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0年六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山海情書

以鏡頭喚醒美好春天 - 生態觀察家林青峰

第1頁,共4頁

 

玉山腳下的南安部落,嘗試以友善農法喚回大地春天/蘇士雅 攝
玉山腳下的南安部落,嘗試以友善農法喚回大地春天/蘇士雅 攝

以鏡頭喚醒美好春天

生態觀察家林青峰

口述/林青峰

整理/蘇士雅

當新型冠狀病毒席捲整個地球,今年全世界的春天都陷入了一片寂靜;歡樂聲消退,大大的口罩遮住了眾人的表情,唯獨露出的眼睛,展現出極度不安,更多的是疑惑:這個世界怎麼了。我想起1962 年美國自然文學作家瑞秋‧ 卡森發表了《寂靜的春天》,書中描述了農藥對環境及生態的危害,也揭露了人類對進步的追求將反噬生存的根基。

「清晨曾經蕩漾著烏鴉、鶇鳥、鴿子、樫鳥、鷦鷯的合唱以及其他鳥鳴的音浪;現在一切聲音都沒有了,只有一片寂靜覆蓋著田野、樹林和沼地。……」書中談的是化學物質對生態的殘害,在我的生命歷程中,也曾親眼見證春天的沉默。

蛙叫蟲鳴突然靜謐無聲

我出生在屏東萬丹鄉下,在稻香環繞的農村中長大。小時候,同學放學都會相約打棒球,我習慣書包一丟就往田裡跑,整個童年可以說都是在野外和爛泥田中打滾度過。小學一年級,我就在家附近的田裡抓了一條蛇回家養;那些青蛙、泥鰍、田螺、栗小鷺、蜻蜓、飛鳥都是我的好朋友。

林青峰以生命故事和鏡頭紀錄農田走向沉默又重現生機的過程/蘇士雅 攝
林青峰以生命故事和鏡頭紀錄農田走向沉默又重現生機的過程/蘇士雅 攝

我家後面有個小池塘,裡面可以見到負子蟲、鱉、水蠆、紅娘華……,每到夜晚,就能聽見各種蟲鳴聲;澤蛙的嘓~嘓~嘓~,虎皮蛙的剛~剛~剛~,白腹秧雞的苦惡~苦惡~苦惡~,這些叫聲如同天籟般的交響樂曲,夜夜伴著我安然入睡。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些陪著我長大的美好聲音不知從何時開始竟都靜謐無聲了。

當時,我的父親經營藥局,大約在我國小五、六年級的時期,因為稻農開始大量噴起農藥,在噴灑過程中容易吸入中毒,經常有農民帶著中毒後煞白的臉和一身冷汗到我家求助。也就是在這個時期,昆蟲消失了,兩棲爬蟲消失了,鳥也消失了。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化學物質對人的健康以及環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當惡臭取代稻香,寂靜掩蓋大自然的聲響,我開始熱中往深山裡頭鑽,摸熟山裡各式動物的習性與生態。如今我能分辨出超過200 種以上鳥類的叫聲以及1,000 多種動物的功力,是從小就建立起的。

菜園中的白腹鶇/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提供(林青峰 攝)
菜園中的白腹鶇/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提供(林青峰 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