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1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焦點透視

讓黑夜保有它的黑 - 活在璀璨星空下

第1頁,共4頁
陽明山國家公園大屯山拍攝夜景,光線經由空氣中懸浮微粒的散射,讓城市彷彿壟罩在光罩中的天空輝光現象/楊懷智攝
陽明山國家公園大屯山拍攝夜景,光線經由空氣中懸浮微粒的散射,
讓城市彷彿壟罩在光罩中的天空輝光現象/楊懷智攝

文|徐巧玲

五光十色的夜晚,是人工照明蓬勃發展之後的產物,
帶來了莫多的便利,也讓闃黑的夜晚變得燦爛而迷人。
但越來越多的研究卻證實了,這些改變夜晚景色的光線,同時也造成了人類健康的侵害,
失眠、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是藍光造成的視覺病變。
而這些光同樣也迷惑了與大自然共同演化千萬年的物種們。

「光」的污染

然而人類出現的地方必定有人造光,城市中的高樓大廈的照明產生的天空輝光,從遠處都看得到。凡有路燈照射的路段旁則難免出現炫光效應。連深山地區也可能因山屋及道路的照明而喪失了原有的黑暗。對於需要黑暗的夜間生態來說,光是一種環境污染,我們稱這為「光害」。

自然生態系中的每一個生物都具有辨別光與暗的本能。日夜循環的長短隨著四季變化,生物發展與繁殖最佳時期都依季節而定。光害影響生物感應季節的能力,也可能透過各種方式干擾生物正常的生活。

美國911事件後,為了紀念雙子星大樓罹難的人們,象徵突破恐怖攻擊陰影的光束,劃破了紐約市的夜空,希望能帶給人們慰藉;但希望躲避天敵而趁夜色遷移的候鳥們,卻不明白光束因何而來,就這樣一遍遍繞著光束打轉,直到人類意識到出現問題,選擇關閉了光束,讓候鳥逃脫這令牠們迷眩的光。夜晚的過度照明也影響了生物的繁殖。眾所周知的螢火蟲,因為棲地的減少族群數量稅減;而又遇人工照明不斷向野外延伸,而增加求偶的困難度。蛾類短暫的飛行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但卻有許多困在夜晚的燈光下而死亡,無法順利完成生命的任務。光導致許多脊椎動物如穿山甲、白鼻心的夜行性動物失去方向感,使動物無法在環境中順利移動;蝙蝠、石虎的覓食掠食行為及繁殖行為將可能受到打擊。 甚至連海洋也未能逃過光害的影響,海上作業船隻發出的強力光束,影響了浮游生物(趨光性、負趨光性)運動方向,而有不正常的聚集,進而引起食物鏈的連鎖反應。

人類聰明的以人工光照長短來控制切花等經濟作物的生長以及開花週期。但對於自然環境中的植物而言,夜間的光害卻擾亂了它們對於四季循環的感知,干擾發展與繁殖,導致植物無法累積足夠的能量撐過冬天,或開花失調導致授粉及結果成功率下降。

而光對人類而言也被證實並非有百利而無一害。人體依照日夜循環分泌褪黑激素(melatonin),幫助人類在夜晚入眠。夜晚時的光照會干擾褪黑激素的分泌,直接影響人們 的睡眠品質及生活品質。細數了光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但臺灣究竟還有什麼地方不受光害的干擾呢?

從NASA 的衛星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臺灣西部、甚至是總被認為是後山淨土的東部城鎮,都在一片燈火通明之中。臺灣僅存無光害的地區位於中央山脈深山處,包含部份雪霸國家公園、玉山國家公園及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地區。這也意味著國家公園背負著保護臺灣最後不受光害污染生態環境的重任。

合歡山武嶺星空/何小綠攝
合歡山武嶺星空/何小綠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