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攝影師物語

生態攝影 談觀念不談技術 - 專訪自然生態攝影師徐仁修

第1頁,共3頁
生態攝影藉著攝影來欣賞及關懷大自然,不要未保護卻先破壞了大自然。

知名生態作家徐仁修奔波於全球各大洲,進行生態調查、從事生態攝影與寫作,臉上有著歷經風霜的堅毅線條,充滿自信,說話條理清楚。他從台北烏來山上的花園新城住處下山,在荒野保護協會接受採訪,行程滿檔讓此次採訪也變得有些匆忙。

天生的自然觀察家

不過談到生態攝影,徐老師仍然露出興奮、熱情的神采,敘述他印象深刻、難忘的經驗。他說:「蛇很難拍,因為牠總是神出鬼沒,且常在夜晚,出現時又常見頭不見尾,所以不易拍得好。通常毒蛇較不怕人,反而好拍,前提是不要被牠咬到。」他講話簡潔有力,完全沒有猶豫。

在荒野保護協會,工作人員及志工靜靜地工作著,偌大的幾間教室關著燈,因為白天沒人上課,而略顯空蕩。幾十張生態攝影照片掛在展覽牆上,述說著徐仁修穿山越嶺的足跡,而各單位、團體頒發的感謝狀,則印證這位天生的自然觀察家,對台灣生態教育做出的貢獻。

生態攝影避免侵略性

徐仁修認為,生態攝影許多人會應用到「擺佈」的方法,這往往對動物造成「干擾」。他說拍野生動物的紀錄片,需要與動物學家合作,事先要有一番討論與路線時間及位置的設計。例如攝影者要隱藏在某些地方,取得一些角度。而拍攝大動物時,更要避免干擾到牠們。

在彼此尊重的情況下,才能捕捉到如此難得的逗趣畫面。本圖可沒有經過特效處理,而是許多雄蝶在追前面一隻雌蝶的求偶畫面喔。
  • 上圖:生態攝影藉著攝影來欣賞及關懷大自然,不要未保護卻先破壞了大自然。
  • 下左圖:在彼此尊重的情況下,才能捕捉到如此難得的逗趣畫面。
  • 下右圖:本圖可沒有經過特效處理,而是許多雄蝶在追前面一隻雌蝶的求偶畫面喔。

採訪撰文/戴定國
圖片提供/徐仁修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