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改變想法 才是好方法 - 王鑫 談風災後省思

第1頁,共3頁
地球是活的。氣流形成、海洋流動、颱風、颶風、海嘯等等,都是自然的擾動力。/ Leonid 攝影後製王鑫教授認為,位於颱風、地震頻仍地帶的台灣,面對氣候變異問題應有更全面的思維/ 鄭真義攝

從信念和經驗中我知道,如果人們過得單純而聰慧,那麼,在這地球上維持自己的生存,不是件艱辛的事。從信念和經驗中我知道,如果人們過得單純而聰慧,那麼,在這地球上維持自己的生存,不是件艱辛的事。- 摘自《湖濱散記》 梭羅著

日前,政大講座教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錢致榕在一場演講指出,八八水災發生時,台灣社會很多能量都消耗在「誰要下台」,無論媒體、政府乃至整個社會「濫情又理盲」。

「這四個字確實道出了台灣該檢討的方向。」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王鑫教授表示。「處理事情就該分析事理、講清楚說明白、追根究底,但在台灣,問題的癥結反而不檢討,遇事就只停留在情緒反應,責任只推給一個人,卻總是忘了該反省到底問題在那兒。」

台灣持續邁向民主、自由、科技發展。在文化發展過程中,過度擴張個人利益導向的民主價值,容易導致分析事理無法冷靜客觀。

無法忽視的三聲無奈

「有首台語老歌『三聲無奈』,我曾在20年前寫過一篇文章,篇名就用了三聲無奈,說的是台灣國土保育上的無奈。現在看來,這無奈不止三聲,恐怕還要超過。」向來妙語如珠的王鑫教授,雖以輕鬆的語調做開場,卻帶出了國土保育面臨的窘況。

王鑫點出的第一個無奈,其實就是人類對大自然的瞭解不夠。「西方啟蒙時代以來,科技發展已有三、四百年的歷史,但是我們對大自然已有足夠、完全的了解了嗎?比方說,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仍是無解的吧!自然界許多現象仍是人類不理解的。先前學者發展出的科學知識,拉長時間再來看,即使被認為是『定論』的也會產生意想不到的變化。」

追求科技進步來趨吉避凶,的確是可行的方法之一。以往科學家集中研究線性及簡單系統,但近來科學家越來越重視非線性、複雜動態系統的研究。「比方說,只有一個颱風來襲預測會比較準,但是有兩個颱風一起來,就會傻住啦!萬一還有東北季風、共伴效應……這些複雜牽扯與交互影響,就難免會預測失準。非線性、複雜動態系統研究告訴我們,再大的電腦也不能保證預測絕對準確。」

王鑫分析,影響環境的因素很多,再怎麼超級的電腦都算不出來,目前人類的力量也無法改變這樣的現象。今日看八八風災覺得是前所未見的洪災,但是它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嗎?其實不然。50年前的八七水災也不小,那一、兩百年前,甚至三、五千年前是否有更大的水災呢?不能因為沒有文字記錄就認為不曾發生。留存在岩層裡的地質記錄,明確的告訴我們,在地質時代裡,更大的水災發生過很多次。

「比方說,以往堤防設計都是按照10年、20年、50年洪水重現期為計算基準,一旦遭逢百年洪患就逃不過災害;於是,有人提議用百年重現期來計算,只是,10 年跟100年重現期的工程經費差距,恐怕不只是10倍!依10年重現期設計的排水管可能做個小管子就夠,100年的設計可能需要直徑1公尺的排水管;200年重現期的設計則需要更大的管子…治水的背後,牽扯太多經費問題。」

台灣缺乏長期洪患文獻,因此很難依據長期統計資料正確的預測水災。「從台灣地質證據來分析,肯定是會有更大的水災的。人們都想知道洪災會不會再來?專家學者只能回答:該來的就會來,那是或然率的問題。」

人們總愛以人力來改變自然環境,喜歡強調人定勝天、愚公移山的精神,要求政府開發有潛在災害威脅的地區。因此常見高高的堤防豎立在河岸和海岸。然而諷刺的是,這第二聲無奈就是施工品質常難掌握。原本引以為傲的工程建設,常經不起大自然的考驗。

  • 左圖:地球是活的。氣流形成、海洋流動、颱風、颶風、海嘯等等,都是自然的擾動力。/ Leonid 攝影後製
  • 右圖:王鑫教授認為,位於颱風、地震頻仍地帶的台灣,面對氣候變異問題應有更全面的思維/ 鄭真義攝

採訪撰文/賴宛靖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