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0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

我心留駐巴拉告 - 馬太鞍重要濕地 (國家級)

第2頁,共4頁
Sa’tack 湧泉/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提供
Sa’tack 湧泉/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提供

「以生態解釋部落」的基調

「孩子們的教育」同樣為阿美族獸醫楊國政與妻子馮先鳳回到家鄉投入濕地生態保育的初衷,一路走來已超過二十寒暑。楊國政最初任職於花蓮縣政府,也是公部門第一批接受水產相關訓練的人員,此機緣讓他開始思考:對於水生生物而言怎樣才稱得上是好的生活環境, 答案無他「健康完整的水域生態」。因此夫婦二人帶著相機幾乎走遍花蓮所有溪流,卻驚覺原來人們所稱的東部淨土也淪陷在外來種、水泥化工程、慣性農法的威脅裡,水域棲地遭到程度不一的破壞。四處探索原生水生植物棲地的他們一轉念「何不仔細在自己的故鄉(馬太鞍)找找?」。猶記得當時大約是1991 年,不再捨近求遠的他們開始一步步建立屬於故鄉的生態資料。

Sa’tack 湧泉旁,由馮先鳳委託當地藝術家共同製作的解說牌/呂慧穎 攝
Sa’tack 湧泉旁,由馮先鳳委託當地藝術家共同製作的解說牌/呂慧穎 攝
芙登溪周邊亦有私人產業以經營生態遊程及特色餐飲為主/呂慧穎 攝
芙登溪周邊亦有私人產業以經營生態遊程及特色餐飲為主/呂慧穎 攝

馮先鳳當時任職於小學,讓二位感觸尤深的是,學校教育的內容讓孩子覺得好遙遠,所講所述都是外面世界的美好,關於家鄉的一切卻很陌生。透過鄉土教學,學校幾位志同道合的年輕老師將田野調查收集到的資料,用心編寫成教案,帶領孩子認識、思考、品味自己生長的地方,「哇!這麼美的地方在哪裡?!」原來家鄉之美絕對是可以令人自豪的。1997 年馬太鞍出版了最早的一本生態解說手冊,當時蔡義昌找來楊與馮協助,運用長期累積的鄉土教學資料編輯成冊,同時開啟濕地環境教育重要的一步。楊國政當時就將芙登溪定調為「自然人文生態溪流公園」,兼容生態保育、巴拉告文化及親水遊憩;也奠定下「以生態解釋部落」的基調,文化和環境密不可分,包括巴拉告,甚至是飲食文化,都與濕地的環境息息相關。而2001 年花蓮縣光豐地區農會的《馬太鞍生態導覽手冊》,在因緣際會下促成與荒野保護協會廖美菊老師間的合作,此書更讓馬太鞍之名自此與濕地生態畫下密不可分的等號。

讓二位覺得萬幸的是,幸虧當初參與了這兩本生態手冊的編撰,讓馬太鞍濕地的發展定調在對的方向,而他們不藏私地貢獻對於家鄉的知識資料,勾勒大環境藍圖的態度,事實上也在經年累月中對部落族人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令他們憂心的是,對於環境的觀念必須從小培養,但馬太鞍地區學校從以前的鄉土教學到而今的校本課程,一路走來,現在卻因為種種現實條件,出現了文化與環境間鏈結教育的斷層。曾經想著從生態保育「退休」的他們,仍然在他們那間被自己笑稱為加強版Daluan(工寮小屋)中,繼續於生態環境教育的範疇中耕耘,帶著孩子重回家鄉田野的懷抱。

蔡義昌從1998 年開始推動生態旅遊/呂慧穎 攝
蔡義昌從1998 年開始推動生態旅遊/呂慧穎 攝

關注部落傳承的蔡義昌則成立了馬太鞍邦查文史工作室,並於1998 年開始推動生態旅遊,他與花蓮光復商工合作進行生態解說訓練,並提供工讀機會及助學金。最令他感到驕傲的事,工讀生當中不但有縣長獎、議長獎得主,更看到許多孩子從解說訓練當中培養了自信, 對於族群文化有了更深的情感,面對生活的態度也更加積極。

部落青年參與製作Lakaw 的過程/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提供
部落青年參與製作Lakaw 的過程/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提供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