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0年十二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友善心旅行

一彎皓月懸峽谷 - 第四代山月吊橋啟用

第1頁,共4頁
見證太魯閣百年歷史的山月吊橋,以嶄新姿態迎接遊客到來/林茂耀 攝
見證太魯閣百年歷史的山月吊橋,以嶄新姿態迎接遊客到來/林茂耀 攝

一彎皓月 懸峽谷 -第四代山月吊橋啟用

文/左美雲

2020 年8 月12 日這天,太魯閣國家公園家有喜事,陡峭山壁在藍天映照下特別昂揚,激越水流在萬蟬齊鳴下更顯碧綠,天與地似乎都由專人打理得格外清爽隆重,為的是迎接第四代山月吊橋以絕美之姿再次現身世人眼前。

山月吊橋從1914 年起,串連著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的山水天險;百年來,她經歷日治的統治、淘金美夢,從興盛到傾頹,看盡太魯閣百年來的遞變。

新橋啟用這天,花蓮榮民之家的高齡住民乘坐輪椅來了,西寶國小、禪光育幼院的小朋友,開心地笑著、平穩地過橋,他們成為山月吊橋啟用的首發團成員,與山水共同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日治時期山月吊橋,從北橋頭向南眺望/太管處 提供
日治時期山月吊橋,從北橋頭向南眺望/太管處 提供

回顧百年曲折建橋史

太魯閣峽谷壯闊險峻,百年來吸引著萬千世人前來朝聖,山高水深睥睨一切,人類顯得格外渺小。站在連接山與山之間的狹橋上,方取得一個與千仞山壁溝通對話的可能。

山月吊橋是太魯閣峽谷眾多吊橋中,跨度最長、深度最高的一座, 亦有一段悠長的身世。故事要從血淚斑斑的太魯閣戰役談起,日本殖民政府為深入部落、穿越天險,打造艱險的斷崖道路,在斷崖被立霧溪水下切為接近垂直的山壁之間, 只得架設鐵線橋於河谷之上以為交通。

日本治臺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在1914 年發動了「太魯閣戰役」,以強勢武力進駐山林,由於武力懸殊,日軍很快就取得控制權,短短七十多天戰役結束,族人被迫接受殖民統治。

想要治理太魯閣部落,不開鑿道路無法深入山區,於是由梅澤柾帶領的開路先鋒,歷經七個月,在1915 年完成由新城通往塔比多(今天祥)的「新城內太魯閣道路」,打通了原先與世隔絕的峽谷山林。

新城內太魯閣道路進入峽谷之後, 立霧溪谷兩岸的大理岩層綿延數公里,施工單位捨棄原來的「高遶路線」改採水平捷徑,遇山開路,見水搭橋,第一代山月吊橋在此情況下問世。

百年來山月吊橋數次改建,想知道其間的起落,從南側橋臺來到北側橋臺,就可細讀解說牌,了解其身世:第一代橋建於1914 年(日治大正3 年),橋長154 公尺,為殖民政權為「理蕃」而設;第二代橋, 橋長190 公尺,橋面與溪谷距離75 公尺,較前代更高,1930 年(日治昭和5 年)12 月20 日峻工;新橋蓋好才10 年,在1941 年(日治昭和16 年)「產金道路」施工期間橋基被破壞,又在上游100 公尺處重建第三代山月新橋。

從燕子口步道入口可同時看見山月吊橋及錐麓古道入口吊橋/林茂耀 攝
從燕子口步道入口可同時看見山月吊橋及錐麓古道入口吊橋/林茂耀 攝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