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珍愛地球

熊熊熱愛 無盡延燒 - 專訪為台灣黑熊發聲的黃美秀教授

第2頁,共4頁

黑熊媽媽正在哺育幼熊及教導進食,如此慈愛的天倫景象怎忍心破壞?/黃美秀提供 黑熊媽媽正在哺育幼熊及教導進食,如此慈愛的天倫景象怎忍心破壞?/黃美秀提供

學術與保育的拉扯

學術和保育為什麼會矛盾?他們不是同一個領域的事情嗎?黃教授反問:如果今天是筆者面對日益稀少的物種,比如說中華白海豚好了,筆者第一個行動是什麼?筆者想了想,說:可能會先去做社會運動與宣導吧?黃教授接著又問,可是你一天有多少個小時?你的研究,你的科學論文發表產出,你的教學每一項都需要時間,邀約演講這些不是不付出就能有成就的。但是,當你把時間心力投注在單純的研究及撰稿生產之餘,可能就沒有足夠的時間進行教育宣導、募款,或者是協助行政單位解決一些迫切的管理議題。

面對這樣的拉扯,黃教授採取的方式是轉換角度,在研究者與生態保育之間做好資源的分配與取捨。黃教授說,認清這個體制的現實,想出應對的策略,最重要的,不要讓自己對於保育的信念和熱誠被體制給扼殺了。曾有國科會的審查委員建議黃教授轉換研究主題,因為台灣黑熊難度太高,會影響黃教授的論文發表數量。對此建議,黃教授是一笑置之:「如果別人用三年可以升等為副教授,那我可能需要六年;但是在這六年間我好好的經營,我還是可以升等,而且又顧及了生態保育的需求。」

架設網站,讓更多人認識臺灣黑熊

成立黑熊保育網的緣起是什麼?黃教授表示,建構黑熊保育網站是因為人們都太不瞭解黑熊了,甚至很多誤解,保育不彰是因為非法狩獵跟民眾的購買,但是這不能算是民眾的錯。第一步應該讓民眾清楚議題與對象,瞭解之後,他要不要關心,能不能或願不願付出,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

進行黑熊研究的時候,黃教授清楚的看見了台灣黑熊的困境,她覺得,一個物種被列入瀕危名單二十年,卻沒能有效復育,這是台灣人共同的恥辱。以前的雲豹或原生種水獺,因為訊息不足,在本島幾乎消逝或許是莫可奈何之事,但是在資訊發達的現在,生為保育學者,黃教授無法坐視黑熊的滅絕。雖然黃教授寫了本《黑熊手記——我與台灣黑熊的故事》,但是「台灣人說真的也沒那麼愛看書」(該書雖然獲得了2004年開卷好書的榮譽,卻還是難逃絕版的命運),想來想去,最能傳播資訊的方法就是透過網站,成本上最便宜,關心熊的外國友人也看得到。所以,在回國的第二年,黃教授就跟玉山國家公園合作,共同建置了「台灣黑熊保育研究網」。



至於在網站的維持與更新方面,黃教授坦言並不滿意,現在主要的更新在於資料庫保育類新聞以及論文資料的發表,其他相對就比較少,有人發問也很難即時回應。 而這又回到一開始的討論,如何平衡與劃分資源?聽到這裡,筆者忍不住插嘴:現在不是有很多擴大就業方案嗎?如果老師也去申請,不就可以幫自己的學生創造工 作機會,同時也可以讓他負責資料更新和網站維持嗎?聽完筆者自認聰明的點子,黃教授正經的說:我從不擔心他們的就業問題,我的學生目前出去都很好找工作!

哇!在這個高學歷等於高失業率的時代,居然有老師對自己的學生這麼有信心!黃教授說,她的學生多數野外研究的能力都很強,或者刻苦耐勞及熱誠,學界甚至管 理單位雖然普遍不重視野外研究,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野外調查是野生動物保育研究的第一線,這方面的人才量需求事實上是應該非常大的。而她的學生具備了刻 苦耐勞,專業知識,以及對野外調查的熱情,這正是各研究團隊渴求的對象。但是山野調查想要留住學生,非常不容易,不僅工作辛苦,資料收集不易,親友們大多 認為這是冷門或危險的。所以老師最好能親身帶領,讓學生深刻領略自然的深奧及野外工作之樂趣,也要給他們發展空間;可是,當學生品嚐了野外調查的樂趣,感 受了與自然互動的震撼,他們的熱情就在這個領域持續付出。這恐怕是鎮日坐在實驗室裡,僅憑他人採集的試管樣本作研究的科學家不易體會的。談到了分散在各個 計畫、各個觀測點的子弟兵們,黃教授的口吻難掩驕傲。
十四個月大的黑熊看來已經相當神氣了,這隻黑熊脖子帶著觀測項圈,凝望著遠方/黃美秀提供

上圖左及上圖右:黑熊媽媽正在哺育幼熊及教導進食,如此慈愛的天倫景象怎忍心破壞?/黃美秀提供
右圖:十四個月大的黑熊看來已經相當神氣了,這隻黑熊脖子帶著觀測項圈,凝望著遠方/黃美秀提供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