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09年三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文學 跋山涉水而來 - 專訪當代作家張曉風

第2頁,共3頁


喜愛大自然、生活中力行簡樸環保的老師,與台灣國家公園接觸得早/蘇杰煬攝有別於解說手冊上工整的描述夢幻湖的生成與水韮特性,張老師的散文更添詩情畫意/戴進元攝

 
……湖上遍生針藺,一一直立,池面因而好看得有如翠綾製成的針插。但湖中的驚人情節卻在水?,水?是水生蕨類,整場迴腸盪氣的生生死死全在湖面下悄然無息的進行。有學者認為它來自於中國東北,由於做了候鳥免費的搭乘客,一路旅行三千公里,托生到這遙遠的他鄉……
──摘自張曉風《從你美麗的流域》動情二章篇
 
陽明山國家公園夢幻湖的水?的珍稀奇巧,遊人都知,有別於解說手冊上工整的描述夢幻湖的生成與水?特性,張老師的散文更添詩情畫意,不但能牽引讀者按「文」索驥,燃起造訪夢幻湖的念頭,更加深對於水?生態的好奇。

解說  也是一種文學

不過,曉風老師也認為,國家公園文學並不局限於意境的敘述,可以更廣義、更多元。

「一個好的國家公園解說員,能讓導覽變得生動、充滿魅力,解說員需盡力去形容美景、談地質景觀的壯觀,這也是一種文學表現,所以解說員的訓練在這方面應多加強,畢竟遊客與面對面的解說員,動人心弦的能力更勝文字、更能直接獲得成效。」

曉風老師感性的說,其實,解說內容能比文學作品更精湛、更獨特的,善用當地人文,尤其是原住民文化,像是耆老口述的傳說、神話,都能吸引遊人、勾起對環境保育的同理心。「比較遺憾的是,國家公園中能透過原住民母語傳頌的故事並不多,人文歷史有些欠缺,還健在、神智還清楚的耆老要能說故事,並不容易。這些傳說是很了不起的寶藏,當老者凋零,要去哪兒聽這些傳說呢?這些文史不也像是瀕臨絕種的生物,需要被關注保育嗎?」


    台灣國家公園就是需要這樣的歷史定位及傳揚,就好似大家說到電影〈海角七號〉,便能聯想恆春半島的連鎖效應那般,國家公園相關單位應該抱著更開放而主動的態度,提供一個「便利而無後顧之憂」的創作環境,讓作者揮灑出更多令人傳頌的文藝作品,對於創作者與國家公園,都是利多。

但甚麼是張曉風老師口中所謂的「便利而無後顧之憂」?她舉了幾年前在當時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長龍應台女士邀約下,曾探勘隱藏陽明山裡的日式建築古蹟,想以藝文特區的概念,開闢一處空間讓藝文人士進駐、創作。「能有靜謐古意的空間來激盪文思,是件好事,但是山上偏僻,生活起居不易,創作者可能得要自行外出補給、覓食等等,得中斷思路重返現場,好像有些不便。」她笑說。

熱情使文學不滅

身為近代最傑出的散文作家之一,曉風老師認為文字不同於影像,必須透過因果的敘述,才能讓閱讀者了解情緒從何而來,文句為何而生。「年輕的文學創作者依賴現代科技,快速獲得資訊,使得文學的呈現便略顯¬『懶』態。例如人到山中來,總有個情緒起點,是心情好出遊或是為掃憂鬱而來,對於文學創作而言,這情緒起點是與讀者間的情感發端,總不能只用『就醬』或『我瞭』諸如此類的簡易文句,略去了與讀者心靈互動的契機。」


上左圖:喜愛大自然、生活中力行簡樸環保的老師,與台灣國家公園接觸得早/蘇杰煬攝
上右圖:有別於解說手冊上工整的描述夢幻湖的生成與水韮特性,張老師的散文更添詩情畫意/戴進元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