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0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這裡永遠都有新鮮事 - 我們眼中的國家公園魅力

第2頁,共9頁
戴昌盛認為,冒險的前提就是要為自己負責/戴昌盛 提供
戴昌盛認為,冒險的前提就是要為自己負責/戴昌盛 提供
我們的愛人,是山、是海、是城

「本業是廚師,冒險事業卻搞了二十多年,我是個不務正業的人,實在是因為我太愛爬山了。」留著一把俐落帥氣小鬍子的教練戴昌盛一笑起來,就像一片陽光普照的草原,讓人心神暢快。「曾經我也必須依靠嚮導登山,但後來被嚮導迷路的小插曲嚇到,發現風險不能繫在別人身上,於是開始加強自己的登山技能,也補足很多相關知識。」

談起小鬍子冒險學校,許多人都會將焦點放在「冒險」一詞上,褒貶不一,戴昌盛有自己的見解:「許多人看冒險,直覺認為就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其實完全相反,我開設冒險學校,反而是想教導民眾認清自己的『Stop』在哪裡。很多風險必須親身經歷後才知道,而不是人云亦云或照本宣科,毫無自己的想法,畢竟生命的後果都要自己負責。」因此,戴昌盛靠著專業的口碑,不但訓練了學校的登山社團、喜愛親近山林的社會人士、政府單位的搜救人員等,更實際投身許多山林搜救任務的現場。即使見識過太多大自然毀滅性的力量, 但與戴昌盛談起臺灣山岳,他仍會深情地說:「山是我的家,尤其是玉山。」

戴昌盛這份對山的愛,同樣也能從黃興倬與其同好身上看到―他們的「愛人」,是臺灣的海。「海是美麗的,不要因為害怕而不去靠近它,更不要因為無知而去破壞它。沒有海,就沒有臺灣。」為了讓更多人看到海底的繽紛美麗,他與一群同好們穿戴上潛水裝備、帶著專業的水中攝影器材,一躍入海。但要帶著一幀讓人有共鳴的海底照片上岸,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每次下水都必須全副武裝,是為了拍到好畫面的甜蜜負擔/黃興倬
提供
每次下水都必須全副武裝,是為了拍到好畫面的甜蜜負擔/黃興倬提供
水中攝影的門檻雖高,但取得好照片的成就感也無與倫比/黃興倬 提供
水中攝影的門檻雖高,但取得好照片的成就感也無與倫比/黃興倬 提供

「水中拍攝有它的門檻在,既要會潛水、攝影,也必須了解水下世界的物理限制,海中的亮度、色度都很低, 如果補光不足,拍出來的照片只有貧乏的黑、藍、綠三色;而且生態保育的意識很重要,有些人為求拍出生動的照片,會刻意『擺拍』,干擾生物的活動,我們不大認同這類的行為,希望先尊重自然生態,再談追求藝術表現。」等待是值得的,拜數位化科技之賜,這些年他們累積了大量海底影像,且不只停留在藝術上的欣賞, 更為生態研究盡一份心力。「水中攝影協會與臺灣珊瑚礁學會是兄弟會,我們拍到的第一手影像常常能幫助學會或其他國內學者的研究,而無須太過依賴國外的資料。臺灣的海洋生態太豐富了,尤其是墾丁,所以我們總戲稱『開車到墾丁,去國外潛水』,其實一點也不誇張。」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