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深山裡的特務007 - 紅外線自動相機記實秘辛

第1頁,共2頁
玉米田的月色
採訪撰文/張碧慧
圖片提供/裴家騏
翻譯/黃詠蘭
特別感謝/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裴家騏教授

 
台灣山林各處,隱藏了許多紅外線自動相機。這些相機在協助研究的過程,揭露了許多意想不到、超出研究目標的秘密。
 
曾經,教科書宣揚台灣四季如春、森林常綠。動物學者因此相信,台灣草食性動物得天獨厚,和每年都得面臨寒冬考驗的溫帶動物不同,一年到頭沒有季節性的生存瓶頸。是紅外線自動相機捕捉到的影像,意外改變動物學界對台灣氣候的刻板印象。
 
「颱風過後拍到的動物有些好瘦。」裴家騏是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同時也是台灣應用紅外線自動相機收集野生動物生態資料的先驅。許多次強烈颱風襲台,土石流推倒樹木、改變地貌,他的研究團隊事後整理照片,意外發現連日狂風暴雨過後,還能活著出來覓食的動物,普遍身形消瘦甚至受傷。
 
原來,台灣野生動物雖不用面對冬季的冰雪風霜,一年四季卻可能遭遇突發的氣象干擾,包括夏秋季不可預期的颱風、冬季氣溫驟降的寒流。並且,突發干擾教野生動物措手不及,無法像溫帶動物因應雪季演化出冬眠、遷徙等行為避難遷徙等行為避難。而這殘酷的真相,以往颱風來襲,研究人員趕著下山都來不及了,遑論冒險登山查探,若非紅外線自動相機風雨無阻堅守崗位,外界根本無從了解。
 
野生哺乳類動物,香港多過墾丁!
 
紅外線自動相機揭露的事實,令人意外的不只這件。出乎意料,高度商業化的香港,境內野生動物種類及數量,竟然超越墾丁國家公園。
 
2000到2004年,香港政府邀請裴家騏進行境內野生動物現況調查。紅外線自動相機意外拍到數量超過墾丁國家公園的野生哺乳類動物,甚至包括台灣瀕臨絕種的石虎,以及珍貴稀有的穿山甲、麝香貓。
  
這樣的調查結果讓港府大為驚喜。1920年代起,每年出版的《香港政府年報》,自然環境篇永遠寥寥數語,千篇一律描述香港野生動物數量稀少、自然資源貧乏。紅外線自動相機揭露的喜訊,讓《香港政府年報》隔年立刻改寫,港府甚至發行野生動物郵票開心慶賀。
  
但,高度開發的香港為什麼依然存在野生動物,數量甚至超越墾丁國家公園?同期間也在墾丁國家公園進行調查的裴家騏研究後發現,原因之一可能是出在墾港兩地,森林、草原及人類聚落等三種環境,在地景上的排列組合大不相同。
在墾丁,村落和市區主要分佈在低處,人類聚落的邊緣通常就連接著開墾過的草原帶,再往山上去才銜接到森林。因此,人類很容易穿過草原進入森林邊緣,對生活在森林邊緣和森林裡頭的野生動物造成生存壓力。
 
香港不同。香港森林在200年前的大規模墾荒盡遭砍除,就連陡峭山頭都闢成梯田。但距今80年前,政策轉向,港英府放棄農業主動造林,將都市範圍外的廣大廢耕地劃作郊野公園,僅白天開放戶外活動,夜晚禁止進出。
 
香港生態從此慢慢回復。特別是緊鄰都市的山腳下地區,因為水往低處流,山腳的土壤相對潮濕,歷經80年率先出現植被並發展成森林。反倒是森林向山頂的那一側較高海拔的山坡,相對乾燥至今只回復成草原。形塑了香港島上,都市緊鄰森林,更遠才是草原的地貌。
 
這種和台灣截然不同的地景分佈,讓香港民眾很難穿越茂密森林進入草原,喜歡森林和草原交會環境的野生動物(石虎、麝香貓、穿山甲……等),反而不受干擾, 80年來就在草原帶生息繁衍。換句話說,歷史上的無心插柳,意外替香港野生動物阻絕人煙。

上圖:人們善用大自然這美好的素材,開創生態教育的嶄新視野。圖為玉米田的月色。
/Jill Ba ttaglia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