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0年九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編輯手札

當我們同在「疫」起

第1頁,共2頁

 

人們停止活動也停止了污染,旁遮普邦賈朗達爾的市民睽違30 多年重新看見遠方的喜瑪拉雅山/ Anshul Chopra 攝(來源:http://twitter.com/anshulchcpraa)
人們停止活動也停止了污染,旁遮普邦賈朗達爾的市民睽違30 多年重新看見遠方的喜瑪拉雅山/ Anshul Chopra 攝(來源:http://twitter.com/anshulchcpraa)

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統計,2019 年極端氣候在非洲、北美洲、澳洲、亞洲、歐洲造成一系列洪水、山火、暴風雨等災害,至少有15 起的災損超過10 億美元,其中更有7 起造成至少100 億美元損失。

當人們帶著即將遠離災變、迎接奧運盛會的歡慶心情迎接2020 年到來時,一場不明肺炎的風暴卻早已在中國武漢醞釀。

許多國家為控制急速攀升的疫情,實施大規模篩檢/ The National Guard 提供(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New_York_National_Guard_(49667734346).jpg)
許多國家為控制急速攀升的疫情,實施大規模篩檢/ The National Guard 提供(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New_York_National_Guard_(49667734346).jpg)
跨國流動成為傳播疫情的加速器,人們試著戴起口罩抵擋病毒/ Chad Davis攝(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146321178@N05/49640411737/)
跨國流動成為傳播疫情的加速器,人們試著戴起口罩抵擋病毒/ Chad Davis攝(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146321178@N05/49640411737/)
從患者體內提取的SARS-CoV-2 病毒樣本,可見病毒顆粒(紫色)已經嚴重感染周邊細胞/ NIAID 提供(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niaid/49666286236/)
從患者體內提取的SARS-CoV-2 病毒樣本,可見病毒顆粒(紫色)已經嚴重感染周邊細胞/
NIAID 提供(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niaid/49666286236/)

既熟悉又陌生的冠狀病毒

2012 年,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在《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一書中警告,當人類加速入侵自然界,加上全球化的運輸系統,一旦病原體從動物傳到人類身上,就能在極短時間內透過飛機、船舶等載具迅速傳播全球。而這個預測也在2020 年開春被進一步驗證。

2019 年12 月26 日,武漢市張繼先醫師上報不明原因肺炎。2020 年1 月23 日,武漢市宣布採取疫區封鎖隔離措施,正式為一場始料未及的全球大瘟疫揭開序幕。

被WHO 定名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的疾病致病源頭我們並不陌生,正是引發2003 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冠狀病毒。這一類病毒可同時感染動物與人類,引起呼吸系統疾病。棘手的是,隨著疫情擴散、病例數攀升,醫學界發現此次的病毒異於往常,不但能使人在出現症狀前便具備傳播能力,更可能攻擊多個器官系統造成災難性損傷。

原本熱絡的地球村在城市封鎖(Lock Down)、國家嚴格管制邊境的防疫策略下,在短短一個多月內降溫急凍,然而全球的感染數據仍觸目驚心。截至2020 年8 月20 日,全球已有188 多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報告逾2,230 萬名確診個案,逾78.4 萬名患者死亡。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