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從觀測中展現關懷 - 生態觀測的意義與價值

第1頁,共3頁
人們從自然中領會尊重生命的意義/Chen Peng Guang 攝

採訪撰文/夏君佩
翻譯/黃詠蘭
特別感謝/國立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管理研究所吳海音教授

如果上網搜尋,會看到吳海音教授的名字跟臺灣獼猴緊緊的連結在一起,大量的文章發表與成果、訪談,展現了吳教授對於生態觀測的功力與累積;另一方面,吳教授除了野生動物的研究教學之外,她也教授資源管理方面的課程。在這次的訪談中,吳教授以資源源管理的宏觀角度,為我們釋疑了台灣生態觀測的演進與轉化。
 
翻轉的主題,不一樣的印象

 
這場採訪,主題的反轉超過了筆者的想像。
 
原本筆者心中想的是,我們談論的主題最有可能會圍繞著生態攝影的部分打轉,討論的也可能是攝影器材的進步對於生態觀測有什麼樣的影響,以及拍攝過程中的辛酸甘苦……畢竟這些部分是「非專業」的人們對於生態觀測,最直接的聯想。但是,電話那頭傳來的、吳教授直率而明快的聲音,卻讓這場訪問有了不一樣的定調。
 
吳教授告訴我,攝影是一門專業,也是藝術,這個部分她會讓真正的專家來執行,至於她自己動手拍攝的照片,純然就是用於研究記錄之用,而非讓人領略「哇!臺 灣原來這麼美」的工具;如果要投注心力在這上面的話,因為人的時間跟資源有限,很有可能會偏離了自己原本的研究主題,而把精力花在器材與技術的追逐上面 了。聽完之後我愣住了。聽出了我的遲疑,吳教授笑問:是不是跟之前想的很不一樣?真的,確實是不一樣!
 
生態觀測,到底是什麼?
 
生態觀測的意義
 
吳教授為此作了如下的說明:生態一詞本身是需要被定義的,而在生態觀測之中,生態、環境等都需要被界定。簡言之,生態觀測就是針對生態領域中你有興趣的部 分,所進行的觀察、觀測、記錄以及探究。而在其中,你必須清楚你的主題,以及所觀測的對象,只要是在這個範圍內所進行的研究,都屬於生態觀測的範疇,這是 一個專門的學問。而生態攝影在其中,只佔了很小的一個部分而已。
 
釐清了這個觀念,生態觀測的縱橫霎時間變得寬闊起來:它可以是研究者基於個人的興趣而進行對於物種或環境的長期追蹤;也可能是跨越了多個研究領域,共同進行大規模的資料蒐集與解密!


 
秉持志向始終如一

  
在年少時期,吳教授就立定了生物學家的志向,一路走來橫亙了20個以上的年頭,等於從臺灣生態意識開始萌芽的時候,吳教授就參與其中了。而這些年看下來,臺灣的生態觀測有著什麼樣的轉變呢?根據吳教授的看法,早期的生態觀測多為平面且單點的進行,觀測者與團隊選定一個觀測標的,就深入當地,然後憑著自身的生物知識以及手邊能使用的設備進行觀測;這樣呈現出來的成果通常是比較單一而平面的。而伴隨著科技進步:攝影器材的更新、衛星技術的成熟、數位資料庫的資源以及網路的興盛等等,現在研究者的觀測面向,也由平面轉化為立體,彷彿由2D轉換成3D一樣,有些時候可能還是4D的;這是因為搭配了完整的資料庫檢索,而使時間因素也可以一併考慮進去,讓成果的呈現更完整。
  
而嶄新的技術,對於觀測結果及相關推論也會有影響。早期吳教授在墾丁觀測猴群,總覺得猴子們的樹棲性特別強,總是在樹冠層來去,休息與覓食,要不就是在珊瑚礁上活動。可是,當紅外線自動攝影技術成熟之後,其他研究人員在不同的地方利用自動相機記錄到獼猴經常在地面上行進與移動。之後,吳教授的學生們對墾丁地區其它猴群的密集追蹤,發現獼猴也會在地面上覓食,翻撿落果。觀測的過程中,體認到了動物在不同時空會有不同展現,而不同技術與方法,各有其所長與限制,無絕對的優劣。
 
至於觀測技術轉化的過程,身為研究者的吳教授,在早期和現在又分別面臨了什麼樣的挑戰呢?教授說,早期當她還是新手的時候,所要面對的是一個城市孩子,如何在野生的環境中過下去,她有學院方面的知識,但是缺乏入山經驗與實際操作。而等她自己成為成熟的觀測者,有了足夠的經驗基礎,面對新的技術,思考的層次也轉換了;她需要的是連結技術與研究之間的想像力:如何讓技術幫助自己的研究主題更具開創性。
 
在技術普遍相對成熟的現在,吳教授也做出提醒,研究者要能兼顧自身的本業和技術方面,自己要做好資源方面的管理和整合,避免因為技術涉入而導致研究的主題偏移,如此,重要的研究主題很可能因此就陷入懸而未決的狀態,這是研究者必須時時檢視並確認的。
圖:人們從自然中領會尊重生命的意義/Chen Peng Guang 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