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灣國家公園

::: 轉寄

:::

2009年六月號

回本期目錄
珍愛地球

熊熊熱愛 無盡延燒 - 專訪為台灣黑熊發聲的黃美秀教授

第1頁,共4頁
可愛的黑熊寶寶趴在樹上/黃美秀提供
採訪撰文/夏君佩
翻譯 / 張詩白
圖片提供/黃美秀


黃美秀,一個在台灣的生態保育圈中絕對引人注目的亮點。目前也是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物種存續委員會委員(IUCN/SSC)亞洲黑熊專家小組共同主席。

年輕削瘦的她,從攻讀美國明尼蘇達生物學博士班起,就常背著二、三十公斤的器材縱走山林,追尋行蹤飄忽的台灣黑熊。黑熊不只是她論文的主題,更是信念與熱情之所向。她對於黑熊的付出,讓人們叫她台灣的珍古德,讓原住民耆老稱呼她為黑熊媽媽。但你問她有多喜歡黑熊,她會斬釘截鐵的告訴你:「我有說過我很喜歡黑熊嗎?我只是放不下牠們,我想為牠們揹苦而已!」

尋求典範,一腳踏入黑熊的世界

黃教授走入台灣黑熊研究領域的契機,是因為選擇老師的關係,因為她十分欣賞她的指導教授的學術涵養,而這個老師的研究領域是熊。黃教授對於博士班有相當大的期許,她不想只拿一張文憑,而是期待在學院內的最後階段,獲得屬於個人的最紮實也最能大幅提昇的磨練。而當時的明尼蘇達大學保育生物研究所之中(這是黃教授的母校),注意到她的,從事較大型動物研究的,唯有教授大衛.賈塞利斯(Dr. Dave Garshelis)能滿足黃教授的求知慾,成為她心中的學術典範。



問到這位「學術典範」對黃教授的最大影響,黃教授毫不遲疑的回答:「國際保育視野與做人做事的態度。」黃教授曾問過賈塞利斯,為什麼願意收她做為學生?尤 其是她的英文又不太好,賈塞利斯的回答讓她震撼:「如果需要學生幫助我做美洲熊類的研究,在文化及語文之考量下,妳大概很難在名單之列。但是妳來自亞洲, 那邊關於熊類的研究很少,如果妳好好做,妳會啟發、推動亞洲地區的熊類研究與保育活動,貢獻可能更大。」

對於保育的高度國際觀讓賈塞利斯選擇了黃美秀。

在賈塞利斯(目前是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物種生存委員會熊類專家小組主席),黃美秀看見了研究跟保育雙軌並進的良好身教:一方面維持論文生產的良好質量,另一 方面對於服務性質的保育工作也從不退卻。賈塞利斯曾經對黃美秀說:「做保育跟做科學研究並不完全相同,保育有時為了拯救物種,其中不容太多的等待。」有些 時候基於保育的需要,對於資源的分配可能要重新估量。而這,在黃美秀回國,身兼多重身份,面對保育與學術的矛盾之時,黃美秀有了更多的體會。
觀測黑熊的基地,大分觀測站/黃美秀提供 黃老師的學生們正測量著熊窩,為其生活與遷移行動作紀錄/黃美秀提供
上圖:可愛的黑熊寶寶趴在樹上/黃美秀提供
下圖左:觀測黑熊的基地,大分觀測站/黃美秀提供
下圖右:黃老師的學生們正測量著熊窩,為其生活與遷移行動作紀錄/黃美秀提供


回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