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18年九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執法先鋒保母心 - 國家公園資深警察的故事

第2頁,共7頁
1987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焚燬取締沒收之鳥仔踏,並表揚護鳥有功人員/墾管處提供
1987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焚燬取締沒收之鳥仔踏,並表揚護鳥有功人員/墾管處提供

取締是手段不是目的

在臺灣剛成立國家公園的1980年代,當時保育觀念並不普及,在許多保育政策的執行上,難免出現與民眾過往的觀念和習慣有所牴觸的情形。為了能讓自然生態保護以及相關事務能盡快步入軌道。國家公園管理處採取了雙管齊下的策略,一面以教育推廣的方式,一步步深耕生態保育的觀念,另一方面則是藉由當時國家公園警察的協助,雷厲風行取締違反國家公園法以及相關規定的行為。而國家公園警察的灰衣身影,也成為維護國家公園運行不曾缺席的要角。

「大家可能會很意外,國家公園警察處理問題的大宗之一,是民眾的交通工具。」黃建智笑著細數歷來遭遇的疑難雜症,「沒電、沒油、拋錨、爆胎、車門反鎖......只要民眾求援我們就盡力幫忙。」尤其是幅員遼闊道路綿長的玉山國家公園,在道路救援業者暫時無法抵達現場時,警察便成為遊客生命及財產安全最無可取代的守護者,再加上從車輛延伸出的交通疏導和違規停車問題,人民保母的角色在國家公園中依舊鮮明。

「以前陽明山國家公園一到假日,部分道路就塞得像停車場一樣」,遊客一來,街邊小販聞風而至、餐廳民宿等違建如雨後春筍,攀折花木或亂丟垃圾的狀況也屢見不鮮,讓警察們有些疲於奔命。但跟「保母」的天職雷同之處在於,他們仍希望透過勸導和教育來取代責罰。「取締是手段不是目的,人民能夠守法才是最終目的」。黃建智也以台江國家公園為例,「2009年成立管理處後,我們到2012年才正式開出第一張罰單,在這之前我們開出了兩百多張勸導單,就是希望慢慢幫民眾—特別是當地居民—建立正確觀念。」當然,若遇上屢勸不聽或明知故犯者,也絕對做到勿枉勿縱。

由於國家公園依《國家公園法》成立,所以當遇上違反《國家公園法》的行為,警察的角色就從執法者成為協助執法者。「例如遇到民眾砍樹,我們會先以『疑似違法行為』通報國家公園管理處,必要時請行為人書面或到管理處陳述意見,看看是故意行為或有其他正當理由,最後再由管理處進行裁量。」

國家公園警察取締墾丁國家公園內鳥仔踏/墾管處提供
國家公園警察取締墾丁國家公園內鳥仔踏/墾管處提供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