溼地保育的歷程中,有兩件事讓我永生難忘,一個是高雄市洲仔溼地水雉返鄉計劃,一個是彰化縣溼地。」位於高雄繁榮市中心的洲仔溼地,多年來一直規劃為民俗文化園區的預定地,但遲未開發,荒廢多年。但不說許多人或許不知道,在1865年,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在高雄大水塘採集到第一筆水雉紀錄,此為台灣水雉正式記錄的開始。
 
「這一片『大水塘』的沼澤區,包括現在的澄清湖、鳥松、蓮池潭等地,都曾是一片原始的沼澤。我曾看過一張老照片,一個外國人划著船,划進溼地,任誰都難以想像,現在的高雄繁榮熱鬧、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的原址,以前居然曾經是宛如亞馬遜叢林的沼澤區。」
 
當時邱副署長以溼盟理事長身分,拜會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長林欽榮先生,希望他給溼盟五年認養時間嘗試打造水雉棲地。多次溝通後,高雄市政府終於同意,讓溼盟的學者、志工投身保育行列,令人感動的是,在一旁默默紀錄這一切的志工謝紀恩,在當年還是個國中生,課後就來溼地陪著大家,到現在已經是升高中了,他依舊是年紀最小的志工。
 
未竟之責  戮力以赴
 
一年九個月後,水雉逐漸返鄉,在洲仔溼地安身立命,孕育下一代,然而,溼地保育不光是從開發的巨輪下搶救下來就算大功告成,之後的維護更為重要。以洲仔溼地為例,每年得花80-90萬的經費來進行後續的保育工作,但在經費拮据的情況下,該如何是好?
 
「於是,我帶著學生們製作簡報,參加『福特環保獎』,幸運得到2003 年的首獎,獲得獎金100萬,於是,一年的保育經費有了著落!」邱副署長帶著微笑說道。
 
然而,溼地保育不是談一個點就行,要有一個「廊道」的觀念,像洲仔溼地的水雉,會從台南官田飛到高雄洲仔,鳥兒不會只待一個地方,因此,溼地的保育得要有全面性的概念。營建署目前規劃出75處「國家重要溼地」,是由邱副署長任現勘召集人,由多位學者專家經過實地野外勘查,一處處去評估、規劃出來的。其中台南縣的四草溼地及七股溼地,被評定為「國際級」的溼地,其生態資源之豐富,可見一斑。
 
「當然,台灣珍貴的溼地不只這75處,但要土地納入國家重要溼地保護範圍,卻不是人人都贊同。」讓邱副署長最惋惜的,便是彰化縣的福寶、大城等溼地未畫入範圍內。尤其大城溼地可能是國光石化的預定地,前景岌岌可危。當時地方人士不願將彰化沿海納入國家重要溼地,於是發動包圍抗議,由於未獲居民同意,福寶、大城等溼地只能歸列為「待定溼地」,尚未列入國家重要溼地之列,成為遺珠之憾。事實上,聯合國對於溼地保育強調「明智利用」,亦即船照走、魚照抓、塭照養,重點在如何能永續合理地利用溼地。

溼地內有豐富多元的生態系統,肩負著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意義溼地內有豐富多元的生態系統,肩負著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意義
上圖:曾是水雉的故鄉/黃亮唯攝
下左右圖:溼地內有豐富多元的生態系統,肩負著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意義/陳德鴻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