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11年九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精彩人物

用生命刻劃永恆 - 專訪資深紀錄片導演柯金源

第1頁,共3頁
柯金源與七頂峰隊員於雪地上前進/ 伍玉龍攝

在記錄影像的路上,許多人走得絢麗且備受注目,他卻選擇艱辛沉默的旅程。31年的影像生涯,累積了18部紀錄片、四百多篇專題報導、二十幾萬張環境記錄圖像及台灣田野調查文字檔案,並參與了二百多集的環境新聞專題的採訪製作,這些紀錄是他生命的厚度,也是台灣的生態與人們的故事。

山林與海洋彷彿是構成他的一部分,玉山的林木、綠島的珊瑚、蘭嶼飛魚的祭典……他看見生態的吶喊、人類與自然的拉鋸、掠奪,他的影像、他的文字,總是流透出對這片土地的疼惜和眷戀,透過觀景窗的眼,帶領人們看見始終忽視或未曾正視的種種問題,他是永不停歇的台灣影像紀錄鐵人,公視紀錄片導演柯金源。

記錄 生命的真實

初見柯金源,難以想像他溫和謙沖的笑容裡,那驚人的影像紀錄量及對正義永不妥協的意志,在公視灑滿陽光的的員工餐廳裡,柯金源侃侃而談這31年來對影像及對台灣人文及生態的見解及關懷。

在彰化淳樸的伸港鄉海岸小村落裡,質樸的紅磚灰瓦三合院,門口有一條源自大肚溪的小河,提供了農田灌溉、牲口飲用、鄰里們洗衣、洗澡、採捕魚蝦貝類的好所在,這裡就是柯金源成長的地方。小河的終點為大肚溪出海口南岸的溼地,是名列國際重要溼


地的台灣瑰寶,柯金源回憶在小學、國中時期,每年的夏天,這片豐饒的泥灘溼地就是大夥玩耍的遊樂園。

然而,大型工業逐漸興起,位於最下游的濕地成了汙染堆積的重創地,乾涸貧瘠的農地、火力發電廠的污染空氣、清澈的小河成了工業廢水的排放渠道⋯⋯

柯導演曾回憶:「大肚溪口受到台化嚴重的影響,那個整條溪幾乎都是黑色的,當時居民都不敢靠近溪水,用石頭去丟水花還會冒泡。」

親身經歷這些世代環境間的衝擊與不公義,柯金源不想只是坐著嘆息,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為殘弱的社會角落發聲,從1980起,柯金源開始使用平面影像來記錄對環境的觀察。其實,柯金源也曾投入過絢麗繽紛的商業及新聞攝影,但他發現,台灣有許多的聲音未曾被聽見,故轉以報導紀錄的方式,將所欲探究的事件與現象以影像呈現出來。

當時,這樣的轉折對柯金源來說是一種極大挑戰,因長年追尋「美麗」意象的他,拍攝時總是要取在最唯美的角度,然而這樣的模式無法放在垃圾山、污油等的呈現上,因為會失去想傳達的意念。後來他辦了攝影展告別那些「美的過去」,開始追尋報導影像的張力記錄真實的一面。

水庫乾枯的影像令人觸目驚心,這也是柯金源所欲呈現的影像力量。柯金源也曾經拍過「美麗」的意象,但他決心告別那些「美的過去」,改以記錄最真實的影像。
  • 上 圖:柯金源與七頂峰隊員於雪地上前進/ 伍玉龍攝
  • 下左圖:水庫乾枯的影像令人觸目驚心,這也是柯金源所欲呈現的影像力量。
  • 下右圖:柯金源也曾經拍過「美麗」的意象,但他決心告別那些「美的過去」,改以記錄最真實的影像。

採訪撰文/ 陳姿吟
圖片提供/ 柯金源
特別感謝/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于立平小姐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