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19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達人帶路

陽明山來找茶 - 神隱山林間的百年茶業

第2頁,共5頁
臺灣日日新報的大屯山茶產業報導/資料來源:〈臺茶移出沖繩辻利茶店之計畫〉 《臺灣日日新報》,1916-08-02,第4版
臺灣日日新報的大屯山茶產業報導/
資料來源:〈臺茶移出沖繩辻利茶店之計畫〉 《臺灣日日新報》,1916-08-02,第4版

屯山品茶

大屯山一帶的茶產業發展甚早,19世紀中葉已有相當規模,而1933年的《三芝庄要覽》曾留下一首詩文說明茶產業的起源:「百六戛茶種最先,陳盧兩氏着先鞭。翁李呂高步其後,鄭信吳堂與並肩。」這首詩的作者不詳,但卻說明今日巴拉卡一帶,最初曾有陳、盧姓居民投入茶產業的發展,後又在翁、李、呂、高、鄭、吳等姓居民的努力下,讓大屯山的茶產業從巴拉卡向外延伸。

1895 年政權更替後,臺灣總督府的調查報告中,也指出大屯山一帶山岳連亙, 平地很少, 山間僻地水利缺乏,而且因為氣候關係,收穫不易。但是山間茶園頗多,從山腹至山頂開墾之,栽培茶樹,土質適切茶樹。例如,土地公埔庄、新庄仔庄、蕃薯寮庄、錫板庄、後厝庄等。這一方面可見大屯山脈的茶園分布,另一方面也說明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往昔茶產業分布甚廣。

大屯山的茶園風光,到了20 世紀後, 又再受到日本商人的注意。京都著名的茶商: 辻利茶鋪,其經營家族的成員三好德三郎,也在1916 年投入這一帶的茶園生產。三好德三郎是久居臺灣的日商代表之一,也有人稱他為「民間總督」,其與統治當局的關係密切。根據日治時期的報紙所載,三好德三郎曾為了向沖繩輸出臺灣茶,先於淡水的水梘頭租了五甲茶園,在當地興建工場製茶, 並往大屯山擴張其茶園。研發了一年才製造出合於沖繩人口味的茶,其味道接近包種茶。希望藉由大屯山周遭地區的綠茶生產,改變過往沖繩向福州購買茶葉的習慣,但可惜這個計畫最後仍未能成功。即使如此,今日我們至沖繩旅遊時,或許也可以想起,大屯山周遭的茶葉,於20 世紀初期曾一度成為當地的新興商品。

不過,1910 年代末期,臺灣茶在海外的銷售市場,受到印度、錫蘭、爪哇等地的威脅,陷入經營上的困境,而這也影響到大臺北地區的茶產業發展。根據臺灣總督府的調查報告,有不少茶園即因此改種果樹。

有鑑於產業發展的困境,臺灣總督府在1919 年也推出茶業獎勵計畫,其措施包括:1. 免費配給優良茶苗改良茶樹品種;2. 設置模範茶園,補助肥料、普及施肥觀念;3. 補助借貸製茶機械,普及機械製茶;4. 以巡迴教師指導茶農提升製茶技術;5. 於各茶產地成立茶業組合或公司,實施共同製茶;6. 設置臺灣茶業共同販賣所,改善粗製茶交易等。上述的改革措施,也讓臺灣本地商人自主組成茶業公司,投入茶產業經營的改良。例如,三芝的謝有田即成立陳厝坑茶業公司,並於1928 年後陸續獲得總督府的表彰,被臺北州農會選為「篤農家」(亦即事業有成的農戶)。

大屯山周遭地區亦有水梘頭製茶公司、土地公埔茶業公司、草埔尾茶業公司等本地茶商,組成茶業公司,投入新式工廠設立、製茶的改良等,並積極舉辦各種講習、摘茶競賽或茶葉品評會等活動,針對茶樹栽培、採摘以及茶葉品質等,進行革新。於是,茶產業再度欣欣向榮

1925 年,有幾位當時的文人以「大屯山八景」為作詩主題時,詩文中亦出現了茶的記載。例如李金燦的詩便提到:「獨上譜茶坡上遊,大觀高閣坐科頭。濤聲萬里長江至,嶺霧千重八里收。百杵梵鐘山隱寺,夾輪風月笛吹樓。濁塵不到摩天指,電火星星臺北州。」想來,在茶園遍布的大屯山品茶、吟詩,在文人眼中是十分快意的活動。

大屯溪古道曾是陽明山茶區重要的運輸道路 /王姵琪提供
大屯溪古道曾是陽明山茶區重要的運輸道路 /王姵琪提供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