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台灣全記錄在國家公園

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

第1頁,共1頁
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

天空恢復昔日的湛藍,太陽再度從雲層中露出一掃陰霾的光芒,但是莫拉克颱風肆虐後的土地,連同人們的心一起撕裂了。

甲仙芋頭冰、寶來溫泉、南橫三星、通往嘉明湖的南橫公路……串連著回憶的美景,無一不遭受重創。疾風、驟雨,淹沒土地;怒喊、呼號,喚不回逝去的生命。看著媒體夜以繼日播放災區狀況,南台灣那一端的苦難歷歷在目。蒼天之父決心不過父親節,讓整年份的雨頃刻傾瀉,當下的人受盡苦楚,旁觀的人難以冷眼,心情糾結。我們守在工作崗位,望著電視,覺得務必得為這片失衡的大地盡一份心力。

我們雖然上山下海,但協助救難賑災豈是輕而易舉?利用影像,我們能做的,就是記錄這道沈痛的傷痕。肩扛攝影機,任重而道遠。不是嬉笑怒罵的罐頭娛樂,是我們的堅持與驕傲; 於是,我們避過重災區,不想成為無知的累贅,找來曾深入第一線的救難嚮導,默默出發,檢視這片曾經用力記錄的土地,才是此行最主要目的。

然而踏上甲仙南橫一隅,心情就沈重起來了。

與安全無虞的在地友人站在街道,觀望遠方,心中總有份難以割捨的情感,市區情景一如往昔,出了市區卻變成另一個世界。保有「翁戎螺化石」的甲仙化石館,變成孤島的地標;斷裂的牽手橋橋墩堅強矗立,河流裡的滾滾黃土,卻毫不猶豫帶走鱸鰻、高魚身魚固魚、何氏棘魚入的一線生機; 通往飛鼠、竹雞老窩的產業道路,竟隨著走山不知去向,屬於山林的美好盡皆沒入地表。

洪水如猛獸,在我們眼裡,是最痛的印證。

地走山移、傾盆暴雨形成的堰塞湖,讓兩米小溪溝化為百米溪流,奔流其中的不是清澈沁涼的溪水,卻是逐漸乾涸的土石泥流。原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以是美如靜臥山中的水漾森林,讓人讚嘆流連; 更可以是大自然最無情的殺手,轉瞬間毀滅一切。

而今,土石停止流動,大地之母試圖癒合傷口,人們的情感早已隨著堰塞湖傾瀉而下的土石洪流潰堤了。發生的一切,沒有重新來過的契機; 盤旋於南台灣的20 號巨龍,柔腸寸斷。明天過後,生機安在?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之道,似乎還有一段漫長的路,卻是我們要謙卑學習跟克服的必經之路。

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
  • 圖:明天過後的南橫公路

文.攝影 / 台灣全記錄節目企畫 顏祺昌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