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國家公園季刊

2021年三月號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字裡圖間

絕不只如此「蛾」已 - 《霧林蛾書-觀霧蛾類解說手冊》

第1頁,共3頁

 

春夜,一隻吸食玉山假沙梨花蜜的白頂姬尺蛾。
春夜,一隻吸食玉山假沙梨花蜜的白頂姬尺蛾

絕不只如此「蛾」已- 《霧林蛾書-觀霧蛾類解說手冊》

受訪者/ 蕭明堂 林業試驗所福山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黃瀚嶢《霧林蛾書》作者

文/黃詩茹

圖/《霧林蛾書》

走進海拔兩千多公尺的觀霧,許多人為蝶而來,寬尾鳳蝶、劍鳳蝶、流星絹粉蝶都是觀霧的特色蝶種,還有秋天的大鹿林道,陣陣隨風遷徙的紫斑蝶。色彩亮麗、紋路多變的蝴蝶總是吸引著許多人的目光,但和蝶類一樣同屬鱗翅目的蛾類,就顯得低調不少。

其實,蝶類僅佔鱗翅目約10%,其餘皆是蛾類,為了更加認識這群「沉默的多數」,有一群人,走進霧林只為尋覓蛾影,他們等待毛蟲化蛹蛻變,在潤澤雲霧中寫下《霧林蛾書》。

觀霧地圖 步道系統
觀霧地圖 步道系統

搖樹搖成蛾類達人

「《霧林蛾書》的出現是天時地利人和」,黃瀚嶢和蕭明堂都這麼說。

黃瀚嶢是《霧林蛾書》的作者,書中的文字繪圖都出自他的手眼。時光倒轉回2014年冬季,他以替代役的身分抵達觀霧管理站。當時管理站的副主任蕭明堂剛調到觀霧,長期研究青背山雀的他,帶著醞釀已久的研究議題走進這片霧林。

《霧林蛾書》的出現,其實延伸自蕭明堂的鳥類研究,「我們最痛苦的事情是缺乏食物的資料」。當時,蕭明堂和中研院吳士緯博士啟動蛾類調查,森林系畢業的黃瀚嶢自然成了助手。

吃與被吃,或許是森林、蛾類與鳥類最直接的關係了。根據影像監測,青背山雀的育雛期,餵給雛鳥的食物中有50%至70%都是毛蟲,也就是蛾的幼蟲。牠們是最稱職的植物修剪者,默默蠶食森林, 吃掉的植物重量甚至超過山羌、飛鼠等哺乳類動物。

研究者正在進行抖落採集
研究者正在進行抖落採集

觀霧,擁有人工針葉林、天然針闊葉混合林與落葉次生林,蕭明堂想了解不同林相中的毛蟲數量如何影響鳥類繁殖?但問題來了。在國外,類似的研究通常透過「蟲糞法」進行,在樹下收集蟲糞,烘乾秤重後,藉此推算樹冠的毛蟲數量。但在潮濕的臺灣,此路不通,於是他們改用「抖落採集」。

蛾類幼蟲的大量飼養觀察
蛾類幼蟲的大量飼養觀察

一根10多公尺的竿子,勾住枝葉,搖晃,同時在下方撐開帆布,接住掉落的毛蟲、甲蟲和蜘蛛,再一一裝進試管。蕭明堂說,抖樹是又傻又累的工作,且兩週就得進行一次。後來,黃瀚嶢寫下〈搖樹〉,獲得第38屆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寫的就是他跟著蕭明堂上山採集的故事。

採集之後,就是黃瀚嶢的工作。挑出蛾類的毛蟲,放在藥盒中用食草餵養,一隻隻秤重、分類、紀錄、辨識。其實初上山時,他幾乎一種蛾都認不出來,隨著藥盒堆疊成驚人的「毛蟲公寓」,他也練就出辨識功夫。加上點燈誘捕的成蛾,採集數量超過16,000隻。

這又傻又累的工作,是因為臺灣的蛾類研究還有不少空白,雖然許多幼蟲和成蟲都分別有紀錄,卻沒有明確連結。蕭明堂說:「尤其中海拔的資料非常缺乏,我們從幼蟲開始養,長大之後就知道原來『你』就是『他』!」

蛾類停棲時翅膀的姿態是重要的觀察項目
蛾類停棲時翅膀的姿態是重要的觀察項目

他們針對不同林相,挑選優勢樹種進行採集,結果發現在未經砍伐的天然針闊葉混合林,毛蟲的數量與種類都超過其他兩種林相,而鳥類的育雛期與春夏季蛾類的數量高峰確實重疊。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