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精采人物

齊心呵護 巍巍玉山 - 一群默默守護玉山的無名英雄

第2頁,共5頁

志工們跨過險惡的地形,達成服勤之責志工們跨過險惡的地形,達成服勤之責
 
遙遙千里路  只為掃廁所

 
清潔廁所,人人都會。如果是拿桶水沖刷著馬桶上的陳年污垢,可以說簡單;但如果輕則一身糞穢,重則跌落深山溪壑,這可就不簡單了。
 
「黑熊001」、「黑熊002」是在玉山保育志工團中分別對陳大森與齊泰榮的尊稱,宛如其編號的序位含意,兩位資深的志工前輩簡直把高山保育當成了他們下半生的志業,提攜起新進志工,共同去成就出山林的清爽。即使,這是個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任務。
 
攀過峭壁,走過斷崖,涉過溪水,中央金礦山屋的生態廁所是他們執行任務的最終目標。為免影響到下游的水源品質,海拔2、 3,000公尺的高山廁所並不能像平地以消毒水或大量清水直接沖洗,所以便器只能徒手擦拭;排泄物則是採用自然環保的方式,將收集桶中積滿的排泄物覆上腐植土,待其發酵後,下次上山清理時,再將已發酵的排泄物挖洞掩埋作為有機肥。
 
這樣的工作,光想像就是一大挑戰。
 
一行人奮力將下方將近2、30公斤的方形糞便收集桶拖出,趨近一看,要分解的還不只有排泄物而已。衛生綿、紙張、塑膠袋,吃完的罐頭,最誇張是還曾經挖出了整顆高麗菜,他們只好將菜掏出曬乾,以不讓這糞池中的「不速之客」佔去太多容量。這些山友的一時之便,卻讓清理上的後續作業的增加了數倍工程。

  
志工表示,積了水或尿的糞池,會讓有氧醱酵轉為厭氧醱酵,而厭氧醱酵過程會產生惡臭且未腐熟排遺會汙染生態環境。而不屬於糞池內應有的東西,如面紙、衛生紙、濕紙巾、衛生棉、各類塑膠包裝、廚餘等,亦不應該讓它們在糞池中出現,應將之當作自己的隨身物品,一同帶下山。
 
齊泰榮、蘇明珠夫婦是志工團隊的伉儷組之一,陳大森先生曾說,夫婦倆人可以一同上山,並在服務的過程中彼此照顧,在外人看來,是多麼令人羨慕及動容的事。
   
「中央金礦廁所排泄物處理過程中最重要程序就是翻堆。翻堆,就是指堆肥過程加速醱酵最好方法,且也可適時觀察溫度、濕度、 pH值、微生物活動等……。」專業明確的文字,並非出自於研討專用的學術論文,而是由齊泰榮與蘇明珠夫婦所執寫的協勤回報單。一張張的回報單中,或可見他們因為在100多公升的糞桶中發現好幾種昆蟲藏匿其間而興奮;或可學習他們發現進口的碎木屑因為經過防腐處理,不適作腐植土的心得分享。他們不斷設計著各種實驗,將其方法與過程記錄下來,對於中央金礦山屋的排泄物分解試驗,這對夫妻可以說幾乎認養了這個工作。

上圖:志工們跨過險惡的地形,達成服勤之責。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