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同理心 師法自然真價值 - 郭瓊瑩 公共建設之生態思維

第1頁,共3頁
「生態」是一種無所不在的觀念與生活方式。每一工程、工法都應有生態思維/ 郭瓊瑩提供因應降雨強度,以乾砌石塊作為排水溝,即使乾季時,亦可呈現自然綠意

2009年,九二一震災十周年,老天又給台灣吃了一記重拳。 颱風接續過境,八八水災的重創不必多說,即便是宜蘭享譽已久的生態大縣,在芭瑪颱風龜走牽拖行逕下,數日的雨量亦造成「水淹冬山」景象,部份居民被迫強制撤離。「生態工程」又再被拿來討論、檢驗,甚至質疑。

「生態工程」,非表面的綠化施工

以往「生態工法」一詞,就是誤導的開始。生態工法常被人誤以為是一種施工方法、一種技術,以如此狹隘的視角,從看得到的片斷: 一段被沖垮的堤防、一座截斷的橋樑,而判定生態工程的效益功過,顯然是對錯焦,搞錯生態多面向的整體考量。

「就像在不該截彎取直的地方,截彎取直,宣稱施以生態工程,然後再因河道受沖蝕,垮了,質疑生態工程,這是很荒謬的!」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院長郭瓊瑩教授,在她主持的環境規劃與生態設計研究室直言台灣普遍存在,斷章取義,從枝節末端看事情的現象。

要知道,任何工法、工程,都需要有生態思維,從國土規劃、都市計畫、交通建設等等,每個位階、程序都需要建立在生態基礎上,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至於工法,是已經到末端的執行,當前端的問題未解決,而希望從末端看得見的工程做努力,可投入的其實已很有限。

顯然,建構整體性的系統思維,溯源每個程序環節對生態的考量與否,是釐清問題的第一步。

了解土地 因地制宜

國家公園,即是最佳反證。曾任職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技正的郭院長特別指出,就國土規劃來看,國家公園已遵循生態原則,即依不同的土地資源特性與其敏感度加以等級分類: 保護區、緩衝區( 包括特別景觀區、一般管制區)、遊憩區等等,也因此即便是颱風過境,損害也是很有限,甚至有土石崩落也是自然現象,不會造成「災難」。

再則,「什麼叫災難? 落石壓死一隻熊、一隻獼猴,叫不叫災難?! 」只有依人類的角度看,人使用了那塊土地,跟自然起衝突,有所損失才叫災難。而當了解土地的特性,做適當的規劃規範,不在易崩塌區開發建設,不在環境敏感區從事人為活動,生態保護區就不讓人為活動涉入,災難發生的機率自然降低。

談到國家公園在觀光遊憩與生態保育兩相兼顧的原則,郭院長指出,世界各國國家公園在整體承載量上的可控制下,已從絕對的隔離保護,進入「與人共生」的經營概念,「人」也是生態系統中的一環,也可走進來。當然,民眾教育也是讓此概念可以實踐的重要條件。

  • 左圖:「生態」是一種無所不在的觀念與生活方式。每一工程、工法都應有生態思維/ 郭瓊瑩提供
  • 右圖:因應降雨強度,以乾砌石塊作為排水溝,即使乾季時,亦可呈現自然綠意

採訪撰文/江明真
特別感謝/中國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郭瓊瑩院長
圖片提供/郭瓊瑩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