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專欄

水走過的地方 它還會回來

第1頁,共1頁

Namasia( 那瑪夏) 就是指玉山的水滿了、溢出來,流下來的水,就成了Namasia……

其實,台灣原住民各族早已累積了如何與台灣山海共融共存的智慧,只是我們輕忽了祖先的故事與話語……

莫拉克颱風來襲並非從南部開始,早在八月五日晚上,新竹山區尖石鄉部分產業道路已經遭到沖毀。我當時在竹東鎮剛剛講完第二天〈鄉土語言文學創作〉的研習課程,隔天即因莫拉克颱風而暫停研習。

後來,我們都以為莫拉克颱風遠颺而慶幸著。不料,兩天後的八月八日晚上,災情開始如狂潮從電視影像上奔襲而出,幾日之後,直升機飛入山區進行援救災民的行動,臨時安置區散碎在南台灣平原的小市鎮上,情況宛如十年之前我們所曾經歷過的九二一大地震,然而災情卻遠較九二一猛烈。

接通了南部幾位受災友人的電話,感到必須做些什麼事情,九月五日起,開始了災區的田野調查。

那瑪夏鄉( 原三民鄉) 的布農人卜袞,早在《山棕月影》一書中舉出了布農老祖先的智慧諺語:「水走過的地方,它還會回來。」卜袞頂著淬亮的光頭說著:「namasia( 那瑪夏) 就是指玉山的水滿了,溢出來,流下來的水,就成了namasia。」布農人原本居住在山腰,幾經國家力量的遷移之後,鄉內幾個村落大抵依傍namasia 的河床上邊居住,結果造成民族村遭土石流掩襲,罹難者死亡與失蹤的族人共有26人,挖出九具遺體。

桃源鄉梅蘭村的海舒兒是一位國小教師,我們在旗山鎮「南方部落聯盟」辦公室外的騎樓下談著,深夜的海舒兒顯得有些疲憊,也許他被幾年前「越域引水」工程的炸山炸得有些恍惚,也許是連日奔波於幾個安置區而疲倦著,問到老人家對水的看法時,海舒兒回過神似地說著:「布農族獵人比較古老的說法稱水叫做babas,意思是有毒的,布農作家田雅各也談到布農族是畏懼水的,譬如後來的種水田,這被認為是有毒的東西,裡面有惡靈。第二,布農族在選擇居住的地方形成一個部落,一定是遠離水,遠離河川包括支流,或者它曾經是河川走過與大水走過的地方,我們會選一種不是從河川來的水,是在一個地方莫名奇妙冒出來的水。」

「水是有毒」的說法驚嚇了我,仔細的思索,布農人的觀點說的是,我們渺小的人類必須敬畏水的力量,中國古老的諺語不也說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當好茶村在莫拉克颱風中整村被掩埋的消息傳來,還能不思考布農人視水為babas 那種戒慎戒恐的觀念嗎?魯凱人歐威尼.卡露斯在燠熱平原的三和村遠望著雲霧裊繞的舊老茶時,說著:「失去了文化,一個民族就不再優美了。」歐威尼.卡露斯至今仍是少數重返舊好茶居住的族人之一。

我們泰雅人也自謙的說著自己居住的地方不好時稱「水邊的人」,其實台灣原住民各族早已累積了如何與台灣山海共融共存的智慧,只是我們輕忽了祖先的故事與話語,許多部落都已經被遷往臨河之地,成為與災難與共的「水邊的人」。

瓦歷斯.諾幹

瓦歷斯.諾幹簡介

瓦歷斯.諾幹,漢名:吳俊傑。畢業於台中師專。師專起才初嘗文學,十六歲寫成之新詩被校刊主編丟入垃圾桶,後與該主編林輝熊結拜為文學兄弟。現任職於童年的母校─自由國小烏石分校擔任教師。曾主持台灣原住民文化運動刊物「獵人文化」及「台灣原住民人文研究中心」。

撰文/瓦歷斯.諾幹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